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冷暖伊甸園

專欄
2021.01.23
24
撰文:甘國亮

24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挪威時差慢香港六粒鐘,一到七八點,無日落迹象就烏眉瞌睡,次次都在半夜前疾醒,時分等同香港的早餐,本地的宵夜,我的晚飯……孝活停車,用全世界頂多得五百萬挪威人曉講的「Feit gutt, be faren min stå opp」,旁邊的赫斯基居然一聽就明,跳來後廂猛舐我面。我醒起中午突然到訪的華人,老公姓Kjeldsen的謝太。聽聞本地人初見面要保持距離,這個女人一面風霜,卻一口氣講足十分鐘她為何做不速之客,還知道易孝活和爸爸開旅行車到處遊玩,帶來好幾磅她拿手的叉燒。

在類似營地的山腳,人狗合力砌個火堆,我把那盒保暖的香肉引誘肥仔過來,看得出孝活心有準備,擇個時辰,贈我一個羅生門的版本。

「謝太冇講你點識佢個女?」

「我响丹麥俾大貨車撞到瞓咗半年醫院,有個陪我做物理治療嘅醫生……係佢個女……」

「結過婚定拍過拖?」

「之後我因為佢嚟奧斯陸,我想俾心機讀番好啲書,做番另一個人,拍唔成拖,但再行番埋,差啲會結婚,最後都結唔成。」

「咁係佢擇駛,定係你麻煩?」

「係呢笪地方,呢個國家。」

「吓?有冇咁大陣仗呀?」

「佢阿爸係土生政府官員,我初嚟埗到嗰陣,佢同阿台灣嚟嘅謝太,都對我好好,我入到Svalbard種子庫都係佢哋擔保我嘅……」

「啲人咁信你,咁鍾意你,梗有原因嘅。」

「但舊年聖誕節,我喺佢哋屋企飲大咗,我同阿謝伯母數挪威,歷來雖然由清朝,已經同十幾個國家有雙邊關係,正如你成日話,做人唔識do都要識do。」

「我呢排戒咗啦,做人做到咁,棧適得其反……你簡潔啲,我心急想知發生乜事幹?」

「阿謝勒圖借醉塊面色都變晒,鬧我指桑罵槐……」

「呢句嘢挪威話,都有嘅咩?」

「阿謝太本來半醉,但竟然都詐諦飲大咗,數落挪威政府五時花六時變,佢老公扯火到熄晒全屋啲燈,用酒潑熄個火爐,下逐客令,我個女友追到我上車,一路開車一路喊,話佢日日都好似喺兩個間諜中間。返到屋企,我哋兩個仲開鑊……」

「吓?」

「真㗎,走嗰陣,我至醒起架車係佢嘅,我由得佢走,佢上咗車又絞開玻璃話,……大家……如果佢第時有咗,佢會返嚟搵我,如果乜事都冇,就以後都唔好見。」

「唔奇吖,啲北歐人係咁㗎。」

「講唔講都講晒你知。」

「咁樣過一個聖誕,就真係好難唔記得。」孝活真似他任職庫房的冷藏種子,積埋積埋,你都咪話。「哦,所以你先至返香港散心,唔係返去搵我。」

「冇件咁嘅事!」

「駛唔駛咁大聲呀?」

「隔咗成年,香港有人話俾我知,你碌落成條樓梯,昏迷咗幾日……」

「都話誇張咯,跌極都係七級之嘛,入得醫院就梗係瞓㗎啦,唔通起身跳舞咩。」

「我瞓咗半年梗係明喇,我開始諗番好多我細個嗰陣你嘅嘢,就响一晚,我養嗰兩隻Husky,有一隻病咗幾日就醫唔番,阿肥仔成日喊,半夜三更,佢哋個老竇竟然識得摸到嚟搵佢死咗個仔,又喊,連我十幾年冇喊,都喊埋一份……咦?阿肥仔呢?冇聲冇氣?」

「咪响後便覺覺豬囉……冇喎,係咪匿咗落啲被竇度呀?」

「弊!我哋頭先喺教堂同神父掛住傾,由得肥仔同班羊仔玩得咁開心,黑麻麻,唔覺佢冇上埋車,返轉頭返轉頭,我都話帶埋佢老竇上埋車就穩陣啲……」

「咁都入我數?」重返犯案地點,肥仔在羊羣回頭痛責兩個傻佬將牠離棄,人狗團圓,心力交瘁。翌日起來,攬頭攬頸,再重演一次。

馬國明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24kam01a--20210121065150-1024x34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