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何雁詩專訪1】舊男友借錢不還 感恩與鄭俊弘冇交嗌

本地
2020.09.04
20.1k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a2

觀眾是看着何雁詩長大的,她十六歲參加《超級巨聲》,由學生變歌手和拍劇,今年她要和鄭俊弘 (Fred) 結婚了,這段路有崎嶇也有成長。

當年她有三條路可以選擇:做高爾夫球手、修讀酒店餐飲,或者做藝人,結果她選了第三個選項。「我和爸爸有整整一年沒有交談。」

年輕談戀愛,卻因失戀弄至情緒出問題。「瘦到只有七十幾磅,之後又暴食增至一百一十幾磅。」

何雁詩16歲參加《超級巨聲》,唱英文老歌《Desperado》。
何雁詩16歲參加《超級巨聲》,唱英文老歌《Desperado》。

後來與同門歌手鄭俊弘擦出愛火,卻因男方跟前度未完的關係,兩人招來眾人指罵,一起被公司雪藏。「因為外面太多狗仔隊,無處可躲,我們變相被逼同居。」

捱過事業低潮,兩人終於守得雲開,現在何雁詩是獨立歌手,可說是在捱自資之苦,她說:「做歌真的好貴!」但終究可享受自由,熬過疫情,年底她會變身人妻,廿七歲的她,應該可以說一句:「我對青春無悔!」

何雁詩是家中獨女,她說曾讀麗的訓練班的父親是他偶像,母親是她最好朋友。
何雁詩是家中獨女,她說曾讀麗的訓練班的父親是他偶像,母親是她最好朋友。

雪藏期間媽媽給予最大支持

何雁詩一七年與鄭俊弘承認拍拖,男方被指一腳踏兩船,拋棄富家女未婚妻,何雁詩被罵是第三者,兩人同時捲入負面新聞,被公司雪藏。她說那時給她最大支持的是媽媽。

「例如我們被記者困在家中無法出家,媽咪會送物資來;有一次租了一部七人車,讓我和Fred躺在車中拉上窗簾,把我們偷運出去。我每次哭都打給媽咪,現在仍是,凌晨四時她都會聽我電話。」

經過一段時間,兩人才一起捱過低潮,雨過天青,現在得到外界祝福,今年年底結婚。

何雁詩和鄭俊弘到外國做節目擦出愛火,承認拍拖時變成大新聞。
何雁詩和鄭俊弘做節目擦出愛火,承認拍拖時變成大新聞。

「那時是很不開心,天天在家中,看到那些新聞、很多人的評論,那段時間我們都學習很多,無論是怎樣做人,抑或是怎樣做給別人看,都很重要,我很感恩有當時的經歷,現在我懂得更誠實面對自己、接受別人批評、在別人身上學習,這些都是當時我必須去學的東西。」

《巨聲》出身的何雁詩跟許廷鏗、吳業坤、胡鴻鈞、羅孝勇、林欣彤、馮允謙等很老友
《巨聲》出身的何雁詩跟許廷鏗、吳業坤、胡鴻鈞、羅孝勇、林欣彤、馮允謙、鄧小巧等很老友

終於有一段關係不用吵架

當時她有沒有一刻,感到選錯了男友?「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在想:『為什麼我跟你一起,要承受那麼多?』我不知事情原來是這樣,為什麼要收收埋埋,弄至這樣呢?但之後我覺得,既然我已選擇和這個人一起,不如好好地建立我們的感情生活,到現在我都沒有怪過他,和他經歷過那些波折之後,我覺得很值得,因為這個人對我很好,他很願意付出,又不會嫌棄我個人生活習慣凌亂,會用很輕鬆的方法提點我,我亦很感恩我終於有一段關係不用吵架,我以前拍拖時常要吵架,我們出奇地合拍。」

何雁詩大讚與鄭俊弘合得來,難得遇到一個對象不用吵罵。
何雁詩大讚與鄭俊弘合得來,難得遇到一個對象不用吵罵。

她笑說,亦是在被雪藏那段期間,她決定和鄭俊弘同居,是很自然兼迫不得已的決定。「當時我們離開不到家,因為一出門就有記者,所以就搬到他家中一起住,天天留在家中,不出門。因為發生了那些新聞,我們很需要對方支持,所以直接住在一起,同居後就發覺好夾,好夾所以就結婚,要多謝大家成全。」

她直言拍過不少次拖,十三歲已初戀。她回想,以前曾因金錢和舊男友吵架。「有個舊男友,我借錢給他,十世都不還;另外有一個問我身邊朋友借錢,我好嬲。以前又會因為大家生活習慣不同而吵架,例如我喜歡約朋友吃飯,他卻喜歡宅在家。現在終於找到一個人,很多東西很合拍。」

鄭俊弘和何雁詩年初宣布今年結婚,因疫情改變過婚禮計劃,但無論如何十一月會簽字。
鄭俊弘和何雁詩年初宣布今年結婚,因疫情改變過婚禮計劃,但無論如何十一月會簽字。

鄭俊弘七大優點

她形容自己很不整潔,回家入屋後,鞋、襪、褲、衫,一件件脫下掉在地上,形成一條路。「Fred很姿整,脫下衣服會摺好放入櫃桶,他初時也很愕然我是這樣,但他很遷就我,用一個幾好的方法來表達,會怪責我隻狗為什麼將襪和衣服周圍放,幾得意又表達到他的意見。」

她一口氣數出鄭俊弘的優點:「靚仔又有才華、又fit、又上進,煮東西很好吃,性格很nice又心地善良。」

他們今年元旦公布結婚,計劃中今年尾行禮和簽字,但因疫情,計劃改變了很多次,原本打算在美國酒莊舉行婚禮,結果改為十一月在香港行禮。「因為今年是好年,我希望無論如何今年簽字。」

生孩子則打算未有這麼快,她希望再過幾年二人世界。

何雁詩和鄭俊弘在歐洲拍攝婚紗相
何雁詩和鄭俊弘在歐洲拍攝婚紗相

任性

去年何雁詩離開星夢娛樂,開始做獨立歌手的生涯,自資製作歌曲,今年已推出《致有夢想的人》、《絕望時請點播》等單曲,TVB亦讓她唱《反黑路人甲》片尾曲《對手戲》。

「我想一年推出兩至三首歌,當時和公司看法不太一致,所以離開,最辛苦的是要自行付錢,因為製作歌曲的費用很貴,一首歌加MV和宣傳至少要十多萬元,我已劈價劈到不行了,加上今年巿道是冰河時期,零收入,既然今年已開始了這個任性的事情,不如就用一年任性一下,明年可能已經沒錢了,銀行戶口已響警號了,明年再努力。」

青春無悔,試過才是真實的經歷,何雁詩願意放手一試。

b2

場地:南瀛水產

許志安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b2-202009030732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