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KOL洪永城/III

專欄
2017.01.21
2620

做旅遊節目是「筍工」

事業上,他已由節目主持進身為劇集男一,在賀歲劇《味想天開》演金舌頭丁一山,一個搞笑、貼地的角色,似是為他度身訂造。「這個角色適合我,一開始很搞鬼,是個鄉下仔、小朋友,未出過城巿,未見過江湖險惡,因為太單純,漸漸發現蝕底的是自己;跟我有點相似,一回到香港,以為對人不需要有戒心,所有東西毋須去爭,當然社會不是這回事,以為每個人都可以稱兄道弟,其實可能背後另有目的。」

洪永城母親是台灣人,十歲小學留班兼有過度活躍症,被媽媽送到新西蘭,和十四歲的哥哥一起學自立。他十八歲回港,在HKU SPACE讀巿場學,看到有線電視招聘廣告,決定去試。

面試時,他第一次見余詠珊,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二百人應徵,余詠珊看到洪永城適合做旅遊節目主持,她是他的伯樂。

「真係咁『筍』,請我周圍去玩、吃東西、體驗,很明顯是『best job in the world』第一位。」

亂說話被人警告

洪永城在新西蘭養成節奏較慢,半個鬼仔性格,與轉數快的典型港男有點不同,這亦是他初入行時的一個問題。「跟不到香港人節奏,別人度橋、賣橋,我還在講笑,人家就質疑我是否認真工作;二來,很多人覺得我口沒遮攔,在外國慣了比較carefree,『敢言』變了『亂言』,我以為朋友一起談天,什麼都可以說,別人卻心想:『這個’靚’仔亂說話,跟你很熟嗎?你係邊位?』曾被人警告,我剛出來工作時,導演、編劇都得罪晒,以為自己意念好,一意孤行,只做自己想做的東西。有時我會怪自己不夠聰明,不懂考慮整體情況,即是不懂『Think before you speak』。」

有一次,他要出埠到戰地拍節目,出發前說帶備余詠珊的照片辟邪,可能兩人熟稔沒問題,但到底怕不怕得罪高層?

「她是講得笑的人,我這樣說,她不會嬲,她本身幽默,而且認識那麼多年,應該沒問題。」那條線怎樣畫?很多人對余詠珊非常尊敬,他怎判斷什麼笑話可以說?「很難判斷,例如很多人尊敬曾志偉,但他身邊也有很熟的朋友,為什麼阮兆祥可以窒曾志偉?他們真的熟,有些笑話阮兆祥可以說,我就不可以。Sandy(余詠珊)很好,給我很多機會,她比外界想像中更加open、更加幽默和好笑。」

做過半年「幕後玩家」

他在有線做旅遊節目主持這份「筍工」,做了三年,就萌去意。「玩夠了,想學做踏實一點的事情,雖然做節目娛樂觀眾不是不踏實,但留在那裏,可以發揮潛能的地方有限,薪金也不多,在一個避風塘,很難成長,我想出去大海。」

他寄了百多封求職信,但沒有人請。「學歷不高,經驗又沒有,資歷一欄寫:拍旅遊節目,跟社會上其他工作有什麼關係?慶幸有間公關和巿場推廣公司聘請(天機公關),只做了半年,但學了很多東西。」接着他加入當時新成立的now TV,重回旅遊節目行列。「人長大了,說話也較成熟和有看法,在有線時主要瘋狂吃喝玩樂,在now的旅遊講保護地球,較有內涵。」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