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倫永亮專訪2】林憶蓮借出屋企幫拖 幸有林振強幫手改形象

本地
2022.10.26
撰文:王志強攝影:伍敏慧

cec6f85b-deee-4be0-abb6-724a0b91294f

當年倫永亮那太前衛和西化的表演方式,在當時的廣東樂壇甚難定位,他學Michael Jackson跳舞唱《午夜蜘蛛》,唱片反應甚差,似乎無法再做歌手,幸好華星話事人黎小田很好人,將他留在幕後,讓他替梅艷芳、羅文、呂方等作曲,因此有《烈燄紅唇》、《乜都拗》、《每段路》等hit歌出現。

他記得很清楚,第一次見梅艷芳的場合。「中午飲茶,有草蜢、胡渭康、蘇永康等,阿梅來到,我是最新那個,阿梅坐在我對面,跟我說:『男仔在台上唔使點郁。』她可能看了我在電視上跳舞,後來談起來,她發覺我認識很多六十年代國語時代曲,如《南屏晚鐘》等,我小時候媽媽有聽,我們因此有共同話題。」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林憶蓮借出家居

他感恩自己際遇不錯,遇到不少幫他的人,梅艷芳提出跟他合唱《心仍是冷》,年尾拿走金曲獎項,推出《鋼琴後的人》大碟時,林憶蓮借出家居讓他拍封面,屋內很多花和花瓶,還有款式古典的傢俬,照片拍得漂亮;林振強幫他寫歌詞,塑造斯文有音樂修養的定位,朱祖兒替他買眼鏡,原來他正在戴着的眼鏡,來自九四年大碟《心田》,朱祖兒買的。

梅艷芳的三點式

「做每個行業都講際遇,剛巧某個時間、某個環境,認識可以幫你的人,這些就是機會,要make sure把握機會,別人叫你作曲,不要一個月後才交歌,碟都要出了,若干年之後,要懂得感恩。」

他時常跟梅艷芳出埠做演唱會,他家中有張珍藏照片,阿梅穿三點式。「我記得在馬來西亞沙巴,演唱會的人逗留遊玩,有些人滑水,有些人潛水,我陪阿梅在泳池旁坐,她影我,我影她,我都好多肉,我影完她,她說:『我話俾你聽,倫永亮,這張相任何人都不能看,見光你就死。』我很尊重她,現在仍收藏在我琴房。阿梅介紹佛教信仰給我,有一次出埠登台,我們在機上坐在一起,她講足六、七小時,令我很有興趣認識,她對佛理很了解。」

早前電影《梅艷芳》上映,片中並無倫永亮一角,他說完全不介意。其實阿梅後期的音樂事業,倫永亮與她合作緊密,阿梅最後一個演唱會,倫永亮擔任音樂總監,《梅艷芳》導演梁樂民開拍前曾向倫永亮搜集資料,他如實提供意見。「她錄音會遲到,阿梅有個格言,她問我:『你想不想做大牌?大牌不會準時。』她說得很認真,要make sure其他人已到,才可以出現,怎樣make sure?派助手去看。」

他欣賞梅艷芳演繹歌曲的感情直接,甚少矯飾,最值得學習的是義不容辭幫助人。「年三十晚她去向露宿者派毛氈,最好笑有人將毛氈丟回給她,這些是我們相處時的笑話。」

葉德嫻愛獨居

倫永亮有不少好友,很多是已減少幕前演出的天后,一位是葉德嫻。「她是那麼好的歌手,當然希望她快些出來唱,不過她好像很開心,一個人獨居。」另一位則是林憶蓮,他透露對上一次兩人見面,是農曆年前。「她請我吃飯,她弄很多菜,我唔變肥豬都唔得,我一定要很小心。現在她不是躲起來,每個人一定要有時間留給自己,一定要有自己空間。」

過去兩年多疫情,將倫永亮的工作模式完全推倒,以前他接演唱會做音樂總監,要用三個月寫譜和度橋,然後開騷,緊接就是出埠巡迴,又三個月籌備,年復一年就是這樣過。「疫情期間工作量變零蛋,有一排我都幾down、好擔心,但沒辦法,那時我日日去行山,領悟很多事情不到我們控制,時常說放下,就是感恩那一秒仍在呼吸。」

做學生

倫永亮近來報讀港大校外進修課程,他選讀一些比較深奧的佛學,一星期兩晚用zoom視像上課,要做功課寫文,不過倫永亮總是惹笑,他說成績非常差。「有一科我拿D,還有C-,都幾低。」

陳潔靈以前也有修讀港大佛學課程,原來是倫永亮介紹她去讀的,但倫永亮縮沙沒讀,Miss Chan Chan先去讀,領悟力很高,成績很好。「我又跟常霖法師學打坐,網上課堂;這兩年練返琴,以前要開演唱會才練琴,疫情沒演唱會,只是抹抹琴,現在比較有心機練,練琴亦可以很禪,看着手指郁動,郁對還是郁錯呢?很多想法萌生。」

跟倫永亮做這個訪問,先解剖音樂人,再談到音樂路途上遇到的好事,善良的倫永亮體現好人有好報。

髮型:Jam Ng

化妝:Ellen Tam

 

19637822-4523-4863-806e-b7b1e2b65dab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