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Take Two黎耀祥/二

專欄
2017.01.09
3152

演黎明跟班獲賞識

黎耀祥兩齣劇《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和《財神駕到》是李添勝監製榮休前最後兩部作品,這位伯樂對黎耀祥非常重要。

時間回到三十多年前,黎耀祥一心做演員,第一份工是無綫節目編排部文員,報讀附屬公司的小太陽演藝進修班,畢業時電視台來揀蟀,已內定了簽幾位靚仔靚女同學,其餘隨便試戲,李添勝是考官,黎耀祥和女同學演《新紮師兄》裏梁朝偉和張曼玉的戲,施展渾身解數,結果李添勝看到黎的潛質,幾百人中他獲選入無綫。

最初黎耀祥做了多年路人甲乙丙,直至早前重播的《人在邊緣》,劇中黎耀祥演黎明的跟班「曱甴」,戲分不多但引人注目。此劇監製是後來創作柴九的編審張華標,黎耀祥記得:「華標看我『劈友』的戲,覺得夠爆炸力,原本曱甴戲分只得七八集,後來加戲,到了十幾集行完船再回來幫黎明。」

九十年代李添勝重拍多次金庸小說,如張智霖演郭靖的《射鵰英雄傳》和古天樂演楊過的《神鵰俠侶》,添哥獨愛黎耀祥,讓他四次演老頑童周伯通。再後來《西遊記》,黎耀祥演多情的豬八戒亦受歡迎。

爛戲中學演戲

在無綫最初十多年,觀眾數得出他拍的劇,就是這幾部,戲分時多時少,他自己也感到心淡。「覺得去到一個悶局,入行不是只想做路人,有很多東西表達,心裏有團火,無奈戲分局限了發揮,旁枝角色連感情線也沒有,很想出去。」

九八年黎耀祥外闖拍電影,初時頗幸運,在郭富城鄭伊健的《風雲》中演泥菩薩,他花足心思。「泥菩薩得到的評價頗高,一位心理醫生讚我演得好,泥菩薩是悲劇人物,他洞悉天機,卻無力改變,這樣的人生有什麼趣味?我構想中的泥菩薩『隊草』麻醉自己,我演的時候帶點迷幻feel。」

可是金融風暴拖垮電影巿道,製作量少得可憐。「我拍好多爛片,電影圈不景氣,一年得四十部,幾十萬投資,有些甚至沒有上畫,直接出光碟。我拍過一部叫做《榕樹頭講鬼之肛門幽靈》,這部未算爛,有十組八組戲,後來有些更爛,三日拍完。」

面對爛劇本、低成本的製作,他反倒沒所謂。「只要豎好攝錄機,我就活在自己的戲劇世界,好開心。劇本不合情理,我就改,導演不干預,他們只需要有片出,那個階段我學了很多,參與很多改動,在無綫反而沒得改,年資淺又戲分不多,在外面我演重要角色,可以給很多意見。我拍過一部叫做《烹屍之喪盡天良》,改編尖沙咀舊樓『Hello Kitty頭肢解案』,演幾個殺人犯中的大哥,我提議講粗口,反正是電影,另外我又建議玩羅生門,戲中每個人說出不同版本的供詞,創作很自由,票房沒壓力,因為一定不好。」

馬國明 鄭秀文 蔡一智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