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鄧智堅專訪1】反叛少年獲拯救 突破童顏限制扮老人笑翻枱

本地
2022.11.29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127faaea-9e11-4143-9b81-9babe65f6472

剃了鬚,頭髮梳回貼近年紀的型look,做回四十歲青靚白淨的童顏演員,這是現實中的鄧智堅。
他憑《下流上車族》林敏驄老友細孝一角彈出,在台慶有三項個人獎提名:最佳男配角、飛躍進步男藝員、最受歡迎電視男角色,其中最佳男配角呼聲最高。
「有網民叫我智叔!」是既驚又喜的讚賞,驚的是輩分年齡未免過高,喜的是被視為廖啟智接班人。
鄧智堅是演藝學院高材生,舞台劇經驗豐富,可以跨年紀、跨性別、跨物種,演一些跟他本人完全不同的角色。
他自稱少年時反叛,中四留班,以致有點自閉,直至愛上演戲,才學懂與人相處,「是戲劇救了我。」感情路上,時常幻想自己是戲中男主角,送別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的愛人後,崩潰痛哭……現在的他單身,仍在尋找幸福。

帶私伙拖鞋試鏡

鄧智堅出身於舞台劇界,近幾年因疫情工作量少,今年在急接的情況下拍了《下流上車族》,快拍快播,反應出奇地好,並獲提名三項個人獎及兩項團體獎,整個過程很神奇。
細孝一角原本由韋家雄飾演,對方因檔期問題易角。「開鏡前兩三個星期找我,而且不一定用我,要先試戲,那時我剛巧沒工作,留了少許汗毛,角色好像年紀大啲和粗豪啲,casting時就留鬚,摷亂個頭,造型上做點工夫。」他還準備了私伙拖鞋,演出在林敏驄家中睇波一幕,這個道具很重要,令監製印象深刻。
他試鏡後即日獲通知OK,一星期後造型,一星期後開鏡,時間非常急趕,沒想到,突然接拍一部戲分不少的劇集,由試鏡到播完大結局,不足九個月,喜出望外獲得超好反應,網民都想重頭認識鄧智堅,整個星途急轉彎。
「這麼多年的演藝生涯,我都有做好準備工夫,這個突如其來的喜悅,我沒有措手不及,有諗點approach角色,和怎樣跟驄哥建立默契。」

沙田屋邨仔

鄧智堅在沙田公屋長大,對屋邨街坊、「哈比族」人物一點也不陌生,他演孝叔時用的聲線,混合了他由小到大接觸的親朋戚友原型。
劇中他在林敏驄家中洗頭,交代他借錢搞生意,暗喻他洗濕了個頭,當中的趣味令觀眾看得開心。林敏驄喜即興爆肚,或將對白跳來跳去調動,鄧智堅覺得像波來波往。「以往舞台劇有即興情景的練習,令我不太驚佢,仲幾好玩。」
在舞台劇界,很多演員讚鄧智堅轉數快,與林敏驄合作難不倒他。
有兩場,他覺得驄哥幫他演戲。「有很多場戲他打我,有一場他拿着斗零踭高跟鞋,鞋跟很尖,一敲下來,我和兒子家嫂驚到臉都紅晒,最緊要保護雙眼,這是真反應,驄哥好像很百厭,其實他幫緊我哋做戲,胡鬧中看到溫情。」
另一場,他和林敏驄坐在球場傾心事,回憶年輕時如何認識,為什麼肯借錢給細孝,因細孝救過他。「沒想過驄哥講講吓眼濕濕,我當時也很感動,但我又想起我的角色是麻甩佬,不會太感性,窒一窒才繼續再講,剪出來又呈現到,是兩個麻甩佬的真實友誼。」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演藝學院破例取錄

鄧智堅是演藝學院高材生,拿過不少獎項和獎學金。不過他報讀演藝的過程並不順利,當時他本來已獲取錄,到校務處註冊時,職員突然說要「hold一hold」,原來他中文科不合格,要徵求高層意見。
「我還可以做什麼?於是寫了三封信,一封自薦信,保證我會補考中文,我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學合格,只是長題目寫字慢,答唔切而已;另外中學幫我寫一封推薦信,沙田話劇團幫我寫一封信,最後破例收我,幸好那時鍾景輝做院長,是他臨退休前一年,我永遠多謝King Sir。」
另一方面,母親反對他讀演藝。「她說:『唔好讀,我唔會幫你交學費。』因她覺得讀演藝沒有前途,讀緊的時候,亦同我講:『考個van仔牌,將來旁身之用。』『俾你讀,是讓你還心願,別打算出來都做這行。』」
幸好爸爸幫他交學貴以示支持,他才驚覺爸爸其實很疼他。「現在回想起,學做戲即是學做人,愈接觸得多劇本,愈接觸得多角色,會細想自己怎樣成長過來,就懂得調節跟身邊人的關係,現在和家人關係很好。」

剷光頭黐鬚尋找戲路

和鄧智堅演藝同班的有朱栢康,王祖藍是高兩屆的師兄。「覺得很多師兄師姊很高不可攀,高我三屆有白只、張繼聰,去廁所經過走廊,他們就在彈結他jam歌,祖藍以前讀京劇出身,把聲好勁,也是個子矮小,但戲路很闊,再高一屆有梁祖堯,演喜劇悲劇都得。」
因他個子矮小瘦削,加上孩子臉,最初時常演小朋友角色,後來知道難被選中演小生,試鏡時選些極端的角色,例如老人家,跨越年紀最大的一次演一百歲的國王,剷光頭、黐鬚,就被選中了。
「演出時控制台人員笑到翻枱,不知他們笑什麼,事後他們說我很有喜劇天分,慢慢愈演愈多喜劇。」
可說喜劇選了他,喜劇演員都有一種悲劇底。

