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愛得肉緊任達華

專欄
2014.12.27
3448

任達華在酒店大堂走過,一批批人走來要求合照,他很有耐性一一應付,這位好好先生對妻女、對家人、對傳媒、對影迷出名友善,如果周潤發是民間特首,任達華起碼做到民間司長,民望長期處於高位,負面新聞極少。

「讓人快樂是很開心的一件事,不要求回報。我昨天在內地,吃飯時很多人要影相,剛巧我和朋友在談正經事,朋友問:『你不覺得煩嗎?』我說能夠令人開心,我都開心。」

他口中的太太琦琦是「豬豬」,女兒是「BB」,句句感受到他愛得肉緊。「我以為自己是嚴父,原來嚴不起來,一見個女就什麼都OK OK。」

常有人說任達華是大業主,世界各地擁有不下三十個物業,他說喜歡買樓是因為愛家。為了照顧妻女,整年在各地拍戲,一年只有數個月留在香港,但他愛香港愛到死,明年踏入六十歲,他說:「我不打算退休,歸老會在香港。」從酒店房望向維港,他深深嘆了口氣,很肉緊地自言自語:「香港真係好靚好靚。」

想拍巡警故事

任達華剛和經理人公司續約,他擁有內地巿場,條件當然不俗,他指一指手錶,已做了逾廿年代言人,公司和品牌都視他為一哥。

拍戲之餘,他繪畫和攝影,盡量令工作和生活平衡,經常見他旅遊,很少聽聞他做個不停,或游手好閒幾年沒電影面世。「去到一個惡劣環境拍戲,盡量找尋一些生活樂趣,在天津拍戲,地方很大,每天開工要坐個半小時車,回來又要個半小時,加上拍攝每天要十六小時,當地零下五度,晚上還要拍淋雨戲,但不要緊,給我一部跑步機,放在房間,拍戲之餘我就跑步,一邊看電影一邊跑,幾開心,這段時間屬於我自己,我不介意拿一萬元租部跑步機,租一個月,自己尋找工作以外的調劑。早前在台灣拍戲,拍完戲在酒店附近找到一間細小的咖啡室,望向街外,有空就在那裏看雜誌,有時在台北東區逛逛,看看打扮漂亮的人。」

二○一五年他的大計是再次擔任導演,去年為李碧華鬼魅系列自導自演其中半小時的《鬼夜》,他對導演工作感興趣,現在手上有兩個劇本,一部是警察戲,另一部是愛情戲,遲些開會決定選哪一部。「我想拍一部關於巡警的電影,講警察每天在街上巡邏發生的故事,這些 好看,他們最前線,最接地氣,最能夠反映香港城巿地貌,香港變化太快,是時候要拍了。」

世界各地擁有三十個物業

任達華很愛香港,同時在世界各地置業,包括紐約、倫敦、新加坡、北京、上海、台灣、泰國、印尼都有屋,據說擁有不下三十個物業,但他不是炒樓,而是在不同地方建個家,讓自己和家人可以到處居住。「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像香港那麼好,自由、法制健全、基建又好、安全,我會住香港、上海、廈門、英國、維也納、新加坡,我住英國的原因,是在那裏學習更多其他文化帶來香港,我不會退休,歸老會在香港,香港海港實在太美。」

他在印尼一個小島也建了別墅,讓太太和女兒可以到那裏放假。「我一生人都鍾意望海、看魚,我四、 五歲時,老竇在家中有個大玻璃缸養魚,這是美好的童年回憶。當時爸爸當水警,我們一家住在警察宿舍。家很狹小,二百呎左右,要用屋外的公廁,十幾人共用兩格,爸爸在這麼小的家都養七彩神仙魚和種花,所以我對花園也是特別鍾情,我現在香港的家及外地的物業都有花園,要不是也有露台,對我來說是必須。」

北京他有一間屋,春夏秋冬他會更換掛畫和牆上的攝影,冬天就掛上夏天的綠色,夏天就換上雪景,畫和照片都是他的作品。「露台鋪了很厚的木頭,香港潮濕不可以,北京可以。」

很多人說任達華買了很多「磚頭」,是大業主。「因為我愛家庭,一個家很重要,如果你對自己的家沒有承擔和愛,對不起,你個人好極有限,有家才有愛。」

女兒面前當不起嚴父

女兒Ella剛十歲生日,任達華也做了十年父親。「我學多了的是尋回自己童真,陪她玩時、陪她聊天時,我做回一個小朋友,這個快樂形容不到。我前天跟她談天,我告訴她爸爸以前成績最好的是生物、地理、經濟、幾何,幾何幫到我繪畫和攝影,我帶她到處去旅行,就是讓她認識地理。」

