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阮德鏘專訪1】父母三次離婚幸得大老倌疼錫 女兒與白雪仙有緣

本地
2020.10.19
3.3k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a

阮德鏘是百足咁多爪的藝人,他數一數自己活躍的五大範疇:「電影、電視、電台、戲曲、舞台劇,現在多了網台。」他和前TVB「大頭導演」主持的節目《娛樂大叔》引發不少話題,他又補充:「還有做口罩生產和湯包,疫情之下戲曲表演封場,是我和太太構思出來的生路。」

阮德鏘出身自梨園之家,父親阮兆輝和母親尹飛燕是重要粵劇演員。
阮德鏘出身自梨園之家,父親阮兆輝和母親尹飛燕是重要粵劇演員。

他生於梨園之家,父親阮兆輝和母親尹飛燕在粵劇界舉足輕重,但因爸爸刻意不栽培他,他早就到處闖蕩,曾到北京學習京劇、考入無綫訓練班,接着北漂拍戲,接拍李安電影《色,戒》,瓣數多多,他說:「造就我一身好本領,如果我跟着父親,成就可能不及現在那麼好。」

父母在他童年時代離異,粵劇界前輩覺得這位世姪「可憐」,對他特別疼愛,阮德鏘兩年前女兒出生,親自打電話請白雪仙來飲,仙姐沒托手踭,汪明荃等亦對他特別眷顧。

除了工作,他的嗜好亦非常廣泛。「我高峰期有十部車,現在有六部。」美酒雪茄他都喜歡品嘗收藏,他唱起:「擔番口大雪茄。」甚有梁醒波影子,他在電影正正演過波叔,四十一歲的阮德鏘樣子有福氣,他的故事就是一個香港仔自求多福的故事。

阮德鏘最近生產口罩,捐贈了一萬個給八和會館,汪明荃代領。
阮德鏘最近生產口罩,捐贈一萬個給八和會館,汪明荃代領。

疫境求生賣口罩

疫情令戲曲表演場地關門,阮德鏘是粵劇表演者兼製作人,他只能自救,另找收入來源,最近接手經營口罩廠。「姊姊一位加拿大朋友回港設廠,他訂好機器,但沒有無塵房,賠償給合伙人後,重新再來申請牌照。」阮德鏘這位門外漢也是重新學起,在營運和銷售方面給意見。「根本不用做宣傳,我私人也訂幾萬盒貨,像我媽媽這個年紀的人一定要用優質口罩。」他認識的人多,單是朋友已成為一個巿場。

他現在和太太、女兒、母親及舅仔等一起住在元朗獨立屋,關上門自成一國,網購日常用品送上門後,可以足不出戶抗疫,網購供應商又成了他一班朋友。

阮德鏘就是這樣一位健談、善於交際的人,也是一個容易因應不同環境變通和適應的藝人。

「我很喜歡熱鬧多人,如果食飯只得兩三碟餸,總覺不夠開心。」

女兒剛出院時,阮德鏘夫婦帶她去找祖母尹飛燕,大老倌白雪仙、汪明荃、羅家英齊齊合照。
女兒剛出院時,阮德鏘夫婦帶她去找祖母尹飛燕,大老倌白雪仙、汪明荃、羅家英齊齊合照。

女兒與白雪仙有緣

阮德鏘自小在熱鬧的戲曲世界長大,父親是名伶阮兆輝,母親是花旦尹飛燕,戲曲界一眾前輩都是他的叔伯姨姨,他叫李香琴做表姨婆,夏萍是他的師母,因他曾跟夏萍丈夫張雲學唱歌。「個個都疼我,昨天Liza姐(汪明荃)送了些玩具給我小朋友,她和我父親在《歡樂今宵》做同事,我小時候在北京練功,她開人大會議,我發燒,她帶我去看醫生。」

眾前輩都叫阮德鏘的乳名「阿Do」,兩年前他太太誕下女兒,出院那天剛巧羅家英和尹飛燕在高山劇場有表演,他帶着女兒去接母親收工,汪明荃和白雪仙是戲班之中第一個見他女兒的。

