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四両撥千斤

專欄
2021.02.13
43
撰文:甘國亮

27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天未光兩仔爺已滾水淥腳準備起程去機場,孝活管接管送的老友Olaf我直譯他的挪威名做「我甩褲」,一二三已把所有行李搬上借給我們環遊奧斯陸七天,彩藍色的旅行Van,肥仔爛瞓,被拋上車內,以為又上路,孝活樂意見到牠在我們離開後才醒來,與照顧了半年的養父再又同一屋簷下,我聽過有獸醫說狗也會發夢,可能過去一個禮拜,我們兩個只是牠創造的角色。我又開始傳染了孝活的老人成嫩仔。果真小狗子沒有開眼,只好向「我甩褲」擁抱兼猛講「Tusen Takk兔先得」言謝。

過關後各自檢看手機,收到同一功敗垂成的錄音,孝活的同袍靜靜雞為我籌謀,人到吉隆坡就即去婚姻註冊處與宋瑪莉亞搶閘簽字,殊不知繁文手續無一能偷雞。我那邊是未來新娘親自報憂,我們偉大的,尊敬的,拿督夫人攔途殺出通告,我們到埗的早上,她要抱走BB去為城中最高檔的家庭雜誌拍封面照,看來是我的屎橋已為哎吔家姊識破。我從不用飛機上的熱毛巾,破例用來增加睡意,與鎮定如常的孝活自我安慰,瞓得幾耐就幾耐,船到橋頭自然直,但飛機在雲霧中,不知應該是撞山抑或墮海,我終於將病菌傳染給乖仔,他罕有的笑到拍椅拍枱,空姐也回頭報以專業的硬笑。

昏迷是唯一逃避的良方。宋瑪莉亞像戰亂火車站失散的家人,從人堆衝出來重聚,用熱到流汗的手摸我凍冰冰的鼻哥。

「你做乜咁面青青?」

「係咩?暈機浪啩……Howard你老友喺電話點講?」

「佢話喺註冊處見到我哋阿拿督夫人……」

「咁咪硬晒軚?」

「咁又冇喎,仲好開心咁叫我哋去咗註冊處先,佢用咗好多人士,今日註唔到冊,佢拍心口,好快你哋就點都註到冊先至擺酒喎。」

「佢真係神仙嚟嘅,係咪你通咗水講咗俾家姊聽㗎?」

「我作死咩,塞車呀,我哋去咗先喇。」

聽聲氣也不似要去刑場打八十大板,我醒起行李內,有件拆彈武器。

註冊處有個阿頭的會客室,已被家姊和BB在佔有,「你哋餓唔餓呀,使唔使去食咗晏先?」

「BB!問吓熊仔餓唔餓?」我迅速拿出一本咸豐年的古董雜誌揭到一頁,「BB,你認晤認得呢個係邊個呀?」醒目到震的一粒人仔竟然知曉要救我出火海,用手仔指着老太君,「……婆波……」哎吔家姊也估不到我聲東擊西,「乜嘢唧?俾嚟睇過,哎吔,我自己都唔認得呢個係我?」在車程中預演台辭的最隹男女配角衝前撥火,「嘩,阿姐你真係靚到冇人有……」

「喺巴黎做香水廣告呀,邊個唐人試過咁威呀。」

「你哋後生梗唔知邊個係嘉寶仙,一代名模仲紅到做埋明星㖭呀,睇唔睇到家姊幅相上面寫乜嘢?」

「封你做東方嘉寶仙囉,咁威都唔見你提過嘅?」

「唏,去食晏先喇,女人呢,唔係淨係靚就得,都要睇吓條命先得嘅,呢個嘉寶仙好傳奇㗎,俾啲報紙傳佢係變性人,傳極都冇事嗰喎。」

「吓?邊似呀……」

「係呃,咁有台型。」

「臨尾仲跳樓死㖭呀。」我們三個罪犯都配合瞪眼張口,「食飯坐低慢慢講……BB,烤鍋粥粥都有買咗嘢俾你同熊仔呀?」成功點起家姊的癮頭,翹着宋瑪莉亞行先一步,細數嘉寶仙的舊聞。於是,我抱起BB,再加一隻新貴熊仔,人人得到特赦,贏了個馬鼻。

黃心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27kam01a--20210208095300-1024x29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