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坎坷過後有艇搭 周家怡

專欄
2016.05.14
2307

跑遍三個電視台

周家怡的身份比較特別,在無綫曾拍《火舞黃沙》、《花花世界花家姐》等幾十齣劇,可惜被放在可有可無的位置;離巢後在HKTV拍了話題作《導火新聞線》,人氣立刻飆升;現正在拍ViuTV《瑪嘉烈與大衛系列之綠豆》,周旋於林保怡和潘燦良兩男之間。她是唯一曾於這三間電視台拍劇的演員,有資格逐一作出比較。

「我娘家TVB要在短時間製作很多節目,三部機同時拍,很快,但不會那麼有生活感,演員工作時間長,但我多做閒角,不太辛苦,優點是似間學校,我遇到很多好監製,我學了很多東西出來實戰。

「HKTV很多編審和導演都是由TVB出來,他們想用較新的方式,王維基開了很多不同課堂,叫導演去上編劇堂,叫編劇去上導演堂,互相了解不同崗位,我也有上導演堂。

「ViuTV想測試觀眾可以接受幾多新的節目形式,我覺得很年輕、很有活力,什麼都試了才算,收視不用理,《綠豆》兩個導演以前拍廣告,沒有拍過電視劇,沒有框框,比較着重鏡頭和感覺,為了達到效果,很多時用長鏡頭,演員自己控制節奏,幾有趣,我喜歡這樣演戲,不會演到中途被叫『cut』,情緒好連貫。」

ViuTV沒有飛紙仔

無綫劇被指為「膠劇」,最常被恥笑的是劇中母親必定有句對白:「煮個麵你食。」周家怡說拍HKTV和ViuTV劇時,盡量追求合理和接近現實,例如《綠豆》中周家怡回到家,第一件事是先除鞋再踏入家中地板,非常像一般香港人的生活習慣,無綫劇甚少見到這樣的細節。

「ViuTV一天拍七、 八場戲,以前TVB一天拍十幾二十場戲,有時甚至廿幾場,那麼注重細節,產量怎能那麼高?我不是說哪種拍法一定好,但觀眾不斷進步,維持一貫的做法,未必是觀眾想看的東西。」

在無綫她已慣了飛紙仔,但有分場,明白每場主旨,只是臨拍前一晚才收到對白,對此她沒有投訴:「我訓練有素。」在HKTV拍《導火新聞線》則是收到全個劇本才開拍,她說演員最開心是這樣;ViuTV《綠豆》則邊拍邊出劇本,一集一集到手,不是臨前一晚飛紙仔,因是改編小說,整個故事脈絡已很清晰,她現時手上已有之後很多集的劇本。

這樣的比較,是客觀分析,周家怡對舊公司沒有恨意,她不是帶着怨言離開無綫的。

演「兔唇女」開竅

周家怡讀書時參加許愿的星工廠舞蹈比賽,做過兼職舞蹈員,伴黎明、李克勤、陳小春等出騷跳舞。畢業後報讀設計,但上了兩天課就發現不是自己想走的路,決定投考無綫訓練班,未夠十八歲,要母親陪伴簽約。

訓練班為時半年,第一部是在潘嘉德監製的《刑事偵緝檔案4》,差館其中一個CID。最初幾年,她都是演閒角,直至○六年《火舞黃沙》演「兔唇女」茅小琴,才有人注意,戚其義(阿戚)是其中一個給她較多機會的監製。「先在香港拍廠景,拍完一場,阿戚在看play back,我問他:『得唔得呀?』他冷笑一聲,說:『入咗戲再講。』就行了去。」什麼入戲她也摸不着頭腦,到了沙漠外景,她才體會到自己是那個角色、陳鴻烈是自己父親,戚其義指點她怎演繹,她才知什麼是過戲癮。「嘩,原來會心痛、會肉緊,演一個角色會有這些情緒。」

與佘詩曼談到天亮

她跟佘詩曼多次合作,由一起開工到一起玩,兩人變了閨中密友。「由《倚天屠龍記》(○一年)開始,我們兩個都是峨嵋派,她是周芷若,同一門派時常見面。阿佘是一個率直和有義氣的人,大家思想和看法相似,所以變熟落。我們時常拍戚其義的劇,收工後,通常吃宵夜,在將軍澳外面的大牌檔,好像中佬一樣,坐着吹水,一起看着天光,有時我們收凌晨兩時,可以傾到七點。」

傾通宵的還有戚其義等幕後人員,互相嘲笑,笑話中談演戲,不知不覺學了不少。

周家怡好玩又豪氣,她說喝酒是正常事,愛好威士忌,酒量和意志力跟佘詩曼不相伯仲。有說她和佘詩曼都剪短髮,平時戴粗邊眼鏡,樣子有幾分相像。家怡謙虛說:「我像她就好,她那麼漂亮,不過可能時常對着,動靜相似。」

因父親擔憂去讀法律

她在無綫開心快活,有段時間,父親卻為她前途擔憂,問她:「做二打六做到幾時?」建議她進修,她拍劇之餘,讀了個法律高級文憑。「爹哋有朋友開律師行,可以給我介紹工作。」但拿了文憑,她也沒有轉行,四年前決定離開無綫,主因是有人挖角,要是沒有HKTV的出現,她估計自己現時仍在無綫。「我沒想過做主角,由TVB訓練班開始,已接受裏面制度,幸好我每套劇都比以前多一點戲分,可能我沒有野心,一直做下去幾舒服。」直至HKTV開出挖角價比無綫高一半,並且有經理人,她才決定離開「母校」。「TVB的人很好,還囑咐我:『出去小心啲喇。』」

她在HKTV只拍了一部劇,那一部就擔正做主角,她回想自己很傻,得到好機會也不知。「開會時仍在想:『新電視台幾好,一個二、 三線角色,都開會開咁耐?』回家拿天書一看,第一頁就是自己,通常配角揭到好後才有我,才發現自己做主角,心裏罵自己理解能力好低。」

擔心要轉行徬徨流淚

劇拍好後,挫折才出現,王維基不獲批牌照,突然由開心變成徬徨失措。

「很大挫折,心裏想:『吓,命犯得咁緊要?』第一次做女主角,就發不到牌,做完一次就沒機會了?初時以為劇集也無法看到,所有事情叫停,連『毛片』也沒得看?很不開心。」

那段時間很多不同消息出現,她心情起起落落,去到最後幾次,已沒反應。「心想:『難道我要轉行?』好記得,經理人問我:『除了演戲,你還懂做什麼?』那時我正在坐火車上大陸拍戲,收了線有滴眼淚流出來,我發現自己除了演戲,其他什麼都不懂,以前讀過法律,背書而已,不是真的喜歡,很徬徨,積蓄快要用完。上到內地拍戲,叫做曾經做過主角,做回行行企企、沒有對白的閒角,在後面過鏡,頭兩天我有hard feeling,剛拍那一部所有人serve你,變回沒有戲做。但可能我算是樂觀,很快沒事,第三日已經很開心,行行企企就是我最多時間四處觀察的時候,我又未拍過電影,好正,可以站在後面看到很多東西,看看機位怎擺,百足咁多爪又開心返。」

自從那一次,她跟自己說:「我真的很喜歡這一行,很喜歡演戲,多點去試鏡,不愁沒戲拍,得嘅周家怡,慳啲使啦。」

更意想不到的是,《導火新聞線》在網上播放,引起極大話題,網民又喜歡她的角色方凝,讓她做了高登視后,該劇已拍了電影版,稍後上映。●

場地:如心艾朗酒店

馬國明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