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生死相許 艾威、威嫂

專欄
2017.03.04
3129

攝影師請艾威與太太Lisa親密一點,Lisa二話不說就摟着艾威,一臉甜絲絲,屬於行外人、在成衣業是女強人的威嫂不需演技指導,與艾威之間的信賴依靠全是真,反而艾威有點大男人模樣,要在鏡頭前與太太相擁,顯得不自在。

這對夫婦經歷過生死與財困,結婚誓詞中:「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着你、珍惜你。」他們是活的例子。

威嫂前年發現子宮巨瘤,割瘤後肝臟、腎臟出現積水和氣泡,一年間動了三次大手術,不但暴瘦,還幾乎要換肝換腎,艾威簽的HKTV不獲發牌,失業之餘還要花近百萬積蓄幫太太醫病。現在大步檻過,感情更勝從前,事業又重上軌道。

艾威首次擔演電影男主角,進軍荷李活──這部港產片《我老婆未結婚》在荷李活取景,戲中他做自己,演一位愛妻男人。太太Lisa跟他一起談二人生死相許的故事,幫習慣說「唔記得」的艾威,填補這幅屬於他們的愛情圖畫。

歌喉吸引女孩子

對於很多往事,艾威常說不記得,他說這是演員通病,記性用來記對白,演完一齣戲,就會忘記上一齣,漸漸的將現實中的細節也遺忘了,幸好,太太Lisa是記性好的人,他們的愛情故事如何開始,Lisa記得很清楚:「我跟他相識那日是母親節,我媽媽發了個不祥的夢,說我要早上七點出街,晚上十二點才可回家,我不知可以去哪裏,那時我住沙田,只好去health club游水,威威也住沙田,就在泳池碰到他。我游了十幾個塘,突然旁邊有人跟我說:『你冇氣喇?』我不理他,到我游完水離開,他還望着我說:『Bye bye!』」

聽到太太講自己當年的追女史,艾威有點尷尬說:「不用講得那麼詳細。」但Lisa欲罷不能,繼續爆料:「兩星期後再去游水,又見到他,泳池全滿,只得一張椅沒人坐,原來他用一枝太陽油霸了,我坐下來時,他跟我說:『張椅是我的。』我反問:『係咩?沒有寫你的名字喎。』我串㗎,他又點了飲品了給我,我不肯飲。」Lisa說可能是上天安排,沒有人介紹,兩人就在這樣鬥氣的情況下認識,開始做朋友。

這隻「狂蜂浪蝶」如何變成真命天子,艾威的歌喉有決定性。原名徐威信的艾威做過兼職酒廊歌手,經歌唱老師秦燕介紹,在油尖旺的酒廊長駐。Lisa說:「他唱歌幾好聽,特登在卡拉OK show quali給我看,我好記得他當時唱《Careless Whisper》,我由那刻開始覺得這個人那麼有感情,好感大增,多了約會。」

深入認識後,Lisa知道艾威有做照顧老人的義工,內心善良,跟他開始拍拖。

太太追求者眾

Lisa在新世界酒店做過資料查詢工作,又做過健康舞教師,頗靚女,曾參加「新世界小姐」選美。「部門主管提名我參加,沒想到贏了冠軍,酒店集團想提名我參加港姐,但我沒興趣入娛樂圈。」

她教健康舞認識不少藝人,譬如鍾楚紅、林青霞、鄧麗君有跟她學跳舞,又曾認識俞琤,俞琤想找她試鏡簽約,本有機會做歌手、拍戲和做主持,但因要簽五年死約,她拒絕了。

Lisa沒興趣做藝人,想不到後來跟藝人拍拖。當時她不乏裙下之臣,她說:「我諗佢(艾威)幾緊張,因為幾多人追我,有些是公子哥兒,其中一個是聯交所主席。(艾威插嘴:「唔好亂爆人名。」)以前我生活頗多姿多采,晚晚都有人請吃飯,有一日我突然想,我將我的生活『斬纜』,不去街了,既然選擇跟他拍拖,我不想他擔心。我覺得揀老公要一個真心對我好的,這才是長久的關係,不是衡量錢。」

哭泣中的擁抱

艾威和Lisa拍拖十一年,〇二年二月二日結婚,無風無浪的二人世界,前年太太一場大病,像投下一個巨型炸彈。

Lisa先是發現子宮肌瘤,巨瘤足足有十四磅重,當時甚至令人誤會她有孕。割瘤後,要抽走腹腔內的積水,一共抽了七至八公升,手術後她暴瘦,肝臟脹大三四倍,腎臟脹大一倍,壓着血管和脈搏,指數跌至危險水平。後來中西醫雙管齊下醫治和調理,身體才漸漸康復。

「兩個月做了三次大手術,最差時瘦了四十磅,有一朝起牀望着鏡,覺得自己好像ET,只得個頭,全身都是骨。有一日老公拍戲,他提議我出外走走,經過筲箕灣一間中醫館,裏面有十多個醫師,我選了一個來看,他把完脈就像掃描了我全身,他說跟我有緣份,第一晚我吃了他的藥,原本睡不到覺,那晚竟可熟睡。原本肝只剩兩成功能,看完這個醫師,三個月後做檢查,肝臟回復至有七成功能,很短時間內就好過來。」

