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落入凡間的男神林德信

專欄
2015.10.03
4675

失戀學瑜伽

香港觀眾很早就認識林德信,他一歲在父親林子祥《最愛》大碟封面出現過,白白胖胖,之後他在香港、英國、美國加州三地成長。「我在三藩巿出世,很快回到香港,四、 五歲返三藩巿,十歲到英國讀寄宿學校,十八歲在洛杉磯讀大學,畢業後留在當地五年,○五年返香港。」

林子祥給香港歌迷的集體回憶,就是林德信的童年經歷。「我八五年出世,八八、 八九年爹哋開最多演唱會的時期,記得細個時常在紅館看他開騷,他連續開廿幾晚,嘩,我差不多成個月在紅館玩,好開心,晚晚見到dancers咁靚,我好鍾意走去鼓手那裏,坐在他大腿上,他捉住我兩隻手打鼓,即是演唱會時我負責打鼓。」

阿Lam在樂壇的點滴,在林德信的小小心靈埋下喜愛音樂的種子,但他那時太害羞,沒跟父親表達想做音樂,更不敢說要入娛樂圈。

他在洛杉磯的大學讀文學,畢業後做瑜伽導師,其實是受母親吳正元和外婆影響,因她們兩位在美國都教了多年瑜伽。

「我第一個瑜伽班是媽咪帶我去做,上完高溫瑜伽班好辛苦,沒有再去;後來讀大學時第一次和女友分手,很不開心,需要一種運動幫我醫治自己狀況,想起那間瑜伽教室,有些人失戀會去跑步,不知何故我想起瑜伽,做了一個星期好有幫助,就此愛上了,考牌做導師。」

想做窮藝術家

他全職教瑜伽時,身無分文,窮得一天只吃一餐。「我有五年時間,每天教兩堂,每課一個半小時,另外自己上一堂練習,每天幾小時在高溫瑜伽房,沒有換衫,穿着一條三角褲,又不可以吃東西,因為不能飽肚做瑜伽,五年來每日焗幾個鐘桑拿,只吃一餐,但很開心,覺得自己很健康。」

不要以為父親和繼母都是歌星,就是開靚車、出入高級餐廳,他當時收入緊絀。「自己計過一星期至少要教十堂,才夠錢交租,在LA開車未必有錢入油,車上儲起一袋散紙,去到油站有五元,就入五蚊油。」

那時他的世界有瑜伽和音樂,和朋友夾band,在網上改個名字Felix Fish發表,唱的是不太主流的hard rock,他自己寫英文歌詞,歌名是怪誕的《性的食人族》(Sexual Cannibalism),造型則是留鬚和長髮,比一向風格獨特的阿Lam更特別。「我自小想做藝術家,有小小天真,心想平日可以教瑜伽,周末和朋友夾band、寫歌、錄demo,過着這樣的生活,以為一個藝術家要好窮,回想起我很幸福,不用照顧家人,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回港入行因為錢

他說自己的音樂算少人喜歡,歌迷大多是朋友,去酒吧開騷,捧場的都是朋友和auntie,在美國做音樂成名的過程很慢,一定要捱。在LA過了幾年自由自在的生活,決定回港入娛樂圈,原因很現實,他說:「我也不想認,要搵錢囉。有一年回來,去了一個演唱會,碰到一個導演,他想找一個男孩子拍廣告,我那時留長髮和留鬚,他一眼望見我,說就是要我這種look,拍了這個相機廣告之後,收了人工,望住張支票,收入多過我在美國教一年瑜伽,嘩,我問你啦,你會怎樣揀?」

回來首先要適應的是剃鬚、剪短頭髮、扮靚仔。「香港對靚的定義,跟美國不同,我都要變。在外國,很少人會讚別人靚,我由小到大從未聽過別人讚我靚,所以返來有少少不慣,時常聽到別人說:『你好靚仔。』」

其實林德信少年時是肥仔,身形像個波。有一年葉蒨文給《明周》刊登家庭旅行照,相中林德信十多歲,小胖但可愛,女同事看見他就說這個少年應該很多女孩子追,林德信聽了覺得驚訝。「沒有喎,我大學才開始拍拖,細個沒有女朋友。大學女朋友對我不好,第一次拍拖好失敗,可能性格不適合,不過我delete了那段回憶,只記得好唔開心。」

