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王志強.Shall We Talk

喜歡你現在的樣子林嘉欣

專欄
2016.03.19
4.1k

十五歲瞞着父親離家

林嘉欣說自己年輕時很大膽,從不懂得害怕,十五歲離家,獨自由加拿大到台灣娛樂圈找機會。

「那時心態覺得加拿大很悶,假如再留在那裏,可以預見未來十年會是怎樣,想有個變化,可能和在單親家庭長大有關。」她在溫哥華出生,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香港人,爸媽在她八歲時離婚。

「很想『洗牌』,由頭來過,太多事情不愉快,我童年時學校班上沒有人父母離婚,我應該是第一個,時常轉校,很不穩定,我會問『點解』,有些反叛,很想有好大轉變,所以我沒有跟爸爸說,自己一個走了去台灣。」

第一年在台灣,她完全沒有跟父親聯絡。「我怕他在電話叫我返去,我就立刻返去,我覺得我要嘗試做些不同的事,後來我跟寶麗金簽了唱片約,拿着第一張大碟,返加拿大垂着頭見阿爸,他將唱片掉在一旁,將我攬住,那一個擁抱,我才知爸爸對我很着緊,我們感情變得更加好。」

明白不是靚女就行

之後她在台灣的發展並不如意,因與經理人發生合約糾紛被雪藏,靠做兒童英語補習教師維生,最窮時戶口只剩百多元,明知爸爸疼自己,也不回加拿大。

「不忿氣,小時候習慣被人讚漂亮,但因雪藏的那五年時間,很直接讓我知,漂亮不代表一切,這是好事,一件那麼真實的事實發生,如果成績太好,我有可能會覺得高高在上,台灣的合約完結後,我來香港時很明白,不是靚女就行,知道要好勤力。」

香港打開一道門,讓她找到一個新世界。她在台灣出過唱片和拍偶像劇,但未接觸過電影,來港第一份工作,是拍許鞍華的《男人四十》,是她第一部電影。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日在電影的拍攝現場,咁大個女,我終於做到一樣我好想做的事,我感覺到我的血在發滾,sensation好強。香港絕對是我在事業上的轉捩點,我在台灣捱了八年都不行,來到香港,給我這個機會,是小寶爾冬陞,他是《男人四十》的監製,他看了我拍張學友的MV(國語歌《情書》),周圍找我,所以我飛來香港試鏡,就這樣進入了電影圈。」

張國榮貼心照顧

她以前拍過台灣偶像劇,記得道具桌椅好像空心,在車上睡、吃飯、換衫,一天趕拍十幾場,感覺很差,電影相反,由開會、試造型,到現場,感覺很真實。「我演中學生,但未曾在香港讀書,拍攝前他們給校服我平日穿,安排我跟戲中的同學去唱K、傾偈、去茶餐廳,給我體驗香港中學生做什麼,當時我廣東話不純正,剛巧很多年輕人有懶音,他們覺得很貼切。」

《男人四十》未上映,公司又安排她去見哥哥張國榮,看看是否適合拍下部戲《異度空間》。「哥哥說:『不如我們試一場戲。』是我們在診所的第一場戲,我好緊張,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張國榮,一位巨星喎,這件事太癲了,第一個take我做得不好,哥哥好明白,他花了十五分鐘讓我休息再來,我心想這位是Leslie,再做不好我會殺死自己,第二次就OK。」

哥哥見她人在他鄉,對她特別照顧。「他叫我去他家飲湯,知道我聖誕新年沒地方去,叫我去他家的派對,我明白他為什麼叫『哥哥』,他像個哥哥很疼身邊人。」

嚷着返加拿大不拍戲

《男人四十》令她成為炙手可熱的新人,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和台灣金馬獎都各自拿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我記得拿完金像獎,我跟小寶爾冬陞說:『我要返加拿大,我不拍戲了。』我的電影經驗開始得太美好,之後很多戲找我,我舊公司不會推,我覺得好難應付,又覺得變了質,對自己很不滿意,我沒有任何訓練就入了電影行,應付不到角色會很自責,愈來愈不開心,小寶聽我說要返加拿大,都有好幾次,我時常說只喜歡做戲,一要做多餘事我就會好煩躁。最慘是知道自己應付不到,但人人都拍晒手掌,會覺得莫名其妙,處於一個好危險的狀態,咁都收貨?你會知道是時候要去學習。」

後來她跟詹瑞文學戲,拿了十萬元獎學金,向公司請假四個月到巴黎上戲劇課,亦因為在劇場的課程,她認識到丈夫袁劍偉,他以前是廣告導演,最近首次執導電影,是太太林嘉欣和張學友合演的《暗色天堂》。

助丈夫拍成電影

《暗色天堂》改編莊梅岩的舞台劇《法吻》,林嘉欣和丈夫看了兩次。「我先生讀電影編劇,想嘗試拍成電影,他選角時,我說:『你千萬不要因為我們的關係,而覺得要用我。』他說寫劇本時想着我。」

嘉欣看完劇本覺得男主角很適合張學友,但丈夫一句:「鬼唔知咩,但沒有這個預算。」剛巧張學友請嘉欣拍MV,她就抓機會跟學友講故事,她有份做說客請學友演出。「學友在平安夜打給我,說喜歡劇本,我尖叫,這是前年聖誕最好的禮物。」

張學友也有份成就這部電影,就是請楊受成投資。「他基本上除了是演員,也做了監製的角色,楊老闆很好,說:『嘉欣你演,好,我開啦。』我答應演自己丈夫的戲,擔憂的是知道的事太多,不夠集中,跟以往單純演戲不同。其中一個景很重要,但因budget不夠要cut兩日,以前我不理,變了又想幫他慳錢,無形中有壓力。因為跟導演關係太親密,臨拍前,我幫自己做心理準備,不要干涉太多。很開心,我們沒有吵過架,每日只想着怎樣處理得更好,令我們感情更加堅固。」

與張學友的二十年緣

那幕與學友的車廂「法吻」戲,林嘉欣笑:「學友說:『今日不是吻嘉欣,吻導演都得㗎。』我們都很清晰,沒有討論,埋位就知,赤裸不在那個kiss,是在感情上,戲中我當學友是一個仰慕的對象,但突然見到他最醜陋一面,到他侮辱我,趕我下車,我要令他好難受,那個情感很赤裸。今次跟《男人四十》不同,他知我演出很即興、很不穩定,有就有,無就無,有的時候他就跟我對戲,拍了我也不知。相隔十四年,以前我看不到的,現在知道怎樣玩,可以像互相拋波互動,感激他信任我。」

林嘉欣跟張學友的緣始於九六年,當時他們都是台灣寶麗金歌手,她在學友《情書》MV中演出,間接又令她後來被爾冬陞看中請來拍《男人四十》,很多很多事,就像自有安排。

她做了五年全職母親,去年才重回影圈,深覺演技不同了。「以前演出很不穩定,有時拍了三部戲,才有一場戲感覺『just right』。停了五年,結了婚又生了兩個小朋友,有一定人生經歷,再拍戲才可以告訴自己每一場戲都過到自己那關。」●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