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新婚蜜語楊怡

專欄
2016.04.16
1742

要學做太太精打細算

楊怡上月在英國古堡與羅仲謙註冊行禮及拍婚紗相,年底在港補擺酒,這個月來街上很多人稱呼她羅太,她大嚷未習慣。「我打冷顫,一聽起雞皮。我們年尾才有party跟大家分享喜悅,現在是適應期,所以我覺得自己仍是single,哈哈哈,過了今年我會適應到。」她不住笑,說結婚過程太快。今年三月跟無綫約滿,決定不續約,空檔期之中才想到結婚,剛巧跟羅仲謙又夾到兩人都有時間,就在旅行過程中找行禮地點,最困難是找婚紗。「要跟朋友說聲不好意思,我編個藉口要拍東西,要一些婚紗,幸好朋友沒有多問,順利由香港帶了數套自己滿意的婚紗到英國。」

她原先的計劃是這樣的:「諗住大家不知,影完回來才擇個大日子,跟大家宣布,日子未擇好,就被人公布了,我未有心理準備迎接大家的稱呼(羅太)。」她說現在仍與母親同住,在媽媽心目中永遠是小女孩。

生活上,她希望學好煮飯。「我識煮,但不擅長,我要學習精打細算,阿媽去街巿買餸,我好憎骯髒和濕,最近有一日,我叫媽媽帶我去街巿,我印象中仍停留在五蚊一斤豬肉,物價怎貴不關我事,我要去學講價。」

找到可託付的人

至於羅仲謙的責任,楊怡說:「我覺得男人應該承擔一頭家,他不用實質煮飯,在金錢和責任感上要有擔當。」她說跟羅仲謙相處下來,發現他有承擔。「我喜歡儲磚頭(買樓),外面有人問我樓巿跌怎辦,我只輕描淡寫帶過;但回到家,我跟他說:『死啦,我驚供不起那幾層樓。』他會說:『唔怕,我會在後面支持你,唔使驚。』你不會希望樓巿真的跌到見底,然後他給我一『嚿』錢,有時是那種生活的承擔,有事發生時,原來身邊有人support你,會定好多。」工作上,例如簽不簽約,羅仲謙都會給她意見,他鼓勵她選擇自己想走的路。

她說謙仔性格有兩面,給外界感覺「花」是一面,但另一面是懂得長遠打算,常給她中肯意見,令她感受到他成熟的一面。

令她感受最深的一次,亦是令她現在談起仍忍不住哭的一次,是她姨母過身之時,當時她去了台灣探羅仲謙的班,無法在母親身旁幫忙處理事情,楊媽媽要在深圳和香港兩邊奔波。

「我身在異地,接到這個消息,很想立刻返香港幫手,但又不能,人已『發茅』了,媽咪一個人頻撲,我很內疚不在她身邊,又很不想立刻離開台灣,回去面對生離死別,不斷打電話問人怎算好,但他(謙仔)很冷靜,跟我說一定要回去,然後打電話到大陸叫人訂酒店,上網訂車,安排全部家人住在醫院附近,其實做的事很簡單,但那種支持很大,很感激他幫忙,所有家人都能夠陪伴我姨媽走最後一程,那一刻很感動,我不懂得跟他說『多謝』,但內心知道找到可託付的人。」

嘆丈夫「出賣色相」

楊怡在羅仲謙身上學到遇上緊急事情要冷靜,不過她也同意謙仔有頑皮、「花」的一面。「做這行的人頗情緒化,他也是,可以霎時很開心,可以霎時很失落,他可以想法很成熟,轉個頭又可以像個細路仔,很多面,做這行應該這樣。」

但她則要為他澄清,他雖然像「花」但不愛蒲。「初識他時,他的活動範圍是做gym、拍劇、回家、做gym、拍劇、回家。」

她眼中謙仔的優點是懂得討長輩開心,對待姨媽姑姐像自己家人。「他外表優勝,樣子吸引人,長輩一見他就說:『好靚仔呀你,嘩,好大隻呀。』我一見就嘆氣:『唉,又出賣色相。』」她也明白做藝人「桃花」亦即異性緣、觀眾緣很重要。

她和羅仲謙拍《On Call 36小時Ⅱ》時認識,卻不是因被他的靚仔樣吸引。「我是個很踏實的人,我跟他認識,純粹傾偈開始,我們同月生日,相差兩天,同一星座,話題傾得來,我們都不是『一撻就着』的人,有句話對:靚仔無本心,要時間觀察。」她說那套劇拍完後仍未有男女朋友的感覺,是後來慢慢發展的。「我相信他說的話,我相信他為人,從他說話談吐,我覺得他是可信的人,不理外面的人所說,我應該用自己眼去看、用心去感受,聽得太多會被人蒙蔽,時間可證明一切,我當時這樣跟自己說,腦裏有存在過疑問,但沒有停留,去試試吧,因為做這行很大壓力,跟任何人一起,都有很多不同說法。」

一起斬除荊棘

楊怡比羅仲謙大五年,她認為沒影響。「初時有想過,他在鏡頭前和跟別人談話,真的頗像大細路,嘻嘻哈哈,背後其實都有靜態的一面,其實有時我都覺得自己是小朋友,沒想過比他大幾多,事實上幾年不是很大的差別,很多藝人都有這樣的case,這幾年歲數差距在我們之間完全沒有隔膜,有時他比我更懂得思想,有時啦,但有時不是,他是很好的學習和提點的對象。」

外界間中對楊怡或羅仲謙有些不好的評論,造成傷害,他倆會互相鼓勵。「我們提醒對方不要被這些評論打擊倒,因為有太多人採取觀望態度去看我們,我們目標一致,不要被這些評論打擊我們關係,否則我們就輸,始終沒有人知行到最後是誰,但我們盡量去行,沒人敢說就算結婚之後可以行多久,但只能講,條路在這裏,不要理身邊有幾多負面事情發生,這些荊棘一定可以斬斬斬。」

婚禮全程催眠自己

對婚姻,楊怡年輕時尚有設定期限,但一年一年過去,已由失落變成隨緣。「以前會想,死啦,過了廿五,死啦,過了廿八,仍然未有着落,點呢?計劃也沒用,今年為什麼有這個念頭?只是今年合約剛滿,時間容許,自己接這個『job』來做。」

英國天氣不穩定,時常下雨,他們到達利茲城堡時整天放晴,感覺是天也送上祝福。穿上婚紗時,她感覺很不真實。「拍照時,為什麼我覺得好像跟人影婚紗相,好像一個job,我很不習慣,全程心態是:『快點啦,影完未呀?』身邊不斷有人說:『你不是做job,開心啲啦。』不斷催眠自己,他也是一樣。到儀式進行時,覺得臨時演員(家人)反應很好,總算辦得不錯。誓詞很長,唸得很不暢順,好緊張,擔心戒指掉到地上,又擔心聽不清楚英文,整個過程很多蝦碌,不過是開心和感動的。」性格爽朗的楊怡,完全想不起英國婚禮的浪漫和感人位。

返港回到真實,現在要計劃年尾婚宴,首先要和羅仲謙及場地夾期,現在仍未有定出好日子,色彩主題等等下一步再定。●

馬國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