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郭鋒不老

專欄
2015.07.11
3216

白衫白褲布鞋,打扮很年輕的郭鋒,坐在設計學院大樓的欄杆上,精神奕奕,他喜歡接觸年輕的創作力量,拍網上微電影,遲些演漫畫改編的舞台劇,王維基HKTV正在播他的戲,《惡毒老人同盟》個個主角六十以上,一班演員加起來有一千歲,應該是給老餅看的吧?但概念不老,他演一位老男娶嫩妻的阿伯,有牀戲,因為不舉要食偉哥,還有北上尋歡的劇情,內容頗踩界,老而不保守。

他就是不喜歡暮氣沉沉,離開無綫,他是第一屆訓練班的師兄,經歷過五台山的黃金歲月,看着電視行業由草創到巔峰到走下坡,他不忍心。

HKTV的自家製作播到最後幾套劇,九月後就沒貨,尾聲三劇都有郭鋒,他跟王維基的合約已結束,問他王維基成功還是失敗,他說:「我覺得他成功,他說:『法律大、政策大,還是特首大?』他能夠揭開一個人的面紗,好直,招某人忌。」

郭鋒無約一身輕,剛跟朋友到橫店視察環境,碰到很多無綫亞視的舊同事,香港影劇何去何從,郭鋒也在找。

一男子為害不淺

郭鋒一二年由無綫過檔HKTV,簽約三年,拍了八齣劇,現已約滿,HKTV的製作快要播完,前景未明,他對王維基這位舊老闆仍讚不絕口:「他是成功,如果他開了台,做做吓變了某台獨大,他就失敗;以前無綫成功,我覺得現在失敗。」但有些劇播至結局都被批評是膠劇?「因為剛開始都是無綫班人過來,遺留少少膠劇,後來拍的好得多。唯一可惜是沒有收視,我們有句慣性口吻:『如果這齣在無綫播就好,爆硬,四十點都有。』無綫收視墊了廿幾點慣性在底,現在的劇廿幾點都慶功,唔知醜。一男子為害不淺,即使無綫高層由計數佬領導,點貪錢,如果有公平競爭,都要同你砌,人力物力財力都有,政府縱容獨大,有什麼辦法?」

他加入HKTV第一部劇是《驚異世紀》,他直呼找回以前的愛和尊重,以及井井有條的工作環境。「開工作會議,有齊劇本,camera man都開會,計劃好怎做,到拍攝時好認真。劇中演員手錶的時間,王維基check晒,劇情說下午開會,個個手錶要校返正,就是害怕別人批評,PA個個影低相,稍後要連戲,這就是尊重這個行業、尊重你的出品、尊重你的製作。」

衝入廠罵導演

他形容後期在無綫的景象,有些同事日接夜、夜接日,沒時間睡,劇本飛紙仔,演員不知劇情前文後理,唯有採用中性演繹,不求精益求精,只求沒有出錯。

「我在無綫都有很多工作,好感激,但每拍完一場戲,由廠出來,個個同事都滿口怨言:『我就嚟黐線喇!』怨氣太重。」為什麼會出現,古裝劇皇帝講英文:「同朕再check吓」?「拍到演員傻了,零六三零,零六三零,公司制度壓縮得太緊要,不讓人休息,做到hae晒,日積月累下來,大家無心機,一人行少一步,見到聽到錯誤也不出聲。」

令郭鋒這些資深演員增加不滿的是,經理人制度的出現,公司有所謂「親生仔女」,沒有簽經理人的演員,連開工拍戲的時間表都不公平。

「零五開工,只拍一場,要等到下午兩點才再拍,親生仔女可以九點開工,我們遷就他們。『Sorry,阿邊個不夠休息不行,你就一就啦。』」搞錯,rundown這樣編我,不是一兩次,鑊鑊咁編,你叫我斷六親呀?我需要休息,遷就晒親生仔女,我明,他們幫公司出去剪綵宣傳,公司收錢嘛,我們丟埋一邊,演員忍不住寫紙投訴,有人要孭鑊,就這樣投訴來投訴去,整間公司怨氣沖天。管理層和製作部有斷層,溝通很差,好像現在香港,愈來愈撕裂,互相unfriend。」

