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早寫港女難服侍

專欄
2016.08.06
2800

《遲來的春天》則來自打麻將的靈感。「有一次,我老婆的姊姊臨尾自摸,她一句:『嘩,遲來的春天!』我覺得這幾個字正喎,就記住,有歌適合可以用。」

他為當時的一哥譚詠麟寫描繪歡場女性的《午夜麗人》,遇上反對。「阻力不在譚詠麟身上,唱片公司製作人覺得走偏鋒,巿場上可能受到道德批評,打來叫我『執吓佢』,那時很痛苦,嘔心瀝血寫出來,別人可以撕掉不用,後來阿倫打來說:『我試一試。』不夠一小時,阿倫又打來說:『唱完!』不用改,阿倫保住這個胎,否則被人落了,阿倫很夠義氣。」

他為阿倫寫的《朋友》,裏面有八個字很重要。「『人生如夢,朋友如霧。』前面四個字很易明,古籍或許冠傑都寫過,『朋友如霧』的意思是,當你有權有勢有錢時,很多人想跟你做朋友,好像很大霧,視野愈來愈淺;但當你金錢權勢出問題,朋友所剩無幾,那幾個才是真正朋友。」

向雪懷的歌詞有不少這類入世的哲理,他替蔡國權寫的《用手走路》,早在八十年代已寫出現在甚難服侍的港女。「我唔高興,你躝都要躝過來。」

徐小鳳愛在星馬買布

向雪懷不但替徐小鳳填詞,更是封面穿波波裙等幾張大碟的監製。雖然他沒參與構思形象,但他知道波波裙的來源。「她喜歡去星馬買布,儲下來做窗簾,我陪過她去新加坡演出,演出完就陪她周圍去買布,她收集很多這些布。」

她在寶麗金最流行的一首歌是《婚紗背後》,向雪懷監製。「無綫梁家樹有齣劇出(《流氓大亨》),有一場戲在教堂行婚禮,我交給潘源良寫,第一個版本叫做《花車背後》,我跟阿潘說:『死人都叫花車喎。』他改了後更好,叫做《婚紗背後》,那一場戲梁家樹配合歌曲計劃怎拍,一出來很震撼。」

他替小鳳姐寫的《變色感情》,在周星馳《賭俠》中被加了粗口惡搞,變得更受歡迎。對於惡搞,他說:「小鳳唔嬲,我唔嬲。如果你改我的歌詞用來幫IS招募極端分子,我就嬲。」九一年發生波斯灣戰爭,向雪懷有感而發為徐小鳳寫了《文明淚》。「靠小鳳保住,我不敢預早給她看,小鳳到場我給她歌詞,她問一句:『你係咪想我唱?』我答係,她就說得,然後去錄。」

小鳳姐愛搓麻將,向雪懷說只敢替她「戥腳」。「她有時跟耀榮叔、肥姐打,我收工和她一起去,他們叫我打,我不知他們打幾大,我沒錢,總之不敢坐低。」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