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On仔專訪1】發脾氣撼頭埋牆 C AllStar成員嗌交點收科?

本地
2020.09.29
327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a

On仔陳健安介紹他頸上的鏈墜:「家人送給我的,是生命之花圖案,我的右手腕也紋了同款圖案。」自從C AllStar三年前休團,他單飛後感到缺乏方向,透過瑜伽和身心靈練習找到療癒效果,生命之花是一個標記。

從陳健安網上騷肌的照片可見,他手腕紋了生命之花圖案。
從陳健安網上騷肌的照片可見,他手腕紋了生命之花圖案。
他介紹頸上鏈墜,是家人送的生命之花。
他介紹頸上鏈墜,是家人送的生命之花。

其實不是那麼神化,今年有疫情,很多習以為常的事物原來並不是那麼必然,包括買票去看演唱會,已經停頓一年了,這就是無常,人總想在無常之中找點慰藉。

陳健安的首次個人演唱會大受疫情影響,原本是二月在新伊館的實體騷,延期至九月再改為十一月網上售票舉行,這就是我們要適應的新常態,買票安坐家中然後開手機登入看live,以後人類會習以為常。

「我有什麼可以跟大家分享呢?」青春的人適應力強,夢想也特別多,On仔做過足球員,又讀過護士課程,然後才經歌唱比賽入行做歌手,球場、病房、舞台,他是這樣帶着夢想飛過來的……

Jase、On仔、King、釗峰組成的C AllStar今年出道十周年,早前開過網上紀念演唱會。
Jase、On仔、King、釗峰組成的C AllStar今年出道十周年,早前開過網上紀念演唱會。

旺角街頭介紹自己

C AllStar是香港樂壇近十年最成功的組合,最初在旺角街頭表演介紹自己,後來因一首《天梯》爆紅,得獎無數,兩次登上紅館舞台,在其他大大小小的場地開騷也不計其數。

做組合的難度之一是角色分配,每個成員要擔當一個恰如其分的位置。「我在C AllStar的角色是負責推動其他人和搞氣氛,很記得那十幾個星期在旺角行人專用區,一踩落去,我自自然然做主導,拿着咪,很厚面皮的說:『大家好,我們是今年出道的C AllStar。』每二十分鐘講一次,很多破冰、現場氣氛的工作,由我負責。音樂上,哪些位置四人一起唱、哪些位置唱和音等,哪裏加些『hoo』、哪裏加些『ha』,大多由我負責編排。公司有個非常細小的錄音室,我們學習操作錄音器材,自己按掣剪輯,做埋錄音工程師,幾個兄弟一起實驗,可能我腦裏多想法,通常做起動、撻火那一個。」

C AllStar四兄弟有爭拗,亦相親相愛。
C AllStar四兄弟有爭拗,亦相親相愛。

與釗峰從磨擦學習長大

遇上幾位成員意見不合時,On仔說自己通常飾演很有意見的一位。「我會吵架,在組合之中,我和釗峰比較主動,我會表達自己意見,例如有一首歌叫做《自由軌道》,是我們四個第一次一起作曲的A Cappella(無伴奏合唱),我負責剪輯,不知不覺做了監督的角色,有一次沒告訴其他人,刪除了一些部分,釗峰發現後問起,我說:『是,因為走音。』接着他就起火,叫我若想刪除的話應該出聲,我感到有點委屈,說了一句:『這樣的氣氛之下,我錄不到。』然後就走開了。現在回看,是不夠成熟,那次我很忿怒,好像小時候發脾氣那樣,撼頭埋牆,釗峰想過來攬住我,我說:『你不要過來,我好火,我驚我打你。』其實我不會打他,最多打自己。」

陳健安以組合C AllStar成員的身份出道,三年前開始單飛。
陳健安說自己小時候發脾氣時會撼頭埋牆,在組合C AllStar之中學習與其他成員相處。

JaseKing有時做中間人,很少四個人一起吵架。「釗峰比較容易辣火頭,他不知道自己氣場好勁,他的性格是喜怒形於色,有時他即使不說話,也會有陣『黑氣』,我們就知他有不滿,我們形容他的說話是『放飛劍』,慢慢我們學會不聽入心,由他講。」

做組合就等於學與別人相處,也學會不留隔夜仇,他們四位就是這樣長大的,至今仍互稱兄弟。他說:「在感情方面我們會傾心事,互相支持,很有趣,我們曾輪流分手,很簡單,飲杯酒,做聆聽者,說句:『下個會更好。』就是這樣。」

陳健安去年推出首張個人唱片《本原》,獲頒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等獎項。
陳健安去年推出首張個人唱片《本原》,獲頒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等獎項。

會做陪葬品的一幅畫

C AllStar在一七年宣布休團,幾位成員已各自推出個人作品,陳健安去年出版首張唱片《本原》。

他在單飛後感到迷惘,努力尋找個人身份,特別感性的他,開始探索在組合時期未曾摸索的內心,今年三十四歲的他對人生有很多新的看法。

「現在回想,單飛是很好的timing,過去三年更清楚自己是什麼人、什麼對自己最重要,以單飛的身份接觸很多人,給自己很多task,究竟我可以做到幾盡呢?對自己的信念強了很多,這是我在單飛的階段得到的東西。」

他學習斷捨離,丟掉一些足球獎座,告訴自己足球已不是人生夢想,但音樂是,會繼續努力和投入。「哪些人對我最重要呢?是家人。我三十歲時,家人很窩心的畫了一幅畫給我,哥哥姊姊都有份畫,小朋友不懂繪畫,印上了手印,我媽媽亦有加幾筆畫些小鳥,我對自己說,這幅畫會是我的陪葬品。」

On仔十一月舉行網上演唱會及音樂祭典
On仔十一月舉行網上演唱會及音樂祭典

網上音樂祭典

陳健安《以青春之名演唱會》經歷兩次延期後,改為十一月網上舉行,他決定取回主導權。「訂一個跟實體演唱會一樣的場地,準備功夫比實體騷還要做得更多,用新的方法,自己救自己,為這個行業找一個出路,我們的口號是『願我們以青春之名繼續拓荒』。」

他索性將演唱會做得更大型,舉行一連七天的音樂祭典。「究竟我有什麼可以跟大家分享呢?近幾年,我很喜歡研究內觀和身心靈的練習,我覺得這些都很適合這個時勢,例如做冥想、瑜伽和斷食,全部都是向內心找答案,我會滲入這次本原祭之中,例如我會教大家畫生命之花,又會教大家健身,不過主角仍然是音樂,十一月七日是演唱會,之前六日請來不同音樂單位合作,其中一個是樂團雞蛋蒸肉餅,全部都是感動過我的音樂人。」

c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a-2020092407285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