女兒未出生前,他希望自己做一個嚴父,不可以過於放縱孩子。「冇得嚴,以為可以,結果我做不到,看見這個小天使,我嚴不起。和我幻想反差很大,我無法say no,不過我個女很乖,她說:『我都要學daddy飲食那麼健康。』當然她有些東西不吃,蘋果會食,奇異果不吃,因為酸,讓她吃橙,檸檬她不吃,我就加蜜糖,唉,沒辦法,見到個女就什麼都OK OK。我晚晚都和她wechat,通過視頻聊聊天才去睡,否則我心掛掛,她時常都說『no bye bye』,不准我收線,時常要談半小時。」

女兒繪畫給他看,他大讚畫很不錯。「畫個森林,綠色都用七八種綠,綠之中加些粉紅做葉,創意很好。」

安排二人世界獎勵太太

他以前常說太太琦琦像小女孩,未生孩子前,他總說琦琦仍要人照顧,搭飛機時常忘記帶護照,或在機場遺失行李,他把她當成女兒,未適合做母親。有了女兒後,他就說像要照顧兩個「」。「現在一樣,你可以想像我有多忙。我繼續做太太的隨從,她購物,我做搬運,沒有變,我當做運動,照顧這個『女』幾得意。陪她到倫敦行街,挽着三大袋廿多對鞋,替她挽得很辛苦,回到酒店聽見她說,這對鞋買給媽咪,那對買給爹哋,對對買給不同朋友,她是為身邊人忙,對朋友很好,辛苦也值得,女兒親近她,也會學到她的善良。

「有時女兒上學,我會帶太太去旅行,去英國或者泰國,去幾天休息一下,好彩婆婆幫我們看着女兒。琦琦辛苦的,主要由她照顧個女,要很早起牀,她樣樣親力親為,睡眠不足。」他和琦琦結婚十七年,仍重視二人世界,希望安排多些兩口子旅行給太太當獎勵。

被譚家明拍到嘔白泡

任達華離港拍戲時,深知琦琦留在家中照顧女兒之苦,因他母親也是一個女人捱大他三兄妹。十一歲那年,他家裏發生巨變,任職水警的父親,被精神病的同僚開槍打死,全家頓失依靠,靠救濟金過活。

「從那時開始,學識幫屋企買菜煮飯、拖地抹窗,原本母親做的,都要一手一腳去學,可以說是一夜長大。」

那時他住灣仔軍器廠街警察宿舍,每個月一號,駱克道的小童群益會派奶粉和麵包,他就會去排隊,最記得罐上印「美國人民贈送」幾個字。每逢星期三政府派糧,他又會到跑馬地領糧。中四後要交學費,他每年到荷李活道《華僑日報》申請津貼,他明白窮孩子長大,背後有很多無名的人伸出援手,物質可能不豐足,但社會並不無情,他不想窮家孩子只懂怨別人。

有一天他看到廣告徵模特兒,他天生高大,去報名立刻獲聘,第一個是百事可樂的廣告。「做模特兒的好處是即時出糧,讀書時吃飯也不夠錢,養自己就靠做模特兒。」他哥哥任達榮跟爸爸的路,當了警察,退休前官至警務處副處長;任達華則由模特兒轉做演員,第一部劇在無綫拍譚家明的《CID》,譚家明說任達華那時不懂演戲,但很搏命,叫他在斜路跑上跑落,跑到幾乎嘔白泡,任達華感謝一開始就遇上這位出色導演的訓練。之後他在《家變》演同性戀,成了他一個陰影。「令全港人識我,但好大挫折,那時大家都不接受同性戀,在街上被人罵,只好垂低頭。」

任達華演過無數角色,最深入民心的仍是警察,包括得獎的《PTU》,由《CID》到《PTU》,雖然他沒有像父親或哥哥一樣當差,但演藝事業已為警察這個行業加添了不少色彩。●

鄭秀文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