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郭晉安丈夫有話兒

專欄
2016.04.30
2663

鄭嘉穎未想結婚生子

郭晉安和楊怡在《末代御醫》合作,去年他跟楊怡男友羅仲謙交談,覺得他已準備好成家立室。「去年參加新加坡頒獎禮,我跟他分享我和太太的相處之道,他很認真去聽,這個男仔幾有趣,外表看來頗『輕身』,但講到家庭觀念他很重。」

兩個男人對話,郭晉安分享為人丈夫的心得,又研究男藝人結婚對事業有沒有影響。「我跟他分享的是,我結了婚,仔女都有,我依然在TVB首五位,我覺得娛樂圈可以是一個開心的遊樂場,你是否樣樣都玩晒?還是只要玩幾樣就OK啦,不需要玩太激的過山車,要了解自己的擺位。我是一對仔女的爸爸,你沒有仔女,不會明白有仔女的感覺,有些戲我演繹到出來。」

至於他另一位老友鄭嘉穎,有沒有跟他傾談結婚與否的掙扎?「我跟他多數談打波、吃東西,可能嘉穎還未去到考慮結婚生仔那一步,如果他想,我和他很容易『啪』一聲講那個話題,他未進入這個思想。」

秘密結婚獲諒解

郭晉安○六年與Cindy歐倩怡結婚,今年結婚十周年,回想當時,兩人已一起七年,倩怡的青春歲月都給了他,尚欠她一個名分。「我責任感幾重,很多事情責任行先,我和Cindy拍拖很多年了,我覺得不結婚都得,但女孩子要有個保障,就找個律師,很簡單地排期舉辦一次婚禮。」

那次婚禮是瞞着無綫、經理人、傳媒和圈中人進行,在迪士尼酒店秘密擺酒只請親人,藝人朋友都沒有出席,一星期後度蜜月回來才對外公布。「我不懂全面照顧身邊所有人,擔心掛一漏萬,於是效法娛樂圈很多人都試過的方法,旅行結婚回來再通知大家。有一次跟志偉哥閒談,他說:『結婚不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是三個家庭的事,你的父母、太太的父母,加上你和太太組織的第三個家庭。』我覺得對,無論如何要照顧這三個家庭,他們是我們親人,以後有什麼事,我們一起面對,婚禮就請他們。朋友會祝福我們,他們一定明白,結果回來我第一件事通知TVB高層,樂小姐、陳志雲、Tommy(梁家樹)、珍姐,他們說:『得,安仔,你做什麼我們都支持你,我們完全明白,不用再擺酒請我們,好窩心。』」

太太小產靠信仰度難關

太太婚後減少拍劇,兩人準備生小朋友,一步步的建立家庭。「她開始對娛樂圈意興闌珊,想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想試一下有BB。」

最初兩年製造小生命不太順利,倩怡曾經歷小產,情緒如坐過山車,喜悅緊接失望,大上大落,埋怨、妒忌別人的感受有過,再重回積極,調養身體。「幸好我們有宗教信仰,知道生命來自神的創造,我們會等待,第一次沒有了,我們明白未是時間,祈禱吧,到第二次以為都可能沒有,有一晚她肚痛,有少少血流出來,懷疑好像第一次那樣,第一次是遇到類似情況,再去驗時,醫生說:『啊,沒有了,sorry。』第二次時,我們只能說:『算啦,祈禱吧,醫生說沒有什麼可以做到。』剛檢查完一星期,要再等三星期才去檢查,三個星期後去一check,心跳仍很強壯,再照超聲波等,我們知道,生命很頑強,要來就來。」

曾是怪獸家長

○八年他們迎接長子郭令山到來,一一年再誕下女兒郭以雅,因為孩子可說是得來不易,他由緊張的父親,慢慢學懂放輕鬆。

「每一步我們都未行過,我開始明白什麼叫做怪獸家長,有時不是自己想,現在資訊太發達,手機有個羣組,只要一個家長告訴我,自己子女做了些什麼,第二個又說自己都有做,第三個又說:『係呀,好嘢嚟㗎。』咁就自然發生。不過有了第一個小朋友之後,我們很快醒,為什麼忙碌得那麼厲害?有很多國家,小朋友通山跑,他們成長得好開心,我們是否要自己小朋友忙得咁緊要?四歲K3已補習補習補習,學業、音樂、體育各方面都有安排,結果當他考上小一之後,就將所有東西全部cut晒。」

兒子上小學一年級,入了一間很好的國際學校。「學校提醒我們很多事情,小朋友成長要什麼呢?這間學校沒有測驗,沒有考試,沒有比較,不知分數,不知名次,父母只知自己子女水平去到哪裏。」

阿旺幫助賺第一桶金

郭晉安結婚生子的時候,事業已有很好成績,當時已拿了兩次視帝,男藝人是否必然先有事業後有家庭?「拿了視帝對我事業有幫助,賺錢多了,廣告、登台、返內地拍劇,那時很蓬勃,搵到錢買到一個安樂窩,好像很穩定,演技被人肯定了,未來十年應該仍有人請我拍戲,不用擔心經濟,就有信心結婚。」

安仔第一次拿視帝,是○二年的《戇夫成龍》,第二次是○五年《阿旺新傳》,兩次憑阿旺得獎後,令他在中間幾年進入迷惘期,是否要演傻仔才獲得認同?能否走出瓶頸位?直到一四年在《忠奸人》演陰險的輪椅大狀,再次奪得視帝。

「只可以跟自己說,多做多演,我不揀擇,很多人以為我揀,『為什麼你拍的劇都那麼特別。』一套演跛子,一套演被人困在山洞十年(未播的《致命復活》),不是我揀,是監製認為我做到,挑戰我的同時,亦挑戰他自己,會有話題,有沒有人信好像安仔這麼善良的人,他會殺人放火?沒有人信就是一個好的反派,騙到全世界,Amy(王心慰)就這樣用我演了兩次反派,《與敵同行》和《忠奸人》,而且將一個反派發揮到,是現今時代的演繹。」

氣溫七度拍山洞戲

郭晉安現在拍的《致命復活》,說一個人被困在山洞十年仍能生存。「我開會時想,我一定不能,我會立刻死掉。」他在劇中要吃蛇、吃青蛙保命,拍山洞戲時,香港天氣最冷,只得七度。「我披着一件很薄的恤衫,褲全破爛,山洞一片骯髒,我入去拍了三個通宵,我冷到不知自己做什麼,還要咬一塊流血的雞腿,到時電腦特技畫成青蛙,一咬想嘔,油淋淋加好甜的血漿,一嘔就NG,那三晚通宵好辛苦,又要拍打戲,扭到腳又扭到頸,憑意志去完成。」

這些苦差,令他找回二十多歲缺乏的堅毅意志。「那時我意志薄弱,很易放棄,今日的我原來很強,當年我曾有機會但未盡力做好,現在我不會。」

當年他樣子酷似張國榮,很多人對他看好,但因未抓緊機會,其他人後來居上。「性格主宰命運,我沒有譬如劉德華的性格,因此不能有他們的成就,他們明白要付出幾多,才可得幾多,要成功一定要辛苦、要不睡覺,那時我只覺得不夠運,這個想法已經很大問題。今日我被人說是三屆視帝,拍出來的戲不見得人,相對就要付出多些,才能保住招牌,我是經過多年磨練,才有現在的性格,太年輕時不懂得想,但現在未遲。」●

化妝髮型:Bronte Wong 服裝:Ted Baker 場地:habitat(皇室堡)

鄭秀文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