兩個「邊緣人」 洪朝豐林敏怡開騷 祝福香港

本地
2017.03.04
1723

【明報專訊】30年前,洪朝豐與林敏怡相遇,一個是DJ,一個音樂人,林敏怡到港台接受洪朝豐訪問。30年後,洪朝豐是打坐老師而林敏怡是能量治療師,專醫奇難雜症。兩人合作於3月8、9日於藝穗會舉行兩場「靜心.能量.音樂會」,透過音樂給觀眾帶來正能量,祝福香港。

在過去30年,洪朝豐與林敏怡幾乎沒有交集,直至去年的緣分牽引,洪朝豐在林敏怡的工作坊即席合作了《心咒》一曲交流。洪朝豐說﹕「過往對林敏怡的認識就是《阿信的故事》、《幻影》的作曲人, 原來她的歌聲好有力量,唱『光語』會帶人如入洪荒之境!」他們萌起要為港人做些事情。

豐豐唔去巴黎去巴西

去年中,洪朝豐原本計劃移民巴黎,連行李都執埋,但上天的微妙安排,他改變了計劃,想留港開禪修中心。他笑說﹕「我唔去巴黎,原來要去巴西,會去做義工教打坐,大約逗留10個月。中段時間我會返港,因為我要定期見醫生與長期食精神科藥物。」他在起程往巴西前邀林敏怡合作音樂會,獲一口答應,並隨即在藝穗會租場。音樂會公開售票3日,只剩下數十張門票,是否加場要看觀眾的渴求程度再考慮。他說﹕「這個時候香港好需要安寧,感受正能量、大愛!」

望透過音樂發放正能量

林敏怡與洪朝豐說音樂會是祝福香港,是近幾年對香港社會環境的感受,香港需要祝福!林敏怡說﹕「我小時候經歷過67暴動,之後是國泰民安。近年很多人『上街』、對罵,以前不是這樣的,希望透過音樂發放正能量。」不一定要對立的,可以中立,兩邊也祝福。洪朝豐稱靜心與能量是跨宗教與政治的,社會應多元化、多色彩的。他說﹕「社會是在矛盾衝突中成長,過程可能痛苦,但這是sweet pain,唔痛哪有收穫。不要介意社會撕裂,這是進化過程。」他建議大家想對罵或做任何事前,給自己3分鐘靜心(敏怡說深呼吸6次也可以),爭拗也便不會偏頗;他認為有推行靜心運動的需要。

藝穗會場地所限,兩場合共只有200多座位。林敏怡的經典流行曲作品,在紅館舉行幾場作品展演唱會應該沒難度?她笑說﹕「會死好多細胞㗎!我細佬( 林敏驄)做,由佢做代表。我個心都離開咗流行音樂好耐。」林敏怡由音樂人而成為能量治療師,10年前她由美國引入「銅人療法」到香港,引起一陣風雨,她也受攻擊。洪朝豐雖然已是精神病康復者,但他的「瘋狂」歷史,使他被「邊緣化」。他跟林敏怡也成了娛樂圈的「邊緣人」。

不介意被「邊緣化」

林敏怡說﹕「我邊緣了很久了,無所謂,自己活得開心就可以,不介意被標籤,我行我素!」至於洪朝豐不介意被邊緣,但他也不抗拒商業性演出,他有戲癮,最近到內地客串演出網上電影呢!

林敏怡有感香港樂壇環境改變而放下流行音樂。她說﹕「我由外國返港之後變晒。以前我為歌手度身訂造寫歌,用鋼琴叮叮叮便交Demo。現在要求找人寫詞兼唱埋,幾乎可以出碟的full demo,仲要講﹕『畀嚟聽吓!』你估我睬唔睬佢,真係好笑,我點解要賣歌?環境變了,好多人以為自己識作曲,市場又在萎縮,現在多少人會買CD?」林敏怡無意批評現在的歌曲水準,但逛連鎖家俬店時聽到不能入耳的歌,她為保護自己的耳朵,會向家俬店反映可否播純音樂。問她會否再作流行曲?她透露珍藏了歌曲等有福分的人,最近在朋友死纏爛打下,她將歌拿出來給林敏驄寫詞,大家將會聽到一首好靚的流行曲。

林敏怡放棄音樂做治療師

由音樂人成為全職的自然療法醫師,這是林敏怡也意想不到的。她說﹕「我曾經以為我的生命就是音樂,原來不止於此,一直發展下去是更大的世界待我去探索。要踏出第一步,自己選擇去探索。」林敏怡是因為身邊朋友患癌症,由第一個byebye,到第五六個離開,她忍受不了,要自己去找答案與治療方法,才踏上自然療法這道路。洪朝豐笑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所以我還有很多可能性!」

記者﹕唐嘉晞

攝影﹕孫華中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