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趙榮德.升學有道

趙榮德:兩個教學犯錯的個案,結果不一樣

專欄
2022.12.09
撰文:趙榮德攝影:陳卓君

whatsapp-image-2022-12-07-at-6-23-50-pm曾經寫過兩篇回顧入讀喇沙的文章,似乎反應不錯;現在寫多篇回顧在喇沙做教師的往事,主題為做錯事的結果。 記得在喇沙第二年教中一時,雖然對學生認識未深,但對喇沙仔卻不敢輕視,因為自己亦是喇沙仔,在我心裏,任何一個喇沙仔都可能「身懷絕技」,所以不敢掉以輕心;那天,是開學第一堂,但不知為何,竟然在黑板上將calendar這個字寫作calender,不一會,已經有個學生大叫,「Sir應該是calendar」,我定一定神,見自己真的把字串錯了,立即道歉,“Oh, I see. I’ve made a mistake. Thank you for telling me. Your name please?”學生站起來說,“Jones.”“Thank you, Jones, you have sharp eyes.”Jones點了點頭,笑了一笑。識英雄重英雄,我和Jones有個良好的開始。

另一個錯誤是我在中一開學時,替自己班選班長,當時我教學資歷淺,竟然沒有「摸」清全班學生的底,便問學生哪一個以前曾經做過班長?結果只有一個學生舉手。在無對手下,我惟有選了這位同學。後來我才發覺這樣做是錯的。原因是這位同學是外來生,不為其他喇沙小學升上來的喇沙仔接受,而且他的英文程度差,雖然用頗佳成績入了喇沙,但在喇沙,他只是屬於中下程度,這樣的成績,根本難以服眾,但米已成炊,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有一天,Jones下了課,走來和我談起這事。他提議選一個班會來幫助班長推行工作。原來的班長可以做班會的advisor(顧問)。我問他是否肯做班會主席,他點頭,這個安排讓我放下心頭大石。從此班內的工作做得有板有眼,推行得井井有條。回想起來我慶幸自己有錯即認,並多謝話我錯的學生,表示我的誠意,後來和Jones合作愉快。要知道喇沙仔很多聰明伶俐,真係「估佢唔到」,中一便識得組織個班會來駕空個班長咁厲害。

我在喇沙任教初期,雖然頻頻犯錯,幸而我「有錯必認,有功必賞」,所以和學生的關係搞得不錯,以下是一個死不認錯的老師在喇沙教學的結果。

還記得我在那時,在喇沙任教中六英文科。有一天,我發覺坐在附近的另一位任教中六英文的新老師神色不安,我問他有什麼事發生?他竟然對我說,「我已經向校長呈辭了,月底便會離開喇沙!」該老師只教了個多月便主動向學校辭職,是耐人尋味的。因此,我忍不住問他發生了什麼事要辭職,他神色凝重的和盤托出他需要辭職的原因,「學期初,我出英文作文給學生做,其中一個學生在文章中用了yesteryear這個字,因我從未看人用過這個字,字典也找不到,便用紅筆交叉了,誰知學生出來抗議,說他沒有錯,我叫他查字典,說字典沒有這個字便是錯,但學生反駁雖然字典無,《Time》magazine有,我便叫學生下一堂拿《Time》回來給我看。學生翌日真的拿《Time》回來,指出有yesteryear這個字;我不知如何是好,惟有重申「字典沒有這個字便是錯」這論調,但大部分學生都不支持我。從那天開始,全班學生都杯葛我,他們除了肯作文外,便不聽書,不答題目,就算答都hea答,我惟有從一星期一堂作文堂增至兩堂,但他們個個將文章寫到有咁長寫咁長,從原來500字寫到800至1000字,一班有三十多人,我哪裏有時間和精力改那麼多篇文章。改了兩個星期,我終於捱不住,決定辭職。」

在我教書那個時代,大部分高年級老師都是讀完大學與及兩年教學文憑便教中六中七的課程。缺乏實戰經驗和人生經驗,對學校文化又無認識,因此任教起來很易犯錯。問題是犯錯之後用什麼態度應付,該英文老師犯的錯是「擇錯固執」而不是「擇善固執」,這種態度得不到民心,所以注定失敗;我犯了錯卻肯承認,肯反省,肯多謝,肯走出我的comfort,說聲:「我錯了,多謝你!」

其實承認犯錯真的那麼難嗎?

姜濤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