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王志強.Shall We Talk

羅蘭鮑姐借錢度難關

專欄
2016.06.11
2.8k

但人生並非一帆風順,十年前她經歷人生最大考驗,從商的丈夫突然驗出患肺癌,她一邊要到醫院照顧丈夫,一邊要若無其事地回電視台拍劇,當時她沒告訴其他同事,經濟出現問題,跟她感情要好的羅蘭和鮑起靜知道,幸好得到她們幫助,能夠度過難關。

「羅蘭姐叫我Anna,我未結婚已認識她,我曾介紹一位世伯給她拍拖結婚,但她說不適合,做朋友好過做夫妻,羅蘭姐識我母親、丈夫和子女,關係很密切,我跟她說自己情形,她想也沒想,就給我二十萬。鮑姐也是,我打給她,她說只有五萬,幫盡我就這麼多。這些朋友真好,我跟鮑姐說:『可能我第二世才還給你。』她說可能前世欠了我,今生來還。當然我一邊拍處境劇《喜有此理》,一邊還給她們。」

丈夫走得很快,中年喪夫,浣儀姐的堅強,外人無法想像。「躲起來才哭,以免給孩子看到。細仔才十二歲,剛升中一,要顧着他們,丈夫的事已是定局,還要面對很多事情,又要顧着家庭,又要返工,如果無人無物,就會很淒涼。」

四個子女港大畢業

子女知道媽媽辛苦帶大他們,四個都很生性,現在有工作有收入,都有家用給她。「我定了,我用不用是一回事,起碼他們有個責任要給,兒子好叻,那天駁我:『我好乖㗎喇,我的同學都沒有拿錢給父母。』」

幸得這位虎媽,除了教導他們為人子女要供養父母的道理,不是要靠父蔭母蔭,絕非「成功靠父幹」,亦為社會作育英才。

大女在港大讀社工,現在做輔導邊青的工作。二女比較神奇,在港大讀醫療工程,專門研究醫療用的儀器。「我覺得幾好,前途一片光明,第三年無端端有一日打給我,說要去澳洲,我以為她去旅行,原來投考到港龍機師,要去訓練十五個月,我拿着電話呆了一分鐘,答不上話,我思想傳統,當然做專業最好,我又好驚坐飛機。」她十多年前坐飛機遇過事故,在空中全機艙沒燈沒冷氣,只見空姐推着車爭相走進去,事後航空公司的朋友跟她說:「你們執返條命,飛機噴火。」她自此害怕坐飛機,怎知二女想做機師,她反對也不行。「我愁眉苦臉,鮑姐說:『你不讓她做,將來有飛機飛過,她就罵你!』」現在女兒已做了多年機師,職級「三條」(副機師),訪問那天飛了去北京,男朋友是港大師兄,做飛機工程,浣儀姐說他們可能快要結婚。

三女兒是獸醫,她在港大生物科技畢業後,再到新西蘭進修。「她讀得好辛苦,在新西蘭跟我網上聊天,講到哭。讀完五年回來,在獸醫專業醫院執業。」

幼子兩年前也港大畢業,在商會做客戶關係。

自覺被無綫封殺

談起當年在亞視拍《穆桂英》,當年的辛苦是現在的笑料。「大熱天到北京拍大袍大甲騎馬戲,有一天在墳頭拍文戲,聽到自己心跳砰砰聲,心想:『千萬不要瞓低。』真係好恐怖,那天跟鮑姐談起,問她如果再拍《穆桂英》,她猜會怎樣?她說:『死咗囉。』」

她亦要感謝監製楊紹鴻常找她演出,粗略一算,她在亞視拍過八百集劇集。亦因為跟亞視淵源深,她相信無綫將她列入黑名單。

「好奇怪,有人說無綫外判晶哥(王晶)拍的《賭城群英會》想找我到深圳開工,但因撞正金像獎,我沒有接。分分鐘我拍了,遞上高層,未必能通過。」

浣儀姐大可享清福,但她始終喜歡工作,現在寧願多拍電影,不會像拍劇那麼辛苦,早前到馬來西亞客串夏雨的靈異電影,又剛為葉念琛的喜劇電影《我要發達》配音,應該中秋上映,未必是攞獎戲,但拍得輕鬆又開心。●

姜濤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