威嫂能康復,中西醫當然功不可沒,丈夫的精神支持更重要。「有一晚,我睡的時候哭了出來,當時狀況最差,醫生說可能要換肝,他聽到我哭,立刻抱着我,我說:『很不捨得你,我不知會否很快離開這個世界。我突然覺得你好靚仔,想望多你兩眼。』我老公就立刻說:『不要想那麼多,你會沒事。』很簡單幾句說話,就像強心針。」

醫藥費百多萬

威嫂可能要換肝,已轉介瑪麗醫院排期,艾威立即說他肯捐,但醫生說最好來自有血緣的家人。「他義無反顧,第一時間舉手。」

現在回想,Lisa說艾威為她做過最感動的一件事是:「我老公不太會煮飯煲湯,中醫說要煲一種湯,他就每天一早去街巿買材料,肉檔老闆給他的肉也特別大塊,好多人疼他,當他朋友一樣,加上丈夫親自煲湯,令我覺得自己好幸福。」

為了醫病,兩夫婦花了近百萬積蓄,加上當時HKTV申請牌照失敗,艾威失業,家庭事業財政都徬徨。

「用了很多錢,三次手術費加起來百多萬,還有其他費用。」她心想丈夫可能要問人借錢,但她已不敢多問。「很多朋友打給他說:『威威,太太有事,我們經濟上可以幫你。』有時覺得去到最低潮,原來有真朋友在身邊,而且不止一個,還有一個朋友給了一個頗大的銀碼幫助我們。」

艾威以前也說過,一位認識了三十多年的朋友,義助二百萬他們醫病,之後艾威又成立基金,以得助者的身份去幫影視圈內其他有需要的人。

角色喪妻考演技

艾威一直給人「淡淡定」的感覺,而這又的確是他的真實性格,即使太太患病、經濟緊絀,他也沒有覺得像天塌下來。「我永遠對事情抱有最大的希望,但同時作最壞打算,始終船到橋頭自然直,而事實也是這樣,有點像神蹟。」

他記得那段時間,可能運氣不好,甚至開車也屢遇意外。「寶馬、保時捷也撞勻,最勁賠了別人十二萬幾,幸好有保險。我習慣將自己想法寫低,後來拿來看,那時我寫了:『面對最壞情況時,第一件事要令自己開朗起來。』假如心情沉重或憤怒,想出來的處理方法也不好。還有是相信目前的困境是黎明前的黑暗。」

當時他正在演舞台劇《花心大丈夫》,劇中角色喪妻。「因為有幾幕戲,角色要跟人說:『我老婆死咗。』我在想,如果我老婆真的死了,我能否演到這個劇?」

這可說是演技大挑戰。「有一日,正在對稿,太太WhatsApp來說:『我好辛苦。』我向其他人說抱歉,家裏有事,他們都了解,肯放我返去。」

愛妻是天經地義

艾威無微不至照顧太太,身邊很多人說他很難得,他反而覺得奇怪。「我不覺得難得,這是天經地義的事,老婆自己揀的,沒辦法,難道我應該一走了之?那些人說:『唔係呀,很多人會走了去。』現在社會是否有問題呢?」

艾威愛妻,新戲《我老婆未結婚》中也演愛妻男人,編劇兼主角林熹瞳構思故事,這次是艾威入行四十年首次當男主角。以往艾威不喜歡綠葉這個稱呼,演員應該無分紅花綠葉,任何演員都有機會擔當主角。「這是理論,現實像小弟這樣,經過四十年才願望達成,條路是難少少。我四十年都在預備,熱身四十年,終於可以落場比賽,能夠得到一張入場券,以後行的路不同。」

▂▂▂▂▂▂▂▂_________________

最精采的幾年

五年前艾威離開無綫,之後就發生那麼多事,重新細想,有沒有後悔當日的決定?

「沒有後悔。我跟王維基是校友,我是學兄,我做話劇組長,他是組員,有一次校友聚會,他說:『我搞電視台,你來幫手。』我一句『好呀』,就這麼簡單。這幾年算是我人生最精采的幾年,很多東西第一次嘗試,第一次做電視劇男主角、電影男主角,第一次拍MV、做港台節目主持、主持旅遊節目、主持電台清談節目、拍廣告、寫專欄、出書,第一次上《左右紅藍綠》講社會政治,前一晚還要寫稿和背,都是以前沒機會試的。」現在他還在浸會教演技。「四十年前我去考傳理系考不入,想不到現在去教。」

艾威甚少出口埋怨無綫,反而威嫂常替他不值。「他有很多角色演得很好,好像《師奶兵團》,如果當時有運氣,有另一齣劇接下去,可以更上一層樓,他只是欠了一些機會。」

馬國明 鄭秀文 蔡一智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