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血濃於水

專欄
2021.03.06
80
撰文:甘國亮

30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我神經緊張的撳着衫袋內,蓋大班的手指,有如真的在保護被制裁緝捕他的對頭人,斬下來的手指。少有的直筆甩,句句精簡,我才知道,過去幾個禮拜,風花雪月,在奥斯陸上山落地的是孝活和我,同期間在北歐幾個城市左閃右避,天未光又要聞風走路的是這個食慣肥豬膏的難弟,語氣完全似另外一個人。我已無心機去神神秘秘,漏夜兩父子開車去太子女「棚尾拉箱」準備好的地下辦公室,進行無人能追蹤根查到的視像通話,蓋仔的巨型大頭在六十吋的畫面彈出來,幸好不是喪家狗的面口。

「哈,你就兩仔爺愈嚟愈似孖生兄弟。」

「阿蓋世太保,你做乜都精甩邊,但個世界變晒,對你好定唔好嘅人,信唔過㗎,隨時會陰你會出賣你……」

「蓋Uncle,頭呢五分鐘,追蹤晤到我哋啲視訊,你講咗啲緊要嘢先,等我哋去做。」

「咁快啲講,得番三兩分鐘咋。」

「哈哈哈,我哋大家未必會再見到㗎啦,我阿媽真本事,搞掂你哋有大有細咁多個,佢真心錫你哋,佢好憎我自細乜都叻唔切,激到佢死死吓,我本來想今次用法子兜返嚟大馬,飲阿二撇雞你肯娶番個好老婆呢一餐,如果到時穿煲走唔甩,可以索性匿喺度,我阿媽實好開心……係咪乜都我講晒呀……哈……阿孝活仔又認番個咁臭檔嘅老竇,我阿媽成日頂你唔順,但都話,佢變番細廿歲就幾大都追你……哈哈哈……」

「Uncle,夠鐘咁滯啦!」

「唔好斬纜,我哋扮唔識嘅嚟繼續講嘢。」

「算喇,當正唔知我生定死,唔好話俾我阿媽知,當正我會返嚟飲,到時見我唔到,大家得啖笑,預咗我份人係咁冇厘搭霎……代我錫阿未來阿嫂一啖,孝活,你趕得切,你有個好老竇,佢有個好仔……做乜搭錯線?我同阿Lady GaGa講緊嗰喎……超……」

熒幕一黑,我心一噏。我之所以有今日,蓋太保才是扯頭纜的貴人。「放心,我有法子追蹤到Uncle。」孝活向我身後,聲氣突變,「Pamila,你話唔嚟又過嚟嘅?」到我轉身,面青口唇白的哎吔家姊,捉着太子女的手臂,東張西望這個先進的地窖。「呢個地方咁隔涉,但又幾骨子喎……」她的若無其事,我已見過一百零八次,但這次最令我雙重心噏,完全不敢插口。「Auntie你咁鍾意睇番啲舊戲,如果你嫌酒店房啲電視畫面細,得閒車你嚟,你睇呢個幾大……」太子女當然知道要打救我兩父子,犯不着還裝作若無其事,說什麼都慢了半拍。「好呀。我好憎喺啲手機睇嘢,第時喺度睇番阿細佬你結咗婚呀,阿BB又走走吓呀,我個孫又喺三藩市畢業呀,阿孝活愈做愈好呀,唔知佢有冇咁好彩同你拍到拖呀……大大個頭咁,我攤喺梳化度睇,咁最好啦……」已一面垂垂臥下在長沙發,不約而同齊齊問:「想飲啲乜嘢呀?」

「咖啡?」

「有威士忌呀?」

「唔使……邊個鍾意走先,就走先啦……我好耐冇飲過熱水啦,俾杯熱嘅……過我……」

黃心穎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30kam01a--202103040929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