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永康專訪2】音樂細胞傳三代 用自己過錯教仔

本地
2019.04.01
416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a190311b043

音樂在蘇家一脈相承,七十年代初,蘇永康父親是警察銀樂隊成員,他一家住灣仔軍器廠街警察宿舍,即是現時的警察總部。父親收入養不起四個子女,在灣仔六國飯店的夜總會奏樂,跟顧嘉煇、無綫大樂隊的指揮陸堯叔、徐日勤的父親、陳永良等是band友。

「我小時候『捐』上去音樂台,坐在低音鼓前,跳舞的人看不到我。」他自小已在音樂環境中薰陶。十五歲那年,父親在尖東開了專做日本人生意的卡拉OK,蘇永康上台唱日文版《Casablanca》,家人才知他唱歌不錯,十七歲半,他參加新秀唱日文版《Careless Whisper》,贏得第二名,自此他就入了行。「我簽約時未成年,阿哥替我簽名,爸爸說工作若不開心,可以去日本讀書,我表嫂是日本人。第一份合約八年,怎知到現在一做三十四年。」

蘇永康父親以前是警察銀樂隊成員,他小時候就接觸不少音樂。
蘇永康父親以前是警察銀樂隊成員,他小時候就接觸不少音樂。

兒子Jazz這個名字,緣自父親以前常玩的爵士音樂,也代表蘇永康擅長唱帶點Jazz和拉丁音樂元素的廣東歌。他觀察到兒子有節拍感,跟外國歌手Bruno Mars跳舞不錯,只是未知強項是音樂的哪一個範疇。

他的新歌《All That Jazz》是為兒子而唱的開心歌曲,他冒昧打電話給高世章邀歌,既有拉丁節奏,也有中樂和電影配樂的元素,歌詞由黃偉文填寫。「我的老友兼智囊黃偉文早已度好構思,食字用了這部七十年代電影作歌名,Wyman很理解我的生活,亦很明白我個仔對我有什麼影響。」

十七歲半參加新秀,與華星和無綫簽約入行。
十七歲半參加新秀,與華星和無綫簽約入行。

他六月演唱會《All That Jazz (& Pop) Live》是和八十六人廣州中樂團合作,他有一個演唱會rundown,在美加、星馬等地唱了廿多三十次,但未在香港表演過,去年他和澳門中樂團合作愉快,音樂總監鄧建明巧妙地將中樂與他唱慣的曲風融合,例如在《有人喜歡藍》中段,加入葉蒨文《晚風》;在《朦朧夜雨裏》,又加入一段中國民謠,令他覺得很神奇。「完騷時我還在回味,經理人看見我的樣子,就說替我入紙申請紅館,結果得到今年六月檔期。」

解決水腫型肥胖

為演唱會減肥,是很多歌手的指定動作,蘇永康早前有水腫型肥胖,經個多月努力,手臂已隱約有點線條,他很驚訝那麼快看到少許成績。

「以前大家見到我腫到後尾枕,主要是水腫,曾經用喝齋啡這種方法排水,但喝得多不好,做運動堅有效,我由年初八食完最後一塊蘿蔔糕,開始節食,我的教練不建議戒吃澱粉,下午吃少許飯麵,主食是晚餐的慢煮雞肉和菜,我做運動穿焗汗的衣服,在gym跑步,整個跑步機都是水,一個月減了十六磅。」

太太和兒子為蘇永康慶祝生日
太太和兒子為蘇永康慶祝生日

用自己過錯教仔

作為歌手,作為公眾人物,各種正負面的新聞都寫下成為歷史,將來兒子若問起他犯過的錯,蘇永康會怎回答?「不要逃避自己的錯,告訴他:『爹哋那時做錯了,但你不要學。』人不要否定自己的過去,對與錯,都發生過,要面對這些事,如果兒子問起,就解釋給他聽:『爹哋當時做錯事,爹哋當時三十多歲,當然不鼓勵你錯,但錯了,你要改;跌低了,要懂得爬起身,不要跌了就放棄。』這一點一定要灌輸給他。未必人人像我那麼戲劇化,新聞上了CNN,但生命總有高山低谷,要教導他懂得對錯,對着小朋友要誠實,不可以說:『唔好提。』」

a190311b009

髮型:Moe @ Fifth salon / 化妝:Maggie Lee / 場地: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a190311b0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