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王志強.Shall We Talk

林文龍‧家有兩個撒嬌女 

專欄
2017.05.13
50.4k

《不懂撒嬌的女人》成為話題劇,林文龍不用做賤男,又不用扮暖男,他反而有點像整套劇的半個父親:有份傾劇本的大橋、有份修改劇本的細節,他有份促成拍攝時劇組「較文明」的開工模式,一天只拍一組戲,不用日接夜、夜接日「捱到殘」。

他九年前離開無綫,去過王維基HKTV拍4K全實景劇集,接着又做過電影投資者,今趟回巢,是因為《不懂撒嬌》監製是他在HKTV合作過的舊拍檔,《不懂撒嬌》是無綫首部4K全實景劇,林文龍幾年前拍過了。

「今次拍劇似拍電影,一路開工,很多同事都說:『返唔返到轉頭?』」林文龍返轉頭回TVB,就是因為有新工作模式,要他回到舊地方舊模式,他寧可不幹。

有時覺得林文龍像一個監製,多過像一個演員,他很有紀律。談到太太郭可盈和女兒,他說:「早前放假,她們睡醒了,兩個攬着在牀上鬧笑,個多小時才起牀吃早餐,我不可以這樣。」女性可以賴在牀上,他要樹立父親形象,他眼中郭可盈是大女,女兒是細女,家有兩個撒嬌女,林文龍愈來愈像一個嚴明家長。

郭可盈的轉變

林文龍九年前離開無綫,這數年間,他做了不少以前未試過的工作,譬如投資電影,又跟朋友開過珍珠奶茶店,不過,生命中最大改變是做了父親,今年女兒林天若七歲,太太郭可盈也告別演員身份七年了,林文龍擔起個家。

「不辛苦,我很享受,我很喜歡小朋友,很感恩,我女兒很容易教,不用花心思糾正她的錯處,她本身是個很自律的人,這方面像我,她病了肯戒口,一傷風咳,最喜歡吃的朱古力放在面前,她也說:『Daddy說了不可以吃,我不會吃。』」

林文龍和郭可盈〇四年結婚,婚後六年才生小朋友,其實林文龍一直很喜歡BB,郭可盈以前想法不同。

「她本身不太喜歡,但不抗拒。我們結婚早期,有想過要小朋友,但沒想過幾時要,一直有做防備工作。突然之間我們決定:『不如生囉。』就立刻有了,很順利。如果現在你去問她,她一定會說:『女兒百分之百是我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東西。』這就是轉變,你未擁有時,想不到小朋友對你有多重要,到今日,囡囡簡直是她的一切。」

怕會妒忌太太和女兒

郭可盈沒有工作,除了出席活動,其餘時間就是陪着女兒。「她們這七年沒有分開過,每一日都攬住,連體嬰一樣,最近復活節假期,女兒不用上學,兩個一睡醒,就攬住在牀上,『咭咭咔咔』玩個多小時,才起牀洗臉吃早餐,她們親密到,我怕有一日會妒忌。」

林文龍又透露,這些年來他們兩夫婦都是和女兒一起睡,一家三口親密得很。因為這個小娃娃,令他和太太感情更勝從前。「任何一對夫婦,小朋友的位置很重要,可以令夫妻關係更好,有什麼拗撬,只要小朋友過來攬一下,就可以全拋開。」

女兒可以做「撒嬌女」,太太又如何?郭可盈一直給人印象是強勢女子,近年有沒有改變?「有,soft了,她知道發脾氣會影響女兒,會適當地『撳』自己,以前工人做錯事,她會『bi-li-ba-la』,現在仍會罵,但音量『撳』低一點;或者以前工人做錯少少事就罵,現在小事不罵,『勁』些才罵,是有改變。」

郭可盈對林文龍又怎樣?有沒有「bi-li-ba-la」罵他?

「不可以說是『罵』,會發脾氣,但我EQ幾高,容忍量都OK,像很多人說的『一凹一凸』。如果兩個人都硬,就不可以一起;如果兩個都咁柔,就像一潭死水;很有趣,有些事情冥冥中有安排。」

囡囡是「不止前世」的情人

林文龍娶了郭可盈後,形容自己把老婆當女兒來湊,容忍她的缺點。

「現在仍是,一個大女,一個細女。」兩個「女兒」,哪個比較易湊?「始終細女易湊些,她純真,我再三講她真是乖,沒有棘手事情要我處理。即使我病,女兒問我的次數,多過老婆問我的次數。『點呀,爹哋你仲有冇事呀?』好窩心的。」

