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獨家專訪】蘇永康.上世紀華麗緣

專欄
2017.08.19
13398

我們最熟悉的蘇永康,可以是Big Four的他,可以是唱《那誰》的他,可以是抱着初生兒子跟太太出來見傳媒的他,但有一個我們不常記得的蘇永康,是八五年參加新秀歌唱比賽、化日式濃妝唱George Michael《Careless Whisper》得銀獎的他,那是上世紀香港樂壇最華麗的時代。

蘇永康有幸出道於那個年代,他去廣東道Canton Disco見到醉酒的陳百強,他去尖沙咀水車屋日本料理找梅艷芳,他上劉培基位於跑馬地的家,他參加張國榮契媽張玉麟夫人的飯局,他和羅文傾談到深夜,可能是偶遇,可能是深交,是上世紀一段段的華麗緣。

然後,陳百強走了,羅文走了,張國榮走了,梅艷芳走了,去年聖誕George Michael也走了,康仔回想起:「有一次我戴了副眼鏡,梅姐說:『你戴眼鏡冇咁樣衰,你以後戴眼鏡。』」多謝師姐的指點和愛護,現在蘇永康沒有眼鏡不行;他最近出了翻唱碟,唱的是這些人曾經給他的回憶與感覺。

照顧醉酒陳百強

 

蘇永康喜歡唱歌,最大影響來自父親,蘇父是色士風手,白天在警察樂隊,晚上在夜總會演奏,蘇永康自小聽爵士,所以他剛出生的兒子叫做Jazz。少年時代,蘇永康鍾情陳百強,《眼淚為你流》等唱片張張買齊。

入行後,他和陳百強有過幾面之緣。「Danny是個很情緒化的人,有一次,我和王書麒等一班『死’靚’仔』在Canton Disco見到丹尼飲大咗,DJ已關燈準備走,他在『舌累』DJ播多次一首歌《Conga》,那個DJ不肯,我跟DJ說:『你播吧,播完我帶他走。』然後立刻打給梅艷芳,梅姐在水車屋,我們帶了丹尼去那裏就走。很奇怪,隔兩天我去麗晶(現在的洲際酒店),陳百強是一個很孤獨的人,他時常行街買衫,我們撞到他,他都是一個人,不會跟我們打招呼。有一件事幾有趣,我第一張唱片的監製林慕德先生結婚,他是回教徒,婚宴整晚沒有酒飲,Danny剛巧和我坐同一席,李進也同枱,Danny很驚訝說:『沒有酒飲?』跟着出了去,原來他到便利店買了枝細酒,拿個杯在桌下斟來飲,還問我:『你要不要呀,蘇永康?』」

被華星高層照肺

 

康仔參加新秀得亞軍,他和杜德偉、林楚麒等幾個得獎者到Eddie劉培基位於跑馬地的家,整晚言談甚歡,隔了兩天,張國榮契媽張玉麟夫人生日,他去張家出席飯局。「我見到Eddie哥哥,很隨便的叫聲『hello』,第二天我被人召回公司,高層問我:『為什麼見到Eddie哥哥,不站起來跟人打招呼?』後來我問Eddie哥哥:『我們年輕時好驚你,你現在那麼平易近人,你以前點解咁惡?』他說:『康仔,我八十年代剛在中環文華和九龍酒店開店,你知不知日日有人挑戰我底線?我寧願惡死,你話我難相處,好過被挑戰,反正優質朋友我有一大堆。』」

梅艷芳臨走前大半年,蘇永康陪着她,他說梅姐很疼他,他〇二年在台灣涉毒出事、〇三年離婚,梅姐日日拖住他,他陪住她去看碧咸。梅姐有一個巡迴演唱會本已跟內地娛樂商簽了約,但因有病可能做不到,不過她心裏的想法是一定會康復,請經理人Marianne用蘇永康做嘉賓,別人提醒她未必拿到批文,因康仔剛在台灣出事,她說不理,總之要用蘇永康,雖然巡迴結果做不成,但對於這些恩情,蘇永康銘記於心,那年生日,梅姐給他的生日卡上寫着:「我永遠站在你身邊。」他珍而重之保留。

任達華帶去買名牌

 

「阿姐(梅艷芳)走了後,我跟Eddie哥哥的友誼一直維持到現在,我兒子百日宴,他也有來,送了一塊古玉給我兒子。」在這個行頭,蘇永康說影響他最深的是梅艷芳。「她的教導是身教,我們年輕時跟她去水車屋,次數不少,她通常飲大咗才教你。她說:『阿康,你唔靚仔。』我戴眼鏡,是因為梅姐叫我戴,有一次,當時我puppy love的女朋友喜歡戴『小雲眼鏡』,我也戴,梅姐說:『你戴眼鏡冇咁樣衰,你以後戴眼鏡。』我就聽她話,她戴什麼眼鏡都得,她很好,有時會送一兩副不要的眼鏡給我,簡單款式的,我那時個樣……八十年代未整容嘛。她一早跟我說:『你唔靚仔,一定要走型格路線。』她指鄭浩南唔靚仔,但曬一身古銅色,很有型,又可以邪邪哋,她叫我參考玉置浩二。我那時不明,八七年秋天,拍完一套劇集《飛越霓裳》,任達華帶我入去位於置地廣場三樓的Joyce,三百元買了條Yohji Yamamoto的褲,從此就回不了頭。」那時起,他學會藝人要「裝身」,也是這個原因,八十年代的樂壇總給人感覺比現在華麗。

