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金剛不壞之身

專欄
2016.02.20
2299

扮靚仔「屎」梗

金剛在台灣高中畢業後,入了髮型屋做助手,掃地、倒茶、洗毛巾,剛開始學洗頭吹頭,其中一個客人是模特兒公司負責人,問他有沒有興趣拍廣告,開始走搞笑路線拍電視廣告,沒工作時只得等,期間在便利店打工。

「曾經試鏡十次,一個廣告也接不到。」半浮半沉之際,接拍校園劇如《麻辣鮮師》,做了一陣子偶像劇演員。「拍完第一部劇,有三個月沒工開,銀行戶口剩下最低金額:一元,要問朋友借錢,那時五百元台幣,對我來說,嘩,好多呀!要好好用,買隻雞,買包米,用二百多元,在家裏煮飯,吃一個星期。」

經理人覺得他可以「跑通告」,上綜藝節目玩遊戲,在台灣也是可行的藝人路線,要玩得、癲得、反應快,輸了大懲罰是常識,金剛吃過釣魚的沙蟲,台灣節目尺度比香港寬,放低底線,為觀眾提供娛樂是生存之道。「我這類型要扮靚仔『屎』梗,我好清楚,玩反應,玩遊戲要放。心得是什麼?一兩個point,能夠令主持人或全場都笑,這就夠了,如果句句都好笑,加埋就不好笑。」

頻頻參與遊戲節目後,金剛就沒拍劇。「在台灣,藝人拍劇,綜藝節目就不找你,覺得你的腦變蠢,我都同意,拍劇久了人會呆。」

收入下跌三分二

靈活鬼馬,造型獨特,都是搞笑藝人的秘技,金剛天生鬈毛,高中開始已剷陸軍裝留鬚,由入行到現在沒大轉變。

那時他屬TVBS,樂易玲到台灣揀蟀,為香港的TVB8頻道選藝人,看中金剛和另一台灣女藝人莎莎。「莎莎不想來香港,我覺得男人沒所謂,試一試,不成功可以回去。」

他正處於最多通告之時,一個月收入十多萬台幣(三萬多港元),無綫要他兩星期內出發,風險頗大。「我只曾轉飛機經香港,過來是想拍電影,沒想過做主持。」怎知做了一個很少香港人看的TVB8頻道主持。「只做一個節目,一星期開工兩日,沒有朋友,語言不通,整個人很徬徨,收入跌了三分二,現在回看,覺得自己『巧』勇敢。」

第一部劇是監製黃偉聲找他拍《學警狙擊》,讓他在劇中講國語。「電視台的人才知有金剛這個人存在,點解有個台灣佬在TVB劇講國語?這個人咁奇怪?」上《獎門人》做嘉賓玩遊戲,令他如魚回到水,做回最擅長的老本行,跟着在李添勝《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演日本軍官,知名度就大增了。

廣東話進步就要返台灣

金剛其中一位伯樂是曾志偉,獲提攜做《獎門人》的獎老。「曾志偉好放心讓我去做,我做嘉賓時,我聽過他說我識玩,成日搵我做嘉賓,第二年就做獎老,我知道自己位置是什麼,他不會多講,是默契,他讓我在節目中講古仔,給我很多機會。」

金剛其中一個賣點是講廣東話好笑,曾志偉曾提點他不要學講好廣東話,保持獨特口音是上策。「他說我廣東話不可以進步,發音變標準的話,就要返台灣,我話盡量啦。但到現在好難,其實真的進步了。」他說沒辦法出鏡時扮歪音,部分是自己的懶音。「例如『mao』(無)問題易講,標準的『無』要刻意講,大家聽得明就得囉,『巧巧食』也是,講得標準『巧』辛苦呀。」

至於香港女性相比起台灣女性有什麼不同,他有一個看法。「我們台灣人有個詞語,叫做『眉角』(台語),會看環境去做人處事,例如一班人吃飯,我的台灣friend的女朋友,會自動幫手拿東西,但我看到香港的女孩子,會坐着不動,這是『眉角』的問題。」這牽涉是否懂得人情世故,金剛現在有個香港藝人女友陳蕊蕊,他搞笑說不便評論自己身邊人,只談普遍香港女孩特質。

初戀女友大六歲

金剛給人感覺花弗,他強調自己十八歲才初戀。「『mao』拖拍呀,追十個,十個都唔鍾意我,個個女仔都鍾意小生,高高瘦瘦那些,《鐵達尼號》里安納度那個樣,高中三年,每年平均追三個都失敗。」第一位女友是比他大六歲的姐姐,朋友介紹。「她追我多些,拍了只有幾個月,她覺得我應該好好讀書,快要考大學,我很不喜歡讀書,放假當然去玩,她覺得我不上進,跟我分手。」

來香港前,他數一數,曾有五、 六個女友,他鍾情的女性都是大眼睛長頭髮辣妹,每個維持一兩年,他自問算專一,情史不複雜。來港時,他還有個女友留在台灣,逐漸因為分隔兩地感情變淡。

香港觀眾認識金剛後,感覺他時常去蒲和溝女。「其實不是,我不喝酒,我被影到去蘭桂坊飲酒次數很少。我在節目給人印象口花花、撩女仔,不這樣做不好玩,見到靚女叫『阿嫂』、『老婆』,效果好嘛。其實是形象,最多只是口花花,不是傷害女孩子,沒有錯。」他笑,未有固定女友前,自由度大,在朋友聚會的地方,女性覺得他好玩,頗受歡迎。至於蕊蕊為何被他吸引,他說是「靚仔」。「以前的女友說過:『你有型,有自己味道。』」

想和阮小儀開餐廳

現在金剛另一吸引力,是有事業心,與阮小儀拍檔的《街坊廚神》拍出名堂,開始進軍食品業,去年與喬寶寶代理大閘蟹。

「天氣控制不到,大閘蟹是季節性食物,九月至今年一月天氣熱,很多人不想吃蟹,去年底只冷過兩次,我十二月還穿短袖衫,令我學到很多東西無法控制。公司蝕了,我們都好努力,當吸收經驗,今年再來過。」

另外又開了生果檔,金剛說自己的角色是生招牌,負責推廣。「果欄半夜才開,我時常回公司開會,開到天光。」

《街坊廚神》令他獲益良多,對飲食由「唔精食到精」,變成「嘴刁」,他考慮過與阮小儀開台灣美食餐廳,但一想到舖租比天高,立刻打消念頭。「做來只是用來交租?我們兩個都驚。」

年輕時是貪玩的搞笑藝人,年紀大了,在事業上有更多擔憂。「做藝人很被動,除了這行,最好多方面發展,演藝事業能做多久沒有人知,做生意可以學習另一個行業的運作,多一個人生經歷是好事。我今年三十五歲,再不努力一些,四十歲快來到,自己會驚。」

他希望演藝佔八成,生意佔兩成,加起來整個事業有「十」,比較有安全感。是否有結婚打算?「現在未是時候,等我事業等各方面ready,不知幾時,才會去想。我努力工作,只是想父母、妹妹、外甥生活好。」●

許志安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