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思己過 論人非

專欄
2021.06.18
227
撰文:甘國亮

 

45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有時很矛盾,汽水蓋朝見口晚見面,好心借意就問我想不想打本重出江湖,但我開始貪生,發夢都估不到,這大半年藤㨢瓜瓜㨢藤,惹來一個又一個心地好的人,兼且都是天賜的奇人。我開始怕死,日日未停止過遊戲人間,捨不得再過另一種生涯。

三個男人老狗,原來在山旮旯都見過彭美拉的歲幾細佬半夜陰魂不散,並不是出來嚇人,走來走去惹人憐愛,等於死心不息,要是我突然暴斃,我都會晚晚搞到大家冇覺好瞓。今晚家姊警告,晚飯可以叫九大簋,但不要開口招惹那位受苦受難幾十年都不能超生的小朋友,尤其是更加要珍惜身邊有個精靈的BB,都不知託賴是誰的福氣。在「景然棧」埋位,搞氣氛是年中無休的我,先再歌頌家姊有創作急才,再讚孝活人盡其才,在香港與BB飯後玩吸血殭屍玩到大癲大肺,殊不知這對拍檔渾身解數,手到拿來,汽水蓋忍不住追問:「阿Howard應該頒個金像獎最佳導演俾你,阿BB妺就攞硬最佳女主角,但你點教佢,飊出去就掘實嗰個後底乸,又識撲去攬實阿Pamela猛喊仲叫佢姐姐?」

「BB不嬲都叫佢姐姐㗎喇,唔通叫佢大嬸。」

「咁又猛話好好痛痛呀?」瑪利亞喝着她的感冒茶,也忍不住插嘴:「佢成日都話好痛,唔抱佢又話痛,唔見咗隻熊仔又話痛,呢隻字都唔知佢邊度聽番嚟咁鍾意講。」

「咁獎勵人哋先得㗎,食雪糕好唔好呀?食埋我嗰份吖?」在梳化椅擒來擒去的BB,聽到雪糕兩字就猛點頭,家姊哄話吃了正餐才吃雪糕,BB就識猛搖頭兼話痛痛。我也同意,一個痛字,做人由細到大,密度最高。孝活在電話得知太子女回家繼續炒作,我第一次見他一聲大一聲細,有時還單着眼落藥,結果對方應承怎也過來跟大家吃甜品。

我繼續做八卦公:「家姊,嗰個『等天收』論靚就真係冇份個喎,點解佢咁有把炮,又整走到阿彭美拉個阿媽,個細佬哥係男仔,仲條命都保唔住,咁先至最陰毒……」一開正家姊個槓,就可以安於做聽眾,「佢乜嘢出身唧,原本係私家看護之嘛,個一家之主都有責任嘅,」

「有三妻四妾,大把人係咁喇,但噚日見到佢我唔敢笑,鬥雞眼就唔奇,佢對眼核貼錯門神咁,一隻去左一隻去右,真係惡頂……」汽水蓋竟然識將眼珠各走極端弄到這個滑稽表情:「係咪咁呀?哈哈……」BB看到走過來,向大家首演一個鬥雞眼平分秋色,嚇到瑪莉亞怒斥:「唔准呀,再做唔俾雪糕你食!」家姊也失笑,惟有幫拖:「BB咁樣唔靚女,知唔知呀,冇人教佢嗰喎,佢乜嘢都見一次就識做,Maria你抱佢出去行吓仲好喇……」

「呢度個老闆隻狗,竟然帶返嚟櫃位,識㩒計算機收錢,有啲客嚟食飯都係因為想睇佢……唉,瘋狂世界……」瑪莉亞抓起BB索性去看噴水池。「講番轉頭,當年我過嚟做戲呀登台呀,阿素芳呢,好捧場,差啲同我結拜,即係阿太子女親生阿媽呀。」

「佢呢種唔係一般Strabismus,鬥雞都仲有得矯正有得醫,呢種等於有一隻眼廢咗,唔聽使呀。」

「喂阿仔,我講緊阿正印,唔係講緊阿後底乸,嗰個嘢對眼原本冇事,仲鬼咁潮氣,聽聞咋,佢不但成日開啲不中不西嘅藥等阿素芳生完女,快啲生番個仔,有一次佢靜靜雞捧住阿男主人個家傳之寶嘅花樽,入去房去到阿素芳後面,詐諦跣低,將成個花樽鋤落去阿正印個頭度,人就暈咗仆喺地,瞓足成個禮拜至醒得番,但以後就三魂就冇咗七魄咁,跟住仲大把古仔添呀,要知阿彭美拉多少部肯講啲寃屈嘢俾阿孝活知嘅……」

「我唔想知……我淨係勸佢搵到自己媽媽緊要啲。」師弟這個聽眾都一直低頭嘆氣:「我哋冇資格挑剔批評人哋,但佢有個『等天收』嘅花名,點會壞事做得少咩,抵佢後來對眼變咗外星人咁,去勻全世界都醫唔番呀。」

晚飯的高潮,是頑皮的代表,都做一個眼珠不受控制,最樣衰的冠軍。個個看官,笑到有幾多隻假牙都見到。

莫文蔚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6/00a-2021061710254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