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趙榮德.升學有道

趙榮德:「內疚感」使外出工作家長縱容子女

專欄
2019.10.26
62

59chiu

最近,理髮完回家途中,在街上遇見朋友,見她行色匆匆,問她趕着去哪裏。

「趕着接個女放學,遲了,不談了,拜拜!」

朋友「接個女放學」這五個字,令我想起自己在學校教書竟然忘記「接個女放學」的往事,這件令我有「內疚感」的往事,使我聯想到「內疚感」可能是現代父母縱容子女的其中一個原因。

話說女兒在九龍塘某女校讀小學時,因我們住土瓜灣,路途比較遠,故要坐校車,但每天校車接送,都是由嬤嬤代勞。有一天,因嬤嬤有事,叫我四時十五分左右到上鄉道接女兒回家。

我在中學,因為教英文科,故順理成章被校長委任為學校英文辯論學會的顧問教師。喇沙學生質素高,只需稍加指點,便輕輕鬆鬆,從初賽、複賽到決賽。

還記得決賽的對手是實力強勁的嘉諾撒聖心書院,比賽是在當時仍在堅道的嘉諾撒聖心書院舉行。當日一放學,「兵分兩路」,學生自己乘車到聖心,我和兩位英文老師則駕車過隧道到學校支持學生。因為決賽戰情緊湊,完全忘記要接女兒回家這回事,到結果宣布後一分鐘,我突然記起要接女兒放學這回事。同事知道,趕快安慰了同學幾句,便第一時間駕車載我從堅道趕返回土瓜灣,去到上鄉道時已經是四時四十五分了。和同事道別後,正踏腳下車,已經見到女兒從遠處走過來牽着我手嗚泣:「爸爸,你唔記得來接我……」

「係呀,我忙到唔記得準時來接你,對唔住呀!」在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用什麼說話來解釋、來道歉,因為當時我對自己的缺失,非筆墨可以形容。

我拖着女兒的小手,替她拿着書包,立即走去一間糖果店,對女兒說:「你揀一些你最鍾意的糖果,我送俾你!」

女兒揀了當時最流行的「珍寶珠」。我立即買了兩粒給她,女兒望着她的「至愛」,已經不再哭了。其實當時如果女兒說要我把所有糖果買下來,我也願意,為的是要補償我的缺失,換句話說,為了減輕我的內疚感,我會放下底線,「縱」她一次。

反觀現代家庭,日間大部分父母都要外出工作,沒有時間在家照顧子女起居飲食及功課,因此日間在寫字樓工作時,或多或少,都會覺得對家中只有家傭照顧的子女有虧欠,從而產生內疚感,就因為這內疚感,便不知不覺「心軟」,放下自己的底線,任由子女話事,容易把子女「縱壞」。

如果以上推理正確,日間要外出工作的家長只需要明白,在這個樓價貴得瘋狂的時代,他們已盡力維持個家庭安定,既已盡力,便應無愧於心,既然無愧於心,便可以放下內疚感,把底線放回,不再縱容子女了!

聲夢傳奇 陳卓賢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a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