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命不該絕

專欄
2021.10.16
151
撰文:甘國亮

327630db-000f-4ad4-a55f-1f8249cb65a8

飛車載着天奴叔叔的黑炭頭愛子,趕回去一小時車程的醫院,他木無表情,抱着個古怪的西瓜,「點解要拎埋個乜嘢嚟㗎?」

「我阿爸好鍾意食自己農場種嘅黑條瓜,我留番一個俾佢……」

「佢今日冇入過嚟呵?」

「冇……」

「頭先行禮嗰陣,你同阿岳圖離遠望實我哋觀禮嘅,企喺你哋後面係邊個?」

「冇人企喺我哋後面呃。」我當堂跣軚,不敢再問落去。農場那邊孝活兩公婆要安頓一批學員分工,哎吔家姊因蓋老闆缺席,與瑪莉亞雙雙在幫手善後,岳圖自小也被天奴叔視若半邊子,眼見雙腳不濟事無法幫輕,想掌摑自己的表情,Pam經過察見,還抱頭安慰,應承日落前全體撤退。

汽水蓋擅長減壓,拉着黑仔解說未來出國的重任,分散其頻頻注視老竇幾時轉醒。師弟更出入病房報告醫生的診斷,又邊用手機與即將到達的大軍溝通,再要分擔天奴叔的工序,吩咐農場和學堂的新丁,生生性性。同時孝活快步推着岳圖的輪椅衝入來病房,黑炭頭在牀邊撲起來互擁哭叫:「你話俾PK Uncle聽,阿爸冇嚟過農場睇我哋,嗰個唔係阿爸……」

「冇,冇,佢冇嚟過……天奴叔,我哋帶咗嘢嚟俾你食,起身喇……」,瑪莉亞抱着的BB,也同時呱呱叫的哭起來。Pam也去牀前捉着老人家的手:「人人今日都讃你擺咁多心機,咁少時間就搞掂晒,你唔好咁辛苦啦,連班學生都話一齊嚟探你,我話俾你休息吓,你瞓多陣先起身喇……」,真心說話令其手略有動靜。「阿Maria,唔好意思,阿天奴叔好鍾意食農場啲黑條瓜,你批生果好靚,不如批啲俾大家食,等天奴叔起身一齊食吖?」瑪莉亞醒目眨眼:「阿婆波叫阿BB唔准喊,我批第一塊,BB乖,你俾阿哥哥仔餵佢阿爸食,好唔好?」

病牀上的人,年輕時在大府為Pam父做牛做馬,承認為主人做過不少違背良心的惡行,但也救過我的親家鄺大姐和嬰孩岳圖出生天,退休之後,非好事不做,贖罪為主。我們人人慢慢淺嘗那塊入心肺的瓜肉,BB用手仔塞了一小塊入公公半裂開的嘴,停留在口裏。家嫂Pam本來因為老父一生用盡躺在這裏的老將,做得出大半日不聞不問,應是他跟牀上的人對調,才有天理,突然她怒氣沖沖跑出走廊,孝活代她解釋。

「本來阿Pam以後都唔想睇多佢Daddy一眼,但全個大馬只有一個大國手,專門發功就乜嘢頑疾都醫得番好。」

「係咪嗰個麥花臣呀,係好巴閉,嗰陣呢個人唔係出咗門,我個honey阿拿督就救得番,咁係咪搵佢嚟?」

「我哋叫唔郁,但阿Pam話,佢老竇就有法子,死死地氣翳緊佢。」

大黑炭扶着細黑炭立即出去向好姊姊感恩。

終於成事,三五有頭有面出動去接送前來醫院。剩下當值,天奴慈父寄望的兩個下一代。瑪莉亞在走廊為我們買咖啡,BB打開私家食物盒,還剩兩塊瓜粒,自己含一粒,望望牀上老叔叔,放另一粒在他口裏。這一刻我才發覺,今日在農場遠遠站着,戴着紅帽的明明是現在在病牀昏迷的人,個個都否定他出現過,眼前那頂紅帽,就在牀頭掛着,我再在手機翻尋那張證據,但捧着紙杯回來的瑪利亞,失驚無神,倒瀉在我背脊。「你哋睇唔到咩?天奴叔個嘴,自己郁緊呀。」

不管大國手幾時駕到,我攬住BB猛啜面珠。孝子帶來的黑條瓜,小天姬送藥,才是還魂丹。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