化妝髮型:Joanne_StarryAvenue

場地:Angel & Devil(觀塘)

0393f1c0-3974-4db9-84f3-006bd7f0cf69

憤世嫉俗的重讀生

鄧智堅形容自己雖然在公屋長大,但因為是家中孻仔,有點少爺仔脾氣,會在家中掟嘢,得不到想買的玩具,會在街上站着不肯走,是一個固執又易發怒的小朋友。

「媽咪希望我入港大,做乜師物師,小學日日放學去補習社,其實很想去打波,我的身體在補習社,但腦袋在想,看完武俠片,如果我識輕功,會跳出去打交。」

可能因為外形,他成長時總有種自卑感,喜歡學習,但不擅於考試,因為成績不好,中四那年重讀。「做repeater,這個稱呼很難聽,人生有什麼慘得過做repeater?重複舊年的東西,今年劇本跟舊年一模一樣,很不開心,小息時上去升了班的同學玩,不跟新同學玩,可說自己排擠自己,是我的固執:『我大你哋一年,有代溝。』」

重讀對性格也有影響,他不喜歡打開內心跟別人溝通。「我試過在社際戲劇比賽,寫了個劇本,叫做《活在煩惱中》,這個小朋友可能有少許抑鬱傾向。」

機場送愛人喪喊

亦因為戲劇,鄧智堅被拯救出來,暑假期間他參加校外戲劇活動,認識了學校以外的人。「戲劇一定要和其他人接觸和交流,很重視團隊,演過戲之後,我就愛上了話劇,聽別人的故事,原來很多人屋企好大鑊,我的煩惱不算什麼。」

感情世界中,過去拍拖都不算順利。「年輕時希望愛情戲劇化一點,演戲時無法演偶像劇小生,現實中當然要演偶像劇男女主角的悲痛,當你吸引這些負能量,不開心的事情就會找你。」

他的初戀無疾而終,那是中學時代。「我是有點嬲,那位女同學說要專注讀書,我有嘗試再找她和再追求,但都被冷落和拒絕。」

後來一段感情,他願分享少許。「她去澳洲working holiday,我知她何時出發,臨出發前,我想跟她見面多些,那時剛出來工作,收入未穩定,都搬出來租個地方,希望那半年跟她相處多些,後來她半年後要走,在機場,我自己上演偶像劇一幕,望着她一刻會笑,她一走,我就喊,挨在欄桿上抖顫大哭,我現在做唔返,那刻我知道,她飛走之後,感情就沒了,真的是告別。」

但他補充對方現在很幸福,所以恭喜她。至於他自己呢?「努力緊啦。」

難忘與蝦頭畸戀

演藝畢業後兩三年,鄧智堅認識甄詠蓓和詹瑞文,獲聘在他們的劇團,專做喜劇,跟泰臣翟凱泰、蝦頭楊詩敏做同事,做了全職劇團演員,一七年泰臣介紹他到TVB拍趣劇節目《最緊要好玩》,又在關於廣東話的《粵講粵㜺鬼》創作搞笑角色火水哥,並兼任訓練班導師,他編、導、演、監、教、配音不同範疇都有觸及,多才多藝。

愛情戲方面,他說自己因不是小生材料,以往演過的愛情戲大多是畸戀。在舞台劇《潮性辦公室》,他和蝦頭的戲相隔十多年仍有人說難忘。「去到加美,都有觀眾說看過YouTube上這齣劇,我和蝦頭有一段戲,她是女上司,我是男下屬,我已結婚,她有些空虛寂寞和凍,時常叫我:『入一入嚟我房。』我話:『我入咗嚟喇。』有不少調情對白,很騎呢但演得很開心,今日IG仍有網民留言給我:『你入一入嚟。』」

鄧智堅在電視以外跟不少前輩合作,在王菀之音樂劇場《First Date》和吳鎮宇演對手戲。「戲中我要教吳鎮宇溝女,是否很沒說服力?我要演他好兄弟,『Yo』一嘢拍落去就拍落去,演完戲當然很尊重這位前輩。」

黃子華是他仰慕的表演者,「他透過舞台劇認識我,叫我拍《乜代宗師》。每日開完工他都說:『今日辛苦喇。』當時他知道我剛加入TVB,關心我在電視台工作適不適應。」

TVB嘥咗鄧智堅?

鄧智堅有十多年舞台劇經驗,編導演皆能,加入無綫時,當然有反對意見,有人甚至認為浪費了他。

「我跟自己說,我是一個新人,我做了十幾年舞台,如果我不變化一下,很快會到樽頸,市場不淘汰我,我都想淘汰我自己,機緣巧合入了電視台,是讓人認識的機會。」即使他今年拿飛躍進步男藝員,他亦覺得沒不妥,因他覺得自己的確是電視台新人。

J2台創意創監C君很賞識他,讓他和朱栢謙等一起監製節目《就算得你一個觀眾》,請素人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最後以舞台劇形式當作禮物送給親人,這個節目亦獲提名最佳資訊及專題節目。

TVB冇嘥咗鄧智堅,他敢這樣說。

c482b391-4cf2-468e-915d-c85a695d09f1

姜濤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