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乃萱.安坐家中

羅乃萱:時間可以撫平傷痕嗎?

專欄
2021.02.04
68

26loo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這天,在自己的臉書專頁寫了這樣一段:
「時間,會沖淡了衝突的怒氣,模糊了彼此怨恨的視野,撫平了那以為不可治癒的傷痛。」
萬沒想到,引來很多迴響。有的是共鳴贊同,覺得那本以為很大的傷口,透過時間可以修補。但也有的認為我過度簡化,甚至覺得時間愈久,傷口會愈痛。
到底,那是怎樣的傷痕呢?其中一樣,就是原生家庭父母有意或無意留給我們的,也是我們最想擺脫,卻擺脫不掉的。
聽過不少友人說,「我最痛恨媽媽那種罵人的語調」。怎曉得一個轉身,到她當媽媽了,竟也是用同一種語調罵孩子。童年傷痕就如擺脫不了的夢魘,糾纏不休。直至我們不再逃避,願意正視面對。
還記得那些年,一位當輔導的長輩好言相勸:「童年傷害是存在的,要承認接受,然後懂得怎樣化解。」化解的方式之一,是跟那位傷害自己的人對話,了解他為何會有這樣的行為與舉動。而我的心結,正是學習怎樣撫平昔日被情緒問題困擾的老爸帶來的傷害。
我嘗試了。某年某月,跟老爸談起他那個惶恐終日,怕被爸媽打,又要逃避戰亂的童年。
「你知道嗎,當年父母要我逃難到香港,口袋只有幾塊錢。我就是這樣慌慌張張的到了香港,在這個人生路不熟,到處都是聽不懂的廣東話(因他說的是上海話)的地方,留了下來。」他不只留了下來,還開創了一番事業,落地生根。這些,不都是他的苦苦經營與努力嗎?
當年,我另一個心結,就是老爸的重男輕女。滿以為,他就是一直在等待一個兒子,至弟弟出生了,我就不再是他眼中的寶貝。是嗎?
醫治童年傷害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質疑自己的看法。
「爸爸,真的不愛我嗎?真的重男輕女嗎?」想着,就念起他在多忙碌的周末,都會帶我去郊外旅遊。
是他,教我怎樣跟貓貓狗狗玩耍,
是他,告訴我花草該怎樣修剪澆水,
是他,教我怎樣一刀不斷地削梨,
是他,教我在新界的石崗機場空地,讓我開「大膽車」,
是他,在我最徬徨失意的日子,對我關懷備至。記得在老爸過身後,有天收拾遺物,無意中找到一張便條,看見他潦草的字體:「……如果真的到忍無可忍的時候……我必盡力的支持你,因為我不願我的女兒,受到不平等的待遇……」看到這張沒送出的鼓勵卡,原來是當年我被勸退離職時,老爸一心給我的安慰。讀着,我已淚如雨下,感動不已。
時間,真的是最好的沖化劑,淡化了傷痕,也引領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那個曾經以為不可能原諒的家人,明白他的苦衷傷痛。既是如此,又何必繼續含恨,讓彼此不好過呢!

馬國明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26loo01a---2021020308074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