阮德鏘親自打電話邀請仙姐白雪仙出席女兒百日宴
阮德鏘親自打電話邀請仙姐白雪仙出席女兒百日宴,還有林百欣太太余寶珠。

他為女兒擺百日宴時,白雪仙也有出席。「那晚全部嘉賓都是我邀請的,我父親和母親都說:『打電話給仙姐?不用吧。』一定要,仙姐在高山見我女兒那晚,原本她已坐車離開,但聽見人說我的女兒在後台,於是兜回來,怎知仙姐一抱我女兒,我女兒就哭,但仙姐說:『唔好喊,笑!』女兒就笑了,很多記者都在場,仙姐和我女兒有緣,所以我請仙姐出席百日宴,我父母都推辭不肯打給仙姐,這是我能夠為女兒做的一件事,所以我打電話,那晚有很多老倌,卿姐羅艷卿也有出席,很多老倌由細看到我大,可以說不能抗拒我的邀請。」

阮德鏘受父親阮兆輝影響喜歡戲曲
阮德鏘受父親阮兆輝影響喜歡戲曲

父母離婚居無定所

阮德鏘解釋,一眾大老倌特別疼他,因他父母三次離合,並且在他十歲左右正式離婚,長輩覺得他童年受苦,居無定所,要在不同親戚家裏住,是個捱大的男孩。

長大後重看父母離婚這件事,他說:「是個正確的決定,他們性格完全不同,媽媽不喜歡說話,爸爸很喜歡說話,他們很難做夫婦,無可否認,那麼多年來,他們共過很多患難。小朋友當然不想父母離婚,他們第一、二次分開時,我非常年幼,那兩次我完全不知,到我懂事之後,已由阿爺阿嫲帶着,當他們正式離婚時,小朋友要跟哪一個呢?我由阿嫲接走,有記憶的時候已是十歲左右,對小朋友來說是傷心的,但未有很多情感。」

童年的阮德鏘與父母合照
童年的阮德鏘上台表演,父母都來觀看。

別人認為星二代可以靠父蔭,但阮德鏘說自己一點兒都沒靠過父母,阮兆輝不想別人批評他偏袒兒子,刻意不讓他在自己的演出擔演要角。他七歲第一次演粵劇,是香港電台第五台找他和名伶蕭仲坤兒子蕭耀基同台演出,由蕭仲坤太太李菊華訓練。

「娛樂大叔」愛無綫

「那時練功,有條藤條就練到。」他直言被藤條打大,因舞台演出有危險性,意志非常重要,練功練到體力全無時,師父的藤條「逼出一片功」。

他的身形時肥時瘦,二十歲時九十多磅,他慶幸以前吃過苦:「我現在二百多磅,如果要我做『穿毛』、『搶背』,我還做到,那是自小練出來的底子。小時候天天練到哭,倒立一小時,練到地上口水鼻涕一大灘;現在我時常說笑,很多人心臟血管有問題,有一次我不適入醫院驗身,三條血管很清晰,因為我們少年練習倒立,血液倒流頸部,血管擴張得多,有彈性。」

­阮德鏘廿多歲在無綫,未變肥仔的時期。
­阮德鏘廿多歲在無綫,未變肥仔的時期。

他由嫲嫲帶大,嫲嫲過身後,他認為男性要往外闖,十七歲到北京學京劇,之後回港投考無綫訓練班,初時導師羅冠蘭也不知他是阮兆輝和尹飛燕的兒子。

在TVB那幾年,他做過《K-100》主持,劇集則拍過《烈火雄心II》等,在《大唐雙龍傳》演過李世民,戲曲的訓練令他在拍劇時有得益。「三小時的戲曲劇本都記到,一頁對白有何難度?」

阮德鏘的粵劇造型,他多演丑生、武生。
阮德鏘的粵劇造型,他多演丑生、武生。

現在他在網台節目《娛樂大叔》,用以往在TVB學習回來的製作標準評論TVB,引起不少迴響。「我們很疼TVB,很想他們做得更好,現在是『高Ling時代』,每部劇都是高海寧、高海寧和高海寧,連我媽媽那麼喜歡看TVB都說混亂,我做《K-100》那個年代,不可以讓同一個演員出現在不同時段劇集,現在不同了。」

d

化妝:Jessie Chan / 髮型:Vanessa Kong @HAiR / 場地:Brother of Cigars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a-2020101607122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