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乃萱.安坐家中

羅乃萱:照顧者的壓力與隱憂

專欄
2020.07.17
55

97loo01a

好久沒有跟友人共敘,這天好不容易約到她,在餐廳侃侃而談近況的時候,她突然說了一句:「媽媽已住院兩個多月,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出院……」身為大家姊又單身的她,本來跟媽媽同住,現在老媽住院,更要肩負每天探望的責任。因為已婚的弟弟妹妹會每天跟她通電話,打聽老媽病況。
「你一定很累了!」
「是啊!但有誰知道,關懷呢?」聽到這句,心有戚戚然。
這位友人,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家庭照顧者。怎樣定義家庭照顧者?在網上的資料顯示,就是為「患者因殘疾及長期病患而有別人照顧其日常生活,並在一星期內照顧他們最長時間的人士」,友人實在當之無愧。
這些照顧者承受着長期各式各樣的壓力,如獨自承擔找不到資源輔助,身體疲累甚至抑鬱病發,不懂得怎樣處理被照顧者(特別是父母長輩)的情緒,更難搞的是找不到「替更」。
「對啊!如果今天不是三弟願意去探媽媽,我也很難抽空跟你午餐啊!」好友說,她幾乎沒有自己時間。每天都在照顧媽媽,過往母親身體好時,還可以送她到老人中心,自己下班把她接回家。現在嘛,每天都盡量去探望,也不敢再找工作。更難過的是,經濟上全靠弟妹供應。
「媽媽自患病後,性情大變,脾氣變化莫測,又常常說自己快死了要上天堂,我實在應付不來!」知道啊!這是最難應付的一關。記得老爸離世的那一年,就是常常跟我說「我快死啦」。每一趟我都藉故避開話題,直至有天,他帶着哀求的眼神問我:「女兒,可以幫我做一個禱告,求上帝爽爽快快把我接走,像你媽般瀟灑,好嗎?」抵不住他那真摯哀求的眼神,我雖帶點勉強,但仍為他做了一個這樣的禱告。結果一個月後,他就中風倒地,進醫院住了幾天便返回天家,如他所願。
坦白說,面對眼前這位照顧者,我是充滿同情與憐憫的。知道實在不易為,身為好友的我能做的,便是嘗試勸她別「獨自」承擔,要弟兄姊妹分擔一下,好讓她一星期都有半天喘氣的空間,也提供了一些機構可短期紓緩壓力,特別在醫護照顧上可給予幫忙的等等,讓她知道身邊有人愛惜欣賞。
照顧者啊!知道大家都在默默為家人付出,但欣賞你們的人少,要求的人卻多。深深盼望家人懂得珍惜道謝,讓照顧者的路不再孤單!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97loo01a-2020071608400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