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母親臨別一晚

專欄
2016.10.29
1122

《來自喵喵星的妳》籌備期間,田蕊妮母親癌症惡化,她跟監製說有可能演不到。

「原本我有足夠心理準備,將媽咪搬到接近我工作的地方,我有break,可以去看她,放工後去陪她睡,我覺得自己在理性上安排得很好。拍《巨輪Ⅱ》時,她情況很好,還來澳門探我班,真的很開心;突然drop得很快,因為不是一個短時間的病,已經對抗了頗長時間,我看見媽咪這樣,第一時間已跟監製徐正康預先說好,我將決定權交給監製,我的意思是,他若要找別的演員頂替我,可以先去找,他說不要緊,所有準備工作繼續進行。」

回想到最不開心的時刻,她忍不住哽咽了。「我記得媽咪是在我開《喵喵星》之前一晚走的,臨走時她還問我:『你明天開幾點?』」說到傻氣的媽媽臨別仍關心自己工作,她邊哭又邊笑了幾聲。「到這件事發生了,第二天當然開不到工。我放了幾天假,忙着辦媽咪的事,期間當然有想過,一定要停下所有工作,過了幾天,又會想不可沒工作。很多人覺得:『阿田,你好堅強,媽媽不在,答應了的工作繼續做。』當然這是一個責任,我不想麻煩別人;其實,我不是別人看得那麼堅強,媽咪走了後,我需要工作,我跟老公談,他也鼓勵我工作,因為留在家,只會讓自己沉在傷痛之中。」

復工後有驚恐情緒

喪母幾天後,田蕊妮回到錄影廠,心情之複雜,也是一種經歷。

「我內心很panic(驚恐),從未試過,媽媽走了後,我每次面對很多人,我就好驚,控制不到自己,不停哭,我害怕別人望着我,面上有個很關懷我的眼神,或者輕拍我一下,我就好驚;其實別人只是出於關心,但我給自己很大壓力,我想表現得很開心,我不想帶着私人情緒去工作,我最初要用一點力,去適應工作環境。」

她跟監製說可能要辭演,其中一個原因是《喵喵星》是喜劇。「若我不演,會令人陣腳大亂;但若我演,埋位後卻演不到,可能更亂。心想儘管試一下吧,演不到唯有扯白旗;最初真的很難開心起來,控制到情緒已經好叻,無法帶動現場氣氛,過了幾天,我發現幸好拍喜劇,角色令我開心起來,『她』幫了我。」

她感恩自己是一位演員,在她傷痛的時候,拍戲有一個角色,讓她投入另一個空間,將她所有思緒佔據了。她發現工作的療傷功效。「媽咪不在至今,差不多七個月,我沒停過工作,我從來沒有這麼勤力,我以前很懶,一年只拍一兩部劇,今年我拍完《喵喵星》,又接了另一部劇《迷》,現在拍第三部。理性上我接受媽媽離開,但感性上我未放得低,我需要時間,未知何時能放下。」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