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有寃無路訴

專欄
2021.05.15
42
撰文:甘國亮

40kam01a

在這間酒店住落幾個月,已當正是屋企,發生了罪案之後,一家五口已搬上頂樓東翼,霸了四間套房,彭美拉報效幾個公司下屬,保鑣巡查,輪更伺候,以防汽水蓋的仇家未在吉隆坡撤退,密謀再來一鋪六國大封相報復。師弟與蓋大班索性回歸這個架步,以黃天蕩黃地搖雙虎將出入無常,擾亂視線。幾個房間亦有穿梭直通的門口,春光無限好的畫面亦不欠奉。

今晚BB周遊列房,已完成孝活教她簡單十句英語會話的考試,重新回到我和瑪莉亞在抽看電視外語片頻道的房間,這套叫《ROOM》(《抖室》),我未來老婆已看過三次,次次都淚流滿面,皆因令她想起兩婆孫在屯門望天打卦的日子,BB也順應舉高一條豆丁的手巾仔給她抹眼淚。最後一場做到五歲的哥哥仔與媽咪重訪被困五年的斗室,童星煞食的演技,向枱椅、水槽、盆栽、天窗……一一說再見,瑪莉亞都會喊到出聲,今次最例外的是BB爬上牀來,「幾時……返去呀?」

「返去邊度呀?」

「仲有邊度唧?佢梗係講返去香港,屯門你嗰度,我青山嗰度,BB呵?係咪呀?」人仔眼仔更瞪大的點點頭,「我冇同……姐姐……拜拜呀……」

「邊個姐姐呀?」

「嗰個我返咗工,託佢湊阿BB個芳姐。」

「我都冇……同哈囉激池拜拜。」

「你咁多HELLO KITTY喎。」

「唔係呀,你家姊買俾佢,仲高過BB幾個頭嗰隻呀,點帶埋佢過嚟唧……」

「佢好……㗎……住我哋……」

「你係咪都好掛住佢吖?」BB也眼濕濕的點點頭,兩母女攬埋一嚿。「聽日唔好再睇呢套戲啦,唔准呀,睇肥狗仔嗰套喇……」我點會唔明白,會行路先啲人仔,注定是辛苦命。

七十二小時前,抹不走的那個半夜,是生離死別的預演,日日你眼望我眼,有得震冇得瞓,發夢也估不到,BB和我,這個Uncle PK,一分鐘之內,雙方都變做彼此的救命恩人。未來老婆借那套戲百看不厭,無非正式流大殼眼淚。「Mary姐諗到冇得諗,話不如叫我哋嗱嗱聲結婚,即刻就去英國度蜜月,阿Haward同Pamela做伴郎伴娘,人人有份,個個一齊去,咁阿Pamela又可以大條道理出門,我哋又繼續朝見口晚見面,好過坐喺度等阿蓋大班啲仇人再出現,我哋無覺好瞓……」

「家姊呢種諗到冇得好諗,都好回塘,我就覺得咁揚,係屎橋,成班人操兵咁出動,對方咪仲加一網打盡,而且我哋疏忽咗一樣嘢,點解由頭到尾,冇見過阿太子女嘅老竇老母出現過,發生嗰晚咁大鑊,一直都係佢個女自把自為,孭晒上身,兩老仲繼續人影都冇,我哋呢邊就自說自話,其實阿仔咁醒目,一粒聲都冇出過,俾我好好地瞓醒一覺,我揪住佢,審到佢有嘢講。今晚我哋唔好開工,醒你嗰啲杞子茶過我飲吓。」

「哎吔,BB又落牀夢遊啦……」

「唔好理佢,我噚晚特登合埋眼當乜都唔知,裝到佢識得射籬眼,睇吓我哋有乜反應。」

「唔信。你寃枉佢,佢真唔識諗埋咁多蠱惑嘢……」大家鬥睇戲做戲不夠三十秒,BB如有神助,擒上梳化背,借力步步高升,竟然攀到上去裝飾櫃,瑪莉亞已忍不住想飛身落牀,我仍想拆破BB的苦肉計,就在千鈞一髮,BB一如在舊屋第一次和我見面,充滿信心的在櫃頂飛落來我迎接她的臂彎,今次不是排練,BB不顧目標就向前一躍,嚇得我也飛身插水般接力,結果瑪莉亞驚聲震天,似夜半發生命案,我和BB在地氈上葫蘆打滾,這時她才正式醒來,放聲大哭,看來她這幾天的經歴,不懂用說話表達,我又將她寃枉,兩個就躺在地上喘息。鄰房全體卡士聞聲陸續在房間內通道前來捧場,家姊差點想上前想摑我兩巴:「你幾廿歲人,你有冇癲啲呀?半夜三更搞到阿BB喊到咁悽涼,BB跟婆波去我嗰邊瞓,阿Maria,你個未來老公癲得咁勻循,你諗清楚至好嫁佢呀……」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40kam01a-202105110825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