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圖安.安哥隨意煮

陳圖安:白糖糕

專欄
2022.09.30
撰文:陳圖安

9cccf07f-e1d2-401f-b96c-0da3bfb23fe3 a3482299-f528-4d34-9f94-d780d7a671b0

事緣在腦海中閃出一道白光,隨即便出現白糖糕的模樣,久違了的兒時美點縈繞在心頭,其香氣與甜味,一直沒法忘記。

執筆前,總是有點提不起勁。過了兩天,內心非要買件白糖糕不可,仿如寫生作畫,要對着景物才能勾劃塗彩。在哪裏可以找到、買到它呢?

那夜睡得不寧,半夢半醒。日上三竿,雖然電腦仍開着,只是寫了白糖糕三隻字。不知怎樣,我想起東方小祇園齋菜舖,便打電話問:「請問你哋有冇賣白糖糕?」,對方答:「我哋冇賣白糖糕,你可以去粥店試試!」那溫婉有禮的聲音,給了我重要提示。

隨即走到街市粥店:「有沒有賣白糖糕?」年輕小伙子指着一盤放在竹籬上、白雪雪的白糖糕:「剛剛放涼了拿出來賣,6蚊件你要幾多件?」,「我要兩件,可以影張相嗎?」他聽後點頭:「我哋好少食,唔啱口味,都係啲長者買來食。你買俾佢哋食㗎?」噢,多謝他不經意的讚美!

有一次與媽媽到茶樓飲茶,八卦的我與其他小朋友搭訕,不夠一分鐘便混熟了。幾個小朋友嘻嘻哈哈,在人來人往、人聲嘈雜的茶樓玩起捉迷藏!躲在點心車旁,走入枱底,愈追愈躲愈興奮,一於catch me if you can。突然小腿感到火燙灼熱,原來拿着熱水壼的叔叔給我撞倒,熱水飛濺到我身上,我的嚎哭聲震驚全場,那刻媽媽才發現唔見咗個仔!

於是茶客和侍應生紛紛伸出援手,短褲仔被脫下,小腿紅腫一大塊,變了燒豬髀,塗上燙火膏後,還好淒涼地哭。有位嬸嬸遞上白糖糕對媽媽說:「甜甜哋,俾佢食,佢唔會再哭㗎啦。」媽媽輕輕地把白糖糕放入我小嘴,那清清淡淡的香甜味,使我安靜下來,擁在媽媽懷裏,一路吃一路流眼淚;良久,喊攰了但嘴裏仍然咬着那柔軟清香的白糖糕。

今天在飛毛腿上,已經看不到兒時忘形得意的燙疤,那舊式茶樓已不在,媽媽也在另一空間逍遙過活,只有放在面前的白糖糕依然那麼柔軟、清甜。 想着想着,那都是半世紀前兒時的故事,食物所帶來的回憶,都是那麼溫暖美好。

衷心多謝那位素未謀面,在電話中給我提示到粥店買白糖糕的女士;更多謝典故傳聞中,位於順德倫教的梁姓蒸糕師傅,因失手而弄出今天的白糖糕,而倫教糕這本名,相信較少人會知道。希望擁有光滑外皮、內裏一絲絲蜂巢狀的白糖糕,可歷久常新,能吸引更多年青人去咬一啖這懷舊中式甜點。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