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你的戲劇 我的人生韋家雄

專欄
2016.01.09
3627

十三歲賣點心

寫韋家雄,不得不談他哥哥韋家輝,因差不多全港觀眾都在電視劇看過他們的家事,例如《新紮師兄》系列。韋家雄笑着談童年苦事:「我們兩兄弟很好彩,人生閱歷豐富,做演員也好些,哥哥做劇本創作,材料有血有肉。」

《新紮師兄》中梁朝偉的父親劉兆銘,就是韋家雄爸爸,跟另一個女人走了,丟下他們全家不顧。「童年時住華富邨,二伯公死時留下一筆錢,爸爸開了間塑膠廠,十歲那年,家裏發生巨變,爸爸搭上工廠一名女工,不再返來,問他拿一元都難。那時華富邨租金百多元,媽媽也交不起,要搬去租金八十元的紅磡山谷邨,屋裏沒有廚房廁所。」

十三歲,他每天上學前到酒樓賣點心,凌晨三點就要起牀,走路去做兼職。「第一件事入廚房,用鏟將地上麵粉污迹清除,然後背起一個大托盤,要是遇上不好的廚房師傅,將最重的糯米雞、盅頭飯放上去,我細細粒背得很吃力,辛苦得哭了。」有一次學校要交費,家雄到爸爸工廠拿錢。「他好忍心,開張支票給我,第二天就要交,即是玩我。」

叔父經營《龍虎豹》

韋家雄談自己成長經歷,激動得眼泛淚光。「我沒有家庭溫暖,媽媽負那麼大責任,唯一管教方法是打罵,我有段時間不肯回家,寧願睡在公園長凳,到十七、 八歲,未試過擁有一張牀,最好只擁有過一張短梳化,長期瞓地下。」

《義不容情》裏黃日華一家由公屋搬居屋,就是韋家雄、韋家輝的寫照。「我哥哥買一間居者有其屋,最後一刻趕去,攪珠抽到的心情一樣。有一場戲劉嘉玲搬去一間屋,樓上有人狂跳發出噪音,完全不講道理,正正是我們和媽媽樓上的一個住客。」《新紮師兄續集》中的孻叔周潤發,求劉兆銘給他一份工作,劉兆銘裝作經濟不好拒絕他,這個弟弟後來發達,劉兆銘反過來求他,輪到周潤發拒絕他。「現實中我家也發生一樣的事,我阿叔求我爸爸在工廠做個啤工,爸爸不准,幾絕情;後來我阿叔辦了本雜誌,叫做《龍虎豹》,發了迹,我爸爸去求他幫他工廠周轉,我阿叔不肯幫他。」韋家輝將家裏真事融入劇本,描寫人性深刻,感染力極強。韋家叔叔後來購入《天天日報》,亦因理財不善破產,韋家雄見盡各種戲如人生的巨變。

父親臨死見最後一面

他坦言憎恨父親,九五年左右,當時他已在無綫拍《真情》,突然收到一封信,是父親那邊的女人寄來的。「話俾我聽『你爸爸就死』,叫我和大哥到醫院看他,那時我們不知老竇變成什麼樣子,找遍大房看不到他,看到牀位號碼正確,但牀上的人不像老竇,好像一個小孩子,後來才知,他所有錢被人騙了,為了生活做的士司機,患了糖尿病,最後切了對腳,見到他時,他已雙目失明一段時間。那時我沒有難過,對爸爸沒有感情,也沒有怨恨,反而看到因果,你拋棄家庭,走上這條路,給我和哥哥妹妹那麼困難的環境,但我們的路行得幾好,媽媽也過得很好,你拿了最好的東西走,背棄了我們,下場竟然是這樣,突然領悟到什麼是報應。」

父親和另一個女人育有兩個兒子,名義上是弟弟,但韋家雄跟他們未見過面,「弟弟」透過短訊表示想相認。「我不是不想認,但實在沒感情,好像街邊陌生人,沒有再聯絡。」

靠自己填飽肚子

韋家雄半工讀至中學畢業,做過麵包學徒、電芯工人,後來跟朋友製作電影和廣告道具,做過燈光、攝影、助導,拍過林青霞以東方不敗造型拍的廣告,開始演戲是因為報考亞視訓練班。「那時正在做廣告攝影師,見到演員在鏡頭前很開心,覺得前途較好,做自由身攝影師有八百元一日,訓練班月薪三千多。」

哥哥曾在亞視做高層,但他沒有撻朵,經一般途徑入行。「第一套做主角,又做了幾年二打六,戚其義先生找我演《戲王之王》,和江華、呂頌賢三個主角,播出時走到超級巿場,看看有沒有人認得我,個多小時都沒有人認得,證實這間電視台沒有人看。」

他離開亞視後,碰到戚其義,拉他加入無綫,《真情》裏傻氣的「大力」最受注目,由始至終,他在影視中從沒靠韋家輝的幫助。

「兒時經歷告訴我,想吃一樣東西要靠自己,放學去街邊零食檔幫手刨冰、洗碗,這樣做就可以免費任吃,人必須靠自己,才得到方法填飽肚,靠別人沒有生存能力。」

三次生意失敗

他又相信,冥冥中自有安排,在無綫發展不如意,曾多次出入,○三年開一個名為「32.com.hk」的網絡生意,比阿里巴巴更早,可惜時機不合失敗,損失十多廿萬,生意上他和韋家輝有合作,那次哥哥蝕得多一點。後來他再次離開無綫創業,首先做保安方面的生意。「怎知滑鐵盧,因為不認識,只用耳朵聽人講,結果蝕光廿多萬。過程中認識了一個有煙花牌照的老闆,做成了幻彩詠香江的倒數活動,負責當中的LED屏幕,公司發展下去,走出一條路,做了世博、奧運中的LED工程,又認識了日本的合作夥伴,怎知日本東北大地震,日本夥伴結業,我們受牽連,一切化為烏有。這次蝕了很多,如果計整個資產發展有八位數,賣了大陸一間廠等等,但實質沒有蝕,因為原本是賺回來,不是真金白銀從自己袋裏拿出來,好像一個夢。」

當時他需要找份工作,戚其義找他返無綫拍《4 In Love》,接着是《金枝慾孽貳》,一直到《梟雄》,拿走了最佳男配角,總算順利。

自己寫劇本做主角

多年來總是做綠葉,他說總有氣餒,但心理已調節妥當。「有一晚凌晨回去拍尾場,沒有戲做,見不見到都成問題,心裏不高興,但突然想到,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享受呢?能夠一場戲都做到比其他演員更加生猛,給觀眾更深刻印象,朝着這個目標去做,不要像以前執着戲分多少,心情愉快了很多。」

做演員很被動,演戲以外他希望拾回自主,現在與楊明等開電腦特效公司,內地劇《無心法師》中的打紙人,由他們公司負責。來年他計劃拍網絡電影,現正寫劇本,已有內地投資方。「自己行到一條路出來,我就可以做主角,自己主導。可能不成功、觀眾笑,起碼我試過,人生這樣已足夠。」●

馬國明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