郭鋒試過一早開廠,只拍一場,要在飯堂等男主角先拍,等到按不住怒氣,衝入錄影廠罵導演。「火都嚟埋,上面panel嚇到閂埋門,監製趕回來安撫。」

有如監犯生涯

很多演員談到八十年代拍劇,也是晨昏顛倒,累到在街邊山邊睡覺。「那時公司尊重演員,你真係辛苦,高層過時過節來探班,問候慰勞,某程度上每個演員待遇都公平,間中請食餐飯,二線三線都有得去,覺得受尊重。」後來慰勞食飯取銷了,變成私底下吃飯,即是奉承和埋堆文化。「對公司沒了熱誠,覺得備受冷落和欺凌。」

他這樣形容TVB拍劇的生涯:「好像在監獄,日頭一早出來『揼石仔』,跟住返廠織藤椅,沖個涼食個飯,返倉!明天一早剪草,日日如是,日頭外景,夜晚返廠,我感覺就是這樣。」

郭鋒是無綫第一屆訓練班畢業,由七十年代開始看着無綫的轉變,管理問題逐漸浮現,他離開TVB前,曾對一位高層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某大姐入了來,開始有管理層,坐冷氣房,之後就有這些問題。以前管理好直接,監製就是監製,編導就是編導,PA就是PA,不是打雜。現在編導做PA,監製做編導,不知所謂。監製給另一班不明物體控制,是公司董事,是行政控制,製作和行政不協調。」

找回創意和尊重

郭鋒在HKTV拍的劇,他開心找回創意,尊重製作的精神。「《驚異世紀》玩特技造型,少了很多『講唔講都得』的對白;《導火新聞線》每集有中心點,帶落下一場戲;《惡毒老人聯盟》姜大偉、元華、郭鋒、白彪、黎彼得、李楓、馮素波,個個演員年過六十,應該是香港首次,編劇不想拍歌舞昇平的結局,橋段『接地氣』,老人都有老人家的問題。」

郭鋒的角色老夫少妻,因為不舉,應付不到太太的需要,要去嫖妓重振雄風,一般電視劇避而不談,這部劇將這些現實橋段用黑色喜劇方法處理。「一班老演員有傾有講,互擦火花,將舊時代的歇後語加入對白之中,『溝渠都起浪』等等;《少年班》我演校長,廿幾個小學生演戲,也是香港電視業首次。王維基講明,在學校拍戲,不可以粗言穢語、除衫、給學生吃零食,日日在民生書院拍,午飯膳食三餸一湯,要給他們吃營養餐,發現違例即炒,可見工作認真。千多個小朋友挑選幾十個出來,先來《導火新聞線》看我們拍劇學習,那些小朋友好串,常說:『我們專業㗎。』」預計九月播到最後一部HKTV劇《夜班》,郭鋒都有份,光榮告別。

再演牀上戲

跟HKTV約滿後,郭鋒有空跟太太歐陽珮珊到大馬放假休息,以前他曾到馬來西亞電視台拍劇,順道在當地買了物業。

郭鋒有個綽號「郭大俠」,因歐陽珮珊曾演中年黃蓉,觀眾把郭鋒當郭靖,其實他未演過這個角色。他七一年考入無綫第一期訓練班,之後跳過槽去麗的,許紹雄、郭鋒、劉緯民,人稱三劍俠,又叫做三個叛徒。

他在麗的拍過很多主角戲,但都未能留世,因菲林在大火中燒光。他最近在《惡毒老人聯盟》有牀上戲,要跟廿多歲的女演員劉依靜親熱,他說很累,手臂撐着身體,以防令對手感到不舒服,撐足一晚手臂也麻痺。他在無綫幾乎沒拍過牀戲,只記得麗的時代做過占士邦,劇名《AKJ》,和幾位靚女主角躺在大圓牀上。

當時歐陽珮珊初入麗的做花旦,和郭鋒演情侶,之後一部《無語問蒼天》,兩人演啞巴。「日日以眼神交流,咁就死火嘞。我時常同後生仔講,緣來不可擋,緣走不能強求,好多化妝、工作人員都不看好,猜我們四個月就散,因為我幾百厭,不是壞,那個年代我這樣玩法,已算是浪子,潛水、打獵、旅行,十幾廿種嗜好。」但很多人跌眼鏡,他和太太廝守三十八年。

「她忍得我,我鍾意潛水,我帶她去龍蝦灣、小棕林,自己背氧氣樽落水,她坐在沙灘,一等幾小時,她很有耐性,我後生唔定性,都知自己疏忽,唔好意思,咁都忍得,我好佩服她。」●

鄭秀文 馬國明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