羅文電話鼓勵

 

蘇永康最近推出發燒碟《Love From The Last Century》,翻唱八、 九十年代廣東金曲,他唱《夢裡人》,向陳百強致敬;唱《心債》,是為了代梅艷芳唱。「阿姐很不喜歡唱這首歌,不知什麼原因;她唔鍾意唱,我代她唱囉。」

另一位與蘇永康有深交的藝人是羅文。「羅記跟我傾很多偈,我現在仍記得他家中電話:2572XXXX,有手提電話他也不打,要我直接打到他家裏。那時電視台星期六晚雷宇揚主持音樂節目,我上去唱live,羅記知道節目完了,我回到家裏,他會打給我說:『喂,你剛才套衫襯得好靚。』他會這樣鼓勵我,我穿Giorgio Armani,是因為他,他教我穿衣、教我著西裝,我聽他話,就趁減價去買Emporio Armani。到了九十年代,拍了《壹號皇庭》,開始攢到些錢,才捨得買Giorgio Armani。拍《皇庭》時,珍姐(曾勵珍)來罵我,因為那時劇集贊助要穿本地洋服,那個年代事務律師應該搵錢多過大狀,有什麼理由穿那些?我就穿私伙意大利西裝,鄧特希監製跟我說:『可否幫吓手著一次呀?點向人交代?』拍到《皇庭》,我已經全部穿私伙西裝,到了《皇庭》,陶大宇和歐陽震華成了超級師奶殺手,好多贊助,不愁沒西裝穿,但鞋和呔沒有sponsor,我帶大宇和Bobby去中環買煲呔和鞋,星期日去,店外玻璃窗鋪滿圍觀的菲傭。」

克服「災難後遺症」

 

蘇永康九九年跟新加坡籍女友結婚,但因拍拖只有一年,了解不足又忽略過埠新娘的感受,婚姻出現問題,維持不足四年,〇三年離婚。〇六年他在陳奕迅徐濠縈的婚禮上,邂逅任職時裝店高層的Anita,拍拖初期,他錄了一首歌《紅顏知己》給Anita,意思是:「有個女人,我話明不結婚,她也願意,這首歌是寫給她的。」

他當時打算不再結婚,是離婚的「災難後遺症」,幾年來女友、蘇永康和蘇媽媽三個人一起住,關係已儼如一家人,一四年他迎娶Anita,可說是克服了「後遺症」。但婚後不久他明言不想要小朋友,結果又是被太太改變,今年四十九歲「老來得子」,兒子Jazz三月出生,太太是用什麼方法把他改變?

梁漢文提醒要結婚

 

「一個字,愛。其實愛可以改變很多東西,第一段婚姻的錯誤,令我理解到,很多東西不能take it for granted,好像理所當然,婚姻和感情要灌溉,不可以婚後過了兩三年,就得過且過,婚後多久都要付出,不過大多時候是太太遷就我,揀套戲睇,都是她讓我看喜歡的,有時她想看愛情片,我就陪吓她囉,譬如《閨蜜》,點知我睡着了,對不起呀,愛可以改變一個人。我〇六年認識她,去到一三年,雖然她沒說、沒提,但沒理由一個女人不想結婚,有個兄弟梁漢文提醒我:『唔好dum人波鐘。』我就覺得要結婚,那麼多年,最好一面你又見過,最壞一面你又見過,就沒有問題了。」

婚後,太太跟蘇永康說:「我想生仔。」但蘇永康反對:「我唔想,將來唔知咩世界。我們會照顧上一代,我們子女那一代鬼會睬你。」蘇太Anita的想法是,她的姑姐姑丈沒有子女,但生活非常富裕,把Anita和弟弟當作子女,她認為一對夫婦總要有後代。「我跟太太說:『你這個觀念,我不太同意,不過如果你想生,可以博一博。』結果博到,感謝上天,博到個兒子,我以為蘇家來到我這一代就『埋單』,怎知香火得以後繼,我阿媽像中了金多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做父親

 

做了幾個月父親,蘇永康說:「I’m still learning.」「近排嬰兒潮,我和謝安琪老友,她時常send信息來說,她喜歡跟女兒(三月出生的次女)傾偈,但我沒有時常跟兒子傾偈,我家中有一隊軍隊,我岳母、阿媽、工人,我只是得閒去隨便抱抱算數,唱吓歌,他又好像不太喜歡聽我唱歌,他好像比較鍾意聽菲傭唱歌。」

將來怎樣跟兒子溝通,他仍要學習,他說:「這是我下半生的功課。」他原本打算唱到五十五歲,但因有了兒子,他說會多唱五年,「如果個天准許的話。」

 

■ 撰文:王志強/攝影:徐子豪/髮型:Moe @ Fifth/化妝:Maggie Lee

馬國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