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圖安.安哥隨意煮

陳圖安:咖喱咖喱我愛你

專欄
2021.07.02
241
撰文:陳圖安

 

740349a7-bdf3-46a5-b8c7-228c3591cc16

記憶中看過一段有關咖喱與船員的故事。話說海軍要長駐船艦,大廚為他們的三餐頭痕。一天他混合不同的香料煮成醬汁,配以雞、牛、豬肉,不單深受官兵歡迎,肉類在辛辣的醬汁裏更可長時間保存,廚師更增加醬汁的濃稠度,方便在風浪中進食;為確保營養均衡,更有蔬菜伴食。執勤任務完畢,官兵都念念不忘大廚的咖喱美食,大廚雖加官晉爵,但他不願就此「上岸」,繼續在艦中廚房煮他的咖喱。

對咖喱情有獨鍾,只要有咖喱成分的食物我都鍾意。

小時候,老父久不久便整咖喱角給我們吃,酥皮下的餡料是咖喱醬加少之又少的牛肉碎,這道三角形小食,炸得金黃脆口,極度惹味。而且使我很驕傲話比同學仔知,我是常常吃西餐呀。咖喱被我誤以為是西方食品,今天回想,笑了。

咖喱豬皮和魷魚是我的摯愛。它倆索汁能力最強,一啖咬下去,汁肉齊飛,滿口都是香辣咖喱味,既醒胃又醒神。

0833db51-3ee8-4f65-8262-366855e06ea7

2370e915-a212-4868-8374-10a2a3810d10

a8d26453-fd29-4f5f-8339-ba83fb9c1038

有一天行街市,買了預先浸泡好的豬皮和魷魚,用清水洗淨後備用。

把「不同國籍」的咖喱醬,咖喱粒,咖喱油,咖喱粒在油鑊中快炒至散發香味,加清水及適量蒜鹽,慢火把所有咖喱煮溶,略為收汁後把魷魚豬皮和食剩的雜丸放入,煮約三十秒,熄火後靜待兩三小時。一道集馬來西亞、香港、泰國及日本咖喱煮成的魷魚豬皮弄好了,稱它為「亞洲風味咖喱汁」,實不為過。

不論咖喱雞或咖喱牛腩是百吃不厭,配白飯或意大利粉都使人胃口大開。一啖肉,一啖汁,吃起來味蕾飽受刺激,愈吃愈想吃,連汁都想撈埋。於是便用麵包狠狠地把剩餘咖喱汁掃抹,它產生海綿效應,索盡所有香辣汁液,吃得過癮,滋味無窮。每當到印度餐廳,定必叫Naan Bread(印度烤餅),撕開那焗至脆口鬆軟的鹹香烤餅,蘸上咖喱汁,吃得不亦樂乎,欲罷不能。噢!咖喱汁主導了一切。

在霍亂肆虐香江期間,試過跟着哥哥姊姊偷偷去吃街邊咖喱魚蛋,每人一串,我們小心地遂粒吃,吃完抹淨嘴角便開心回家,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原來那濃濃的咖喱味早已沾到身上衣物,媽媽責罵疫情下亂吃東西對身體不好,哥哥說:「咖喱可以殺菌呀,唔會有事嘅……」媽媽被氣得頭頂冒煙,她晦氣地說:「那麽你們便天天吃咖喱!」

正中下懷,我暗笑了,因為真的喜歡食咖喱。直到今天,每次吃咖喱都掛念着天國的家人。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2370e915-a212-4868-8374-10a2a3810d10-20210701093230-150x150.jpg?v=162513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