別人說女兒是「前世情人」,林文龍深深認同:「不止前世。她睡在我旁邊,有時我醒了望着她,會自動笑出來,這是錢買不到的東西。」

他努力拍劇,跟朋友搞生意,女兒就是他的推動力。

「我希望給她更好的生活環境,當然要更努力做好工作,也希望給她一個榜樣,讓她知道爹哋勤力工作,她自己要乖、俾心機讀書,不要以為天生出來就有司機、工人、有大屋住,要懂得珍惜,花無百日紅,囉唆一點,也要時常說給她聽。」

不考慮傳統名校

現在很多父母不期然做了怪獸家長,林文龍卻深信自己不會。

「由女兒出生那日起,我已說不會讓她讀傳統學校,太辛苦,不是不可以辛苦,而是沒必要那麼辛苦,童年應該是最開心的日子。我一直同老婆講,即使女兒考到No.1傳統名校,我都不會讓她讀,我問過很多父母,名校每天有十二、 三樣功課,放學後上十樣八樣興趣班,功課做到晚上十二點。我放工回家,要女兒陪我玩,你剝削了我和女兒玩的時間,她到了十幾歲就不會再和你玩,這幾年很珍貴。現在很幸運,她入了首志願的國際學校,紅色假期就放假,零功課,平日只有兩三樣功課,一小時做完。」

至於「大女」郭可盈,則繼續專心做媽咪和家庭主婦,不會拍劇。

「你試一試叫我太太接套劇,她會說:『吓?六點要我起牀?夜晚收三點?唔係嘛。』在這個大前提下,已沒可能。另一點是她根本放不低女兒,一日半日過戲癮還可以,要拍兩三個月,不可以攬住個女,沒可能。」

拒絕無綫舊模式

林文龍這次回巢,合作形式是只拍《不懂撒嬌的女人》一劇,他跟無綫助理總經理杜之克談過。「他說公司製作模式也在求變,例如休息時間調校一下,有新的拍攝機器,也有外面的人加入。」

監製關樹明早在無綫做助導時已認識林文龍,關過檔HKTV拍《三面形醫》,兩人合作愉快,這次林文龍返娘家是因信任關樹明,另一重要因素是改變工作時間安排。

「TVB慣例是外景接廠景,那種辛苦的拍攝模式,不是我捱不到,而是在容許的情況下,每個演員都應該有回家休息、做功課的時間,我喜歡工作十二小時後,收工回家,溫習一次明天劇本,有新想法可以加入去,這些喘息時間很重要。」

這次拍《不懂撒嬌》,是近乎電影的製作,團隊包括燈光、camera的人手也多一點。「拍攝過程中,不同演員都很享受,都說:『死喇,返唔返到轉頭?』」林文龍直言:「如果又是舊模式,我會no。」

他九年前拍完《法證先鋒2》離巢,他回想八七年參加《超級新星》,三十年來斷斷續續在無綫,數次離開又回來。「我從未拿過『十年老人金牌』,我不歸『老人堆』。」

《皆大歡喜》拍到有惰性

在無綫後期,他最為人記得的劇集是處境喜劇《皆大歡喜》。「這是很多同事心儀的工作,朝九晚七,作息時間固定,收入又穩定,一個月播出二十日,薪水很豐厚,但我不是向錢看的人。我未拍《皆大歡喜》前十幾年,一直是演主線人物,戲分很集中,要做足功課;《皆大歡喜》是送飯的喜劇,返去『嘻嘻哈哈』,對着一班同事幾年,不需要對稿,已知你會怎樣接,返去不像工作。我不喜歡這個模式,戲分也分散了,令我有惰性。《皆大歡喜》拍完古裝幾百集,又轉時裝,拍了一百集左右,我主動找珍姐(曾勵珍),請她抽我出來,阿姐很體諒我,這個過程中,很多人又妒忌又羨慕,他們說:『那麼舒服的工作,很多人等住做,你竟然要走?』」

珍姐抽他出來後,他拍過《陀槍師姐4》等,但仍難阻他求變的心態。「TVB始終是個很大的機構,很多運作模式,已框死了,很多人做了很長日子,難聽點說是等退休,總之安份守己、不需要有突破,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他離巢後在HKTV拍了兩部半劇,都是4K全實景;現在,無綫有《不懂撒嬌的女人》,有點像HKTV劇的延續,原來,沒有昨天的離巢,就沒有今天的回巢,離開是為了回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預了蝕錢

林文龍告別HKTV階段後,成了電影公司投資者之一,聘請過當時失業的HKTV舊同事,是有情有義的表現。

前年的出品有《我們停戰吧!》,拿過獎但票房則不理想。「開拍時,錢是預了蝕,票房當然不滿意,上畫只有個多星期,始終不是大電影公司,又不是大卡士,拿到檔期上映已經很難,開心的是電影推出後,內地有很多平台,主動接觸我們談合作。」未來他希望有一部自己更主導的作品,拍出寫實又感動人的電影。

許志安 鄭秀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