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榮德.升學有道

趙榮德:「幫個仔輸亦一樣表示你錫個仔」

專欄
2019.05.11
90

086

近日趁有空,在家執拾櫃桶,在執拾時竟然發覺在櫃桶的角落,有一封細小的「感謝信」,信封下面寫上一個中五學生的英文名字,上面寫着To趙Sir「A token of Appreciation」。

信封內有一張「微型」Thank you卡,內容介紹自己是在中學連續兩年取得「最佳全能學生獎」(Best All Round Student Award),因第三年取不到而上訴失敗。但學生說:「我想多謝您多年來的支持、忠告和教導,這一切都有助我的成長。(包括我上訴失敗那一次!)

是的,成功會使人增加信心,但失敗卻使人成長。使到學生「失敗」得心服口服那一件事是與他爸爸有關的。

話說我在中學任副校長某一個早上,校長一早八時卅分「召」見我,見到我便不斷搖頭對我說:「Peter(我的英文名),你要幫我解決這難題了!我在這兩天,每天準時八點,都接到一個爸爸投訴電話,說我們對他的兒子不公平。原來他的兒子已經連續兩年在我校取得『最佳全能學生獎』;今年他替兒子作第三年申請,結果只取得第二名,原因是學校今年將得獎的各項比重(weightings)更改了,卻不提早宣布,連累他替兒子安排各項活動,得不到足夠分數取勝,所以覺得我們對他兒子不公平。我解釋一來學校有權改變各項比重;二來所有活動是在去年舉行,故此很難在一年前宣布。但家長死纏不放,說我們這樣做,對將來兒子報大學失預算,如不給他兒子一個『公道』,他便天天打電話來煩我。」

「校長,我盡快幫你解決這個難題。」說完,回房子作了小小準備,便於十時左右給該愛子心切的爸爸一個電話,我用了八分鐘左右便說服了他,以下為我們的傾談內容:

「喂,我是你兒子學校的副校長趙Sir,校長叫我給你電話,同你解釋你兒子的上訴事件!」

「噢,趙先生,是的,我係想知道我個仔今年申請『最佳全能學生獎』點解會輸;佢前兩年參加同樣嘅活動都贏到,用同樣嘅方法來申請冇理由今年會輸的!」家長語氣有些激動。

我知道不能讓家長引我入「死胡同」,因為那是「有理說不清」的,故此,我用另一個角度,動之以情:「我知道你好錫個仔,你好想佢連續三年取得『最佳全能學生獎』這個獎項,但,一個人不能永遠都贏,一定會有輸嘅時候,你同唔同意?」我細聲問家長。

「同意!」家長想了一會,輕聲的答,語氣溫和,開始願意聽我解釋。

「如果輸,如果失敗,你話個仔早啲失敗好,還是遲啲失敗好?」我追問。

「你想我不投訴?」家長似乎「捉」到我的用意,反應非常快。

「我不是不想你投訴,我只想你知道,幫個仔贏固然表示係錫你個仔,幫個仔輸亦一樣表示係錫你個仔!」

對方停了一會,然後說:「我明白了,我不再投訴了,謝謝你,趙Sir!」

「我亦多謝家長你聽我的解釋,你兒子有個咁明白事理嘅爸爸真幸福。拜拜!」

家長突然「開竅」,是因為我說了一句他從未想過的話,那便是:「幫個仔輸亦一樣表示係你錫個仔」!

關智斌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IMG_499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