演殭屍日日收利巿

他返港後,有錄歌出碟,可惜樂壇萎縮,拍戲反應比較好,最近在電影《死開啲啦》擔正,演一個契了觀音的百年殭屍。「導演梁國斌想玩我,第一日開工就要我瞓棺材,在一個地盤掘了個大窿,我就瞓入面,那天我病了,整天攤在棺材入面,不用郁動,可以休息。」喝洋水大的半唐番拍鬼片演死人,覺得最有趣的是天天開工有利巿收,拍完兩個月,袋了不少額外收入。他總結在戲中他學了很多,拍完像上了一個訓練班。「以前拍MV和拍廣告只注意鏡頭靚唔靚,現在才注意到何謂戲。」

林德信與父親有另一無形連繫,就是阿Lam廿多年前也演過殭屍,片名《一咬OK》,與關之琳合作。「我細個好鍾意睇,很好笑,記得有首主題曲《似夢迷離》,爹哋那麼多歌,這首很好聽,是他自己作曲的。」更特別的是,《死開啲啦》攝影師正是當年《一咬OK》的攝影師。「他說那時拍你爹哋,廿幾年後就拍你。」

林德正未必知得很清楚,他母親吳正元在七十年代是一位有型女演員,皮膚黝黑,在電視演過國際刑警,亦曾在一部單元劇《七女性》露背演出,打破電視尺度。

林德信入行初期拍《喜愛夜蒲》,已演過牀上戲,他說這些反而易做。「易過有情緒的戲,親熱戲只是動作,不是真的親熱,和打戲一樣,和拍檔夾出一種效果。要哭難度高好多。」

與葉蒨文常吵架

林德信的妹妹April曾經在希臘和男友一起開小旅館,過了幾年優哉游哉的生活,現在已回港工作,籌辦在九展開的「鬼佬音樂會」,而且已結婚生。

「爹哋媽咪年輕時走一些與別不同的路,爹哋和我一樣在英國讀書,然後在LA教人打網球,教了五、 六年回港做音樂;媽咪在LA附近讀大學,之後回港拍戲,接着做唱片公司管理。他們兩個都像藝術家,給我們很多自由,去找自己喜歡的東西。我讀完大學,去做瑜伽,爹哋有少少不明白,為什麼讀完四年去教瑜伽,但他都支持。」

早前他參與內地真人騷《我不是明星》,環球唱片安排譚詠麟驚喜現身撐場,阿倫給他的意見是要跑步練氣;另一集又有林子祥、葉蒨文一起出現。「那集我原本請沙麗,後來爹哋一起來,我唱歌時他們在後面跳出來,我完全不知。內地真人騷要搞到好感動,其他參賽者都有哭,我個人冇乜表情,監製成日投訴:『你可不可以做少少戲?』眼濕濕少少啦,我都感動,但我有時不想表達內心的東西。」

林德信像林子祥一樣內斂,不太擅長表達自己,這方面阿Lam和林德信肯定血脈互通,甚至在音樂方面,阿Lam也甚少給他意見,反而葉蒨文較多。

「她第一個意見是要我剃鬚,她以前一見我留鬚就尖叫。沙麗強調要練唱歌的exercise,有介紹我用一個CD裏的練習做熱身。」

葉蒨文在家中是管家,他成長階段中,Sally管他比阿Lam嚴很多,少年時想買iPod聽歌,沙麗會訓話,學生不要太奢侈,買walkman不行嗎?當然,最後她都心軟買了iPod。「我細個成日和她吵架,我爹哋媽咪給我很多空間,她就調轉,另一種方式,管得很多,我們兩個都屬牛,別人說兩隻牛會相撞,我們有這種化學反應。」●

牛脾氣

林德信愈說愈細聲,很難想像他頂撞高音的葉蒨文。「當然嗌交她一定贏,她不會放棄,她可以『哦』足兩日都不停,直至我投降。」

原來林德信也有牛脾氣。「我是一個很有自己意見的人,如果你的意見,和我心裏的意見唔夾,可能我不會大聲表達出來,但你會知道。」

至於他的緋聞女友松岡李娜,不用他大聲表達,他承認父母都見過對方,目前是「一個很好的朋友」,這就夠了。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