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潮凱專訪2】人夫抗拒誘惑有法 拍完情慾戲對老婆好啲

本地
2019.05.14
6145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k190430chi-080a

成家立室後,楊潮凱繼續在無綫打拼,不少戲分較多的劇集是在婚後拍攝,他感謝太太支持他做演員這條路,在娛樂圈容易惹緋聞,身為人夫,他自問懂得應付。

「我一早告訴大家,我有拍拖十幾年的女友,其他人自自然然行開,有些反應就像是signal(訊號),視乎你有沒有發放給別人,大家成年人都明白,你是否想flirt一個人、是否想跟他有進一步接觸,看眼神就見到,如果你感覺到有人想發放這些能量給你,就走開吧,你不接收,對方也沒趣,就會另找目標。」

太太也沒有給他任何指引,例如不准拍接吻戲或牀上戲。「未拍《純熟意外》之前,我還說自己未拍過愛情片,很快就在這部劇中跟孫慧雪有九成戲在kiss,吻到我們很累。假如問我太太介不介意,當然介意,如果老婆在外面拍這些戲,我也會介意,但她也很明白我是個演員,這些戲無可避免。拍完這些戲,回家要做點補償,例如跟她吃一頓豐富晚餐,對我來說這是情趣。」

拍《純熟意外》跟孫慧雪有不少親熱戲,楊潮凱說回家要向太太補償。
拍《純熟意外》跟孫慧雪有不少親熱戲,楊潮凱說回家要向太太補償。

珍姐樂小姐加薪挽留

楊潮凱最近在《鐵探》演的黑社會大佬龍哥頗突出,衰到貼地的行徑令觀眾咬牙齒。「在我的理解之中,我在劇中打祖蔣曼是出於愛,只是用恨的方式表現出來,甚至拉她入殘廁蹂躪,就像小狗霸地盤,要周圍小便。」

很多人說無綫小生要用時間浸,不少視帝都是過了三四十歲才綻放光芒,楊潮凱在無綫拼了十年,就在今年初、三十四歲之年決定不再與無綫續簽經理人合約,改簽演員約,以自由身在外面接商演和電影工作。

「這個想法源自於一五年,我到美國上課學演戲一個月,當時感覺到了瓶頸位,人開始有點懶,於是很任性地請假一個月,沒有糧出,還要交學費,我很慶幸那一個月讓我看了很多,重燃心中那把火。」

當他回到香港,想有更大自由度,跟不同製作團隊合作,想再進步。「珍姐和樂小姐跟我見了五次面,好努力挽留我,而且有加人工給我,幅度也不小。我快要三十五歲,如果四十歲才走,會否太冒險?我想趁着心裏仍有一團火,出去試一下新環境。」

《鐵探》中楊潮凱演的蠱惑仔對蔣祖曼愛得粗暴,觀眾看完破口大罵。
《鐵探》中楊潮凱演的蠱惑仔對蔣祖曼愛得粗暴,觀眾看完破口大罵。

《鐵探》獲觀眾留意

在無綫十年,仍未有機會擔正,但拍出一部真正代表作就離巢,有沒有帶着怨氣?

「早四五年前,我仍有這種執着,現在我沒有,不一定要做主角,大家才看到你的演出,好像《鐵探》的龍哥,出來效果不錯。」

離巢的決定,太太表示支持,財政上要兩夫婦合力。「現在我沒有底薪,手停口停,但她給我很大信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我當日入TVB訓練班,最大本錢是放棄,大家都知TVB人工幾高,縱使努力可以爆騷,但我是大學畢業,在外面找一份工也不會太差,不過我太喜歡演戲,所以那麼多年都沒有離開。若問我那麼多年有沒有失意,一定有,有高高低低,但我亦明白,所謂高還是低,都是自己想法。例如《鐵探》這個角色,觀眾說令他印象深刻,這樣已經足夠,有人可能會問:『你做了十年也做不到主角,你會不會很不開心?』如果不懂得開解自己,會想:『是啊,搞錯啊,做不到主角。』覺得很不開心,但換另一個角度想:『這麽多年來,有那麼多角色觀眾記得,我入TVB只是想當演員,不是足夠了嗎?』」

他慶幸自己懂儲錢,婚前買了樓,現在財政負擔只是和太太一起供樓,女兒一歲多,他有時間就帶她去玩,別人報讀昂貴的playgroup,他就用自己的時間跟女兒玩,是更珍貴的相處時間。

楊潮凱去年做了父親,他喜歡跟女兒相處多於花錢安排她入playgroup。
楊潮凱去年做了父親,他喜歡跟女兒相處多於花錢安排她入playgroup。

執導港產片

楊潮凱往外闖除了希望做電影新人,亦有在網上跟人接洽拍網劇、微電影,亦有做導演,去年八月拍了一部長片,希望今年年尾上映,戲名《喜歡你是你》,是關於兩個女生的友情與愛情故事。

「一五年在美國進修一個月回來後,找了大學同學聯合執導拍戲,每人投資幾萬元寫了故事,參加『首部劇情電影計劃』但不入圍,而『創意香港』再安排他們到處推銷,前年在香港影視博覽找到投資者,拍了六、七百萬,屬於低成本港產片。」對於楊潮凱這位新導演,觀眾且拭目以待。

k190430chi-099a

場地:RedMR紅人派對(皇室堡)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k190430chi-080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