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乃萱.安坐家中

羅乃萱:重聚有時

專欄
2019.03.08
191

26loo01a

幾個月前,收到老爸好友兒子的邀請,希望我能出席一個老友重聚。說的是老爸生前在某慈善機構擔任總理時的老友,還有他們的下一代。
當時心想,老爸已離世十多年了,他的老友少說也有八九十,至於下一代,我認識嗎?但打電話來的這位「兒子」,卻是老爸死黨之子,總覺卻之不恭。
那個晚上,放下「湊孫」的誘惑,帶着些許忐忑(就是那種害怕見面又提到往時「痛」)的心情,「膽粗粗」地赴會。
踏進那所早已預訂的大房,迎面而來的是良久沒見面的Uncle。他摟着我,就像童年時一樣,親熱地碰臉打了個招呼。Uncle已年過九十有多,仍聲如洪鐘,西裝領帶口袋巾配搭出色,還是昔日的紳士模樣。他逐一將我介紹給其他總理,有些看看他的樣貌,不知怎的就想起他年輕時的音容,有些卻是一點都記不起。
看着他們在席間侃侃而談昔日的往事,不就像咱們這幾年也聯繫好久不見的同學老友一敘,細訴前塵一般。其實,他們當總理的日子只有一年,但情誼卻是超過五十年。我們這一代很難明白上一代,怎麼可能一年的合作竟成了一世的情誼?他們是如何維繫的?
對現代人來講,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現代人是「相交好,合作難」,明明說什麼志同道合無所謂,怎知一言不合就轉身割裂,哪像眼前這些長輩,經歷過人生的悲歡離合,走過生老病死,明白人生走到這段歲月,最重要的是老伴老友。這些Uncle們,有好幾位另一半都走了,所以他們更珍惜這羣識於微時的摯友。
沒幾,Uncle開始發言,大意都是感謝今天來的每一位,想起昔日情誼還是感觸良多。然後,就是逐一敬酒。我特意走過去跟Uncle說,在天家的爸爸見到我們相聚,一定很高興。
「是啊,我今晚也好開心。不知怎的,很多往事都在腦海翻騰,回憶湧至……」說到這裏,隱約看到素來剛強的他,竟眼泛淚光。是的,看着老友走了一個又少一個,那種難過與懷念,豈能盡向外人道?
突然,眼前出現了一位較年輕遲來的男士。Uncle不迭把我拉上去向他介紹,「這是Gene的女兒,認識嗎?」
「就是那位彈鋼琴很厲害的,是嗎?」他見我搖頭,便立刻把頭轉開,跟別人打招呼去了。
坦白說,類似的情境在童年時代,跟爸爸外出應酬時經常發生。那時感覺很酸,總以為自己被看扁。只是活到如今,走過人生幾許風雨,靠着內心信念的支持,聽到這句話,不出奇,也不再介懷。其實,他記得不記得,認識不認識,已不再重要。
那個晚上,有時我會靜靜旁觀,看着上一代在緬懷往事,看着下一代在彼此認識連結。拿起茶杯,好好呷呷杯中的香茶,跟鄰座的她碰碰杯,交換了what’sapp。
重聚有時,連結有時,生命影響生命的傳承,正開鑼了!

關智斌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26Loo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