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天羅地網有時盡

專欄
2021.02.27
98
撰文:甘國亮

29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無意在酒店大堂高椅背梳化,偷聽到孝活再碰上集團太子女,原來這位Pamila,我又改她的花名做「棚尾拉箱」,表面家族顯貴,但風光後面也有生母被逐的身世。我自從臨老破產,不怕早死早着,偏偏身邊貢出一個二個貴人奇人,甚至愛人親人,排隊而來。混迹江湖飆升的蓋大亨,將火海中的我,不停灌水,話說向我報往日之恩,自己又被突發通緝潛逃,浪迹海外。其母南洋花旦王玉蘭馨,刁鑽又心地好,三扒兩撥就當正我哎吔細佬,扶我堂堂正正擔高頭做人,重整儲糧。同期又遇上自稱「劏豬凳」的宋瑪利亞,知人眉頭眼額的半百靚人,卻有個佗手褦腳的嬰兒,往日的我,無意上牀,頂多食多兩餐晏仔,出奇地令我每日都記掛的一大一細,變成親人一樣。相見爭如不見的易孝活,又突然回歸與我這個老竇,兩個都自動波變成互相打氣的父子兵……好戲連場,一日之間又彈出阿棚尾拉箱小姐看中我乖仔擔屎唔偷食,求他裝作二人行埋,則可出雙入對,掩目為主,飛來飛去,就可去倫敦拯救她生母一直被豪門不停逼迫的慘事。聽落近日此單最老土,但這個二千後的世界,人人都對這種快來快去贏得無限好奇。我的傳奇,比起這些包圍我的乜人物人,我的未來日子,經已平凡到極,為免節外生枝,我應該盡快跳過一切高潮迭起的三世書絕交,衝去找瑪莉亞啜她一大啖,再咬BB的肥手。一企起身,孝活就原路折回來大堂這邊而來。

「做乜你仲喺度?蓋Auntie佢哋幾個搵唔到你,返晒上酒店房啦。」

「咁你做乜又走出嚟?」

「櫃枱有message俾我,話有快遞……係阿蓋Uncle唔知點解,唔寄俾你,寄俾我,晤知點解呢?」

「乜嘢嚟㗎?」

「係佢隻手指囉。」「吓?」

「大劑,咁……手指點過到海關……唔好扐出嚟住……」

「UBS呀,電腦手指呀?佢有張紙條,叫我哋睇咗先,唔好俾佢媽咪知住,佢估我識點樣同佢搵笪地方,你視像同佢傾偈……」

「唔慌好嘢!」

「你等我幫你跟喇!」

「唔怪得我用手機打親電話俾佢都冇人聽。」

「唔好再打俾佢啦,我試吓問阿Pamila可唔可以幫個忙。」

「你咁信得佢過?」

「佢夠信得我過,你頭先坐得咁近,實聽到晒我同佢講咗啲乜嘢。」

「我更年期,唔知你哋講咗乜……」

「唔好咁喇,Pamila已經信晒我哋成家人。你錫多啲Maria姐姐喇,佢都就嚟係我嘅阿媽咯,佢個人肯乜都扮唔知,其實睇得出佢以為我哋始終仲當佢係外人,去𠱁吓佢喇。」

我受教,我只不過……我為何還要「只不過」,趁未註冊,我逼未來第二任老婆,趁夕陽未西下,一家三口落泳池,度一個教BB人仔學游水的蜜月。缺陷是BB早已得到哎吔家姊為她儲備的棗紅蝴蝶困身泳衣,晚裝一樣,入水困難。我一見到拿督夫人和棚尾拉箱兩人已先來一步在啜飲,觀禮兼密斟。我與宋瑪莉亞已心有默契,我將BB放上膊頭飛奔衝去池邊,令人仔又害怕又興奮尖叫,看着我這對神化儷人跳塘自盡,又重新冒出頭來猛招手引誘,BB退兩步行前一步,我沿用第一次在她家中舉高雙臂叫她跳下來,她有不滅的回憶,就勇闖飛降我身上。超乎我們的野心,不足一小時,BB已膽敢浸頭入水,踢手踢腳,榮登最勇敢的神童。我們也潛水護航,兼滿嘴池水的濕吻慶祝。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29kam01a--20210225063514-1024x3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