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魏駿傑專訪2】砌低7個頂級小生拍《陀槍》 俾張之珏由垃圾桶執返來

本地
2021.06.09
923
撰文:王志強

aa2

(場地:泰道 @ 西貢大網仔路)

魏駿傑小時候家境中產,住在中半山堅尼地道,家裏望着港督府。「爸爸在日本公司做高層,日文比日本人更好。」


他中學畢業後讀演藝學院,之後加入無綫,由九二年到○八年一共十六年,近年主力在內地發展。他說事業上有兩位伯樂,第一位是張之珏,第二位是《陀槍師姐》一至四輯的監製鄺業生。
「我一九八六年入演藝學院,最後一次面試時,我的表格原本被另一位老師丟入垃圾桶,張之珏攞番上來,他說:『這個人得,將來應該做電視。』結果收了我,由千五人經三次面試,篩剩廿五人取錄。」

魏駿傑畢業於演藝學院,92年加入無綫。
魏駿傑畢業於演藝學院,92年加入無綫。

幾位老師每年都要導演舞台劇公開演出,張之珏連續兩年都用魏駿傑,第一年拿到最有潛質男演員,第二年拿到全年最佳男主角。畢業後一直有保持聯絡,但工作上甚少再合作。
「上一次他來我家吃飯,他說不如玩一個舞台劇,本來演悲劇《楢山節考》,後來決定演《老公~你好悶呀!》,即是經典輕喜劇《Barefoot in the Park》,我演樓上的怪客。」
魏駿傑答應後中途曾改變初衷想辭演,因當時他受疫情影響情緒抑鬱。「他當然嬲,給我三日時間考慮,之後我再改變主意。張之珏很好人,嬲都不會罵人,他是我的心靈導師。」

魏駿傑十月演出張之珏執導的舞台劇《老公~你好悶呀!》,與區嘉雯合作。
魏駿傑十月演出張之珏執導的舞台劇《老公~你好悶呀!》,與區嘉雯合作。

在無綫被罵大

魏駿傑在演藝學院的同學很多是現今娛樂圈重要藝人,陳錦鴻梁榮忠劉玉翠劉雅麗關寶慧魏惠文等。「我成績不算好,而且被人排斥,學校是個小社會,我性格一直是這樣,以前年輕更甚,好像懶有型,在班上可能比較高大、比較青靚白淨,演戲又不特別好,有些同學不跟我傾偈。」
畢業後他入香港話劇團,演了兩年就沒續約。「那時喜歡逛日本百貨公司三越,在門口被星探截着,發掘去拍廣告,拍了個牛奶廣告,無綫有人看到,打來叫我去試鏡,就簽了,九二年十一月開始拍劇。」
他一入無綫就做男主角,第一套劇《老襯喜相逢》。「我毫無經驗,不懂鏡頭方向,導演大罵:『你咁做戲,邊個睇到你呀?』中間夾雜很多形容詞。在無綫是被罵大的,當初罵我的,後來都做了朋友,很多都離巢到內地拍戲,做了大導演。」

魏駿傑演了四輯《陀槍師姐》,與滕麗名一對,另外一對是關詠荷和歐陽震華。
魏駿傑演了四輯《陀槍師姐》,與滕麗名一對,另外一對是關詠荷和歐陽震華。

與滕麗名合作拍劇真哭

魏駿傑第二個伯樂是《陀槍師姐》監製鄺業生,「沒有鄺業生,就沒有魏駿傑。我是個蠢過隻豬的演員,每個演員都簽經理人合約,都知哪部劇要開,唯獨我不知,當時六至七個頂級小生想演《陀槍師姐》中的程峰,鄺業生選我,一拍四輯,所有內地的人認識我,都是因為《陀槍》,我會罵這位伯樂,他又會罵我,像是兄弟。」

觀眾難忘滕麗名和魏駿傑在戲裏戲外都曾是一對
觀眾難忘滕麗名和魏駿傑在戲裏戲外都曾是一對

四輯《陀槍師姐》由九八年拍到○四年,「我慶幸和關詠荷歐陽震華楚原叔、朱咪咪滕麗名合作過,個個都是好演員。」他終於談到滕麗名了,劇中他們由情侶變夫婦,經歷生離死別。「我們兒子被駱達華殺了,還有她被強姦後,很多場戲都是真哭,因為入信了。」

現實中魏駿傑和滕麗名由九八年到○七年是情侶,觀眾非常熟悉,結果卻分手,觀眾幻想破滅,魏駿傑背負罪名多年。「過了太多年了,我女兒也十歲了,人生很多事情要let go,包括負面的思想,不需要執着於一件事,不斷循環回到負面那一邊。」

dd

禪字紋身

魏駿傑小腿有個禪字紋身,背後故事要由碧咸說起。
「我由小到大陪媽媽拜佛,透過朋友認識替碧咸在肋骨位置紋『生死有命富貴由天』的Gabe(香港紋身師沈龍威),他肯替我紋身,於是想一下紋什麼,決定紋個『禪』字。」
經歷過那麼多,他不希望離禪愈來愈遠,也不希望離道愈來愈遠。「我時常說自己不好,從來不會說別人不好;不會說別人影響到我,只會問:『我影不影響到你?』長大了。」

cc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6/aa2-2021060306251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