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浚偉專訪1】馬浚偉喪母感自責 患抑鬱症八年

本地
2018.09.30
25704
撰文:王志強攝影:伍敏慧

b180914a170

馬浚偉六年前與無綫結束經理人關係,雖然間中仍有以部頭約形式拍TVB劇,如今年播出的《宮心計2深宮計》,但整個事業發展走向大有不同,開了製作公司,明年一月,馬仔與顧美華合演舞台劇,他親自寫劇本,將自己因勸母親做手術後媽媽逝世、深受自責思緒困擾而患上抑鬱症八年的故事搬上舞台。

「我當作是一次自我治癒,劇本寫了我很想媽媽跟我講的說話,以及我很想跟她說但沒機會講的說話。」

影響馬浚偉最深的人是他母親,他創作的舞台劇圍繞的是他和媽媽的感情。
影響馬浚偉最深的人是他母親

令他心痛的說話

馬浚偉六歲那年,媽媽確診患癌,母親的病伴隨着馬仔整個成長歲月,他經常跟媽媽出入醫院。因家境貧窮,他很早出來工作,讀書時在星光行兼職賣雪糕,畢業後做過出版社銷售員,後來參加歌唱比賽入樂壇,但發展不順,入無綫拍劇,幾年間爬到小生位置,不過那時他正經歷人生最大不如意事。

【馬浚偉專訪2】馬浚偉閃過自殺念頭 寫劇本自我療癒

九九年,飽經疾病折磨的母親走到人生最後的日子,馬浚偉至今難忘。「雖然我媽媽的死,全世界包括醫生、家人,沒有一個人說與我有關,她即使不做最後一次手術,醫生說一星期後她也不行,但我仍感到自責。當時她整個臉部包括口腔的肌肉已壞死,口無法打開,想滴一滴水給她也不可能,在她身體很虛弱時,我們再送她入醫院,醫生要她做一個手術,在胃部開一個孔,直接插胃喉入去,才可以吊住她的命,但當時她癌症復發已好幾次,聽不到、看不見,只剩下半隻眼少許視力。我跟媽咪講,醫生要做這個手術,跟着她以僅餘的力氣發脾氣,說很辛苦,不想再做手術,她說了一句說話,令我痛足這麼多年,因她已無法說話,用筆寫出來:『你叫我做手術,即是推我去死。』我一看這句話,感覺很重,立刻轉身就哭,眼淚不斷流出來,人也抖顫了,媽咪知道我哭,不到一分鐘,她就叫我轉過來,拿着寫字板寫:『好啦,我做。』」

父親以前當巴士司機,馬仔出來工作後很快讓爸爸退休享福。
父親以前當巴士司機,馬仔出來工作後很快讓爸爸退休享福。

醫院一幕揮之不去

第二天母親接受手術,做完手術,她就過身了,原因是細菌感染以致急性肺炎。「我很內疚,那種guilty令我由那一刻開始,個心死了。她晚上十一點做手術,我們送她入手術室,十二點多已出來,麻醉藥已過,她的眼睛還微微張開,還跟我點一點頭,很開心,醫生說手術成功,一時許我離開醫院。清晨五點,我阿爸一大早去看她,打電話來說:『阿偉,你立刻來醫院。』一到達,阿爸在病房外,阿媽在裏面,我行入去,牀單未蓋過頭,我摸她一下,人還是暖的,我跟她講:『我以後都要做你個仔。』但我沒有哭,一直都沒有哭。」

馬浚偉成長於七十年代,一張孩提裸照甚有當年特色。
馬浚偉成長於七十年代,一張孩提裸照甚有當年特色。

跑步期間驚恐症發作

「由那日開始,就出事了,我沒有哭,每一晚都飲酒,飲了酒後才哭到,哭完就睡,維持了三個月,她出殯、上了山,我都沒有哭,唯獨飲酒之後,同事覺得我很不正常,不說話,他們說我要看醫生,醫生說我有抑鬱加驚恐症,患了八年,九九年到○七年,決志信主後才慢慢康復。」

他求醫頭一年靠藥物治療,服食血清。「食到我想嘔,我不想再食,我性格比較硬頸,就用運動的方法,打羽毛球和跑步。」

他跑步時試過驚恐症發作。「有一次晚上跑步,經過一條路,原本很開心在跑,突然覺得不行,停下來站住,站也不行,很害怕,心臟跳得愈來愈快,呼吸不到,要蹲下來,那時好夜,路上沒人,否則可以叫人幫我報警,我有隨身帶藥,立刻吞粒藥,蹲了很久,才敢站起來離開,但那條路我以後不敢再經過,避過六、七次,我告訴自己不行,慢跑經過克服恐懼。」

藥物、運動、靠自己鼓起勇氣,這幾個方法都對治療有幫助,但最深的傷口,他認為是基督教信仰令自己痊癒。

0b95a883-bea2-41e6-82f7-02b53f78badb

化妝及髮型:RickyKAZAF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9/BKA_Thumbnail_Templates_A-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