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盡在忽然中

專欄
2021.02.05
48
撰文:甘國亮

26kam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最後一站就是大結局的車程上,得聞東北面鎮仔阿斯克雪崩傾瀉,有死有傷有失蹤。孝活照常若無其事,我問心十幾個鐘頭就上飛機,對這個看落平定有格的國家,但屠殺,暴動,罷工,天災,政見搖風擺柳;失驚無神的異數,與公眾假期的密度有得揮,乖仔射籬眼見我聽見這則新聞就不停藐嘴藐舌,知父莫若子,精叻到另起高潮:「估唔到阿肥仔,仲咁記得我,仲係咁黐身,搞到我走咗之後,下次再返嚟,最好都係唔俾佢知……」

「佢聽到你講乜㗎。」

「有咁叻就好啦,肥仔呵?」

「狗唔識講人話,唔等於佢哋唔識聽人話,你睇吓佢,頭耷耷㖭啦。」

「我哋返到入屋又要執吓啲行李,佢實知道我哋做緊乜嘢……」

「其實你冇諗過帶埋佢返去?」

「換咗笪地方,佢未必仲係嗰隻狗,我都未必一樣係而家嗰個我……同見返你都係喇,我當時預咗見咗你一面,大家冇乜兩句,頂多一個禮拜就走得,點知你已經唔係以前嗰個你,跟住仲有咁多密質質嘅古仔發生……」

大家都沉默到各有各不知在想什麼。手機接着就響,似足那些得個快字,不能有冷場的電影。

「山崩塌屋嗰度唔近你哋住嗰度吖嘛?」

「講咗話,輪到我返到去浸住熱水至同你講數咯,破壞氣氛喎你。」

「我係奴婢之嘛,阿皇帝你唔急,你個皇太后急呀,佢係都要我哋大陣仗呀,我邊夠佢講唧。」

「學佢咁,咪即係大排筵席,但等於你成日最驚做劏豬凳,局我行先一步瓜老襯囉?」

「我都唔想,係你先至識扭六壬,搞得掂佢嘅,我話你一到埗,就親口同佢交代喇。」

「咁騰雞做乜唧……嗱,你話我會跟足佢一模一樣,記住話『一模一樣』,叫佢唔好反口就得㗎啦,信我,我交俾我個代言人,阿易孝活先生,勞煩你吓。」

「喂……咪住喇……」

「阿Maria姐,好簡單,我哋新航聽朝早十一點,去到吉隆坡,你哋都係朝早九點半左右,爹哋想你帶埋阿BB嚟接機,咁樣就得㗎嘞。」

「最緊要嗰句你都未講。」

「係,唔使驚動阿Auntie……」

「點解唧,佢好醒目㗎,有乜𠵱郁佢都估到㗎。」

「你俾我一陣浸熱水暖笠笠至同你講好唔好呀?點解BB唔一齊講電話呀?」

兩仔爺把手機接來接去,我將伏在椅背的赫斯基肥仔塞去手機前面,BB出現卻將熊仔同時把關,肥仔與熊仔對峙,笑聲不絕。我也加盟不知天高地厚的下一代。

最後一晚在奧斯陸,浸在浴缸想的是……我愈老愈生性,為何孝活足足有幾年音訊全無,我做得出毫不上心,如果他不是大難不死,我會照樣當生少一個,照樣做人臭檔過日辰……何解他肯出現,話走話走,次次借啲意都冇走到,今日喺車佢講得啱,我逐漸變緊,佢等於唔聲唔聲,教番好個老竇,唔怪得之,連隻狗阿肥仔,都一直掛住佢……我記得有一晚,他例牌讀一段書我聽,預我猛打呵欠就入睡,我戴上眼罩,愈聽愈有意思,我貪得意,開始扮打鼻鼾,知道他熄燈,到我真的想搵周公,他就忽然發聲:「我廿幾歲嗰次發脾氣話要離開屋企去玩幾年,但你同媽咪冇嬲不特止,仲覺得我似你哋,話咁先至有性格,我好嬲,我離開你兩個係唔想似你哋,我當自己去第度,重新試吓做另外一個人,唔容易,點會咁容易……」

廁所外面的孝活,天寒地凍,還在與狗在踢球,聽得出撲來撲去的肥仔,很珍惜有這種不知還有沒有下一次的機會。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26kam--20210202091854-1024x28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