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乃萱.安坐家中

羅乃萱:猝然失去的恐懼

專欄
2020.02.28
4221

77loo01a

這天,帶一家連乖孫到好友家玩,好好抓緊這個在新冠狀病毒籠罩下難得一見的機會。正當我跟乖孫玩得興起之際,突然覺得手弄髒了,便一股勁衝到洗手間去洗手。 怎料,乖孫當下大哭起來,誰勸也沒有用。 直至我洗罷手出來,他看見我無恙才罷休。在旁的女兒說:「婆婆,你要離開去洗手間,要通知他一聲,不能一下子猝然消失的。否則,他會很驚慌啊!」 不知怎的,這句話像一個槌子,直擊心靈的深處。 是的,多少年來,心中曾隱隱藏着類似的懼怕,就是心思所繫所愛的,會突然間無聲無息地離開,一句話都沒留下。因為多少年前,我所愛的媽媽,也是孩子的婆婆(乖孫素未謀面的太婆)就是這樣因為中風離世,「急急腳」的返了天家。自她走後,我才醒覺要好好珍惜眼前人,又會自責當初是否送錯了醫院,造成她最後無可救藥的離世?結果,花了超過兩年的時間處理心靈的悲傷哀悼,然後慢慢從中走出來。 原來,這種害怕身邊人離開的恐懼,自「幼」已存在。 其實,現在香港面對疫情的恐懼,很可能就是類近的驚恐作祟。別以為我們真的怕家中沒洗手液,沒廁紙,沒米吃那麼簡單,說到底,還不是害怕身邊所愛的猝然染上頑疾離我們而去,懼怕那些從沒想過的事情會意料之外地發生…… 像我們習以為常的坐飛機郵輪,甚至家庭團圓的聚餐,都可以成為散播病毒的大好時機。而一旦感染,那種與摯愛隔離的孤絕,被人「另眼相看」的疏離歧視,都是曾經自視身體健康「好端端」的一個人難以承受的。 說不怕是假的,但過度的恐懼又會讓人喪失「自由」:就是外出買菜購物的自由,呼吸新鮮空氣的自由,與人面對面交談的自由,這些自由乃「正常生活」所不可或缺的。 是的,我們都是人,都是血肉之軀,看了太多的資訊,一定會害怕。但只要戴着口罩,勤洗手,以高規格的消毒意識生活。我們仍可外出見一兩個知己,仍可到超市買日用必需,仍要有效率的上班工作……等等,學習在「非常時期」的「如常生活」。 寫到這裏,女兒再度提點:「婆婆啊,如果要離開,一定要告訴孩子,讓他知道安心。」 知道。 「下次唔敢啦!」一定會告訴乖孫,婆婆只是走開一陣,但每天都會健健康康出現在他眼前。如此我信,如此我行!

黃心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77loo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