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長日漫漫路迢迢

專欄
2021.01.16
44
撰文:甘國亮

23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孝活聲言處理全部公幹要動用三天日以繼夜,任我自由遊覽或搬到酒店,我立心寫下孝敬的紀錄,堅持滯留家中。父子兵旅行Van漫遊各省上雪山,七十二小時後隆重啟動。

能夠躺在一個完全沒有噩夢的地方,我懶得計較什麼是奧斯陸,我係「易百楷」,英文「PK Yee」,對我咬牙切齒的一班人,聯手將我的花名註冊做「易仆街」,我嬲我老竇,幾千萬個名偏要改個咁順口。都有無數憎我嘅人,睇唔到我仆街就瓜柴。就算我終於六張幾中招,我估不到,貴人愛人孝子排隊出現……我望着這個生保的天花,我不自欺,也不自憐,吹咩?最印印腳想攤抖的時候,赫斯基狗從外面撞門衝來我側邊,一口想擔走那大塊叉燒,我恃熟賣熟,打籃球般橫截高舉,使出少年的我最出名的虛招,拋一塊空氣上天,赫斯基老羞成怒,噬我生了凍瘡的幾隻手指,血淫淫滴,我不知亡父一流血就加淫淫兩字是何解,總之痛到甩肺,狼狗飛奔逃去,我先至察覺牠不是一見如故,和孝活攬頭攬頸的那隻似混血的肥仔。通屋也找不到藥箱,唯有用威士忌加冰粒止血,再戴禦寒手套,那塊叉燒飛到不知去向。這場動作片不能跟孝活報告,他會以為我想日光日白開酒瓶,勇奪最佳劇本獎。一講手機就響:「我哋開會都有小息,你食咗晏未呀?」

「食過吓咁喇……乜啲生保狗都有法子入到你間屋嘅咩?」

「冇呃,係佢哋三仔爺都識得响後門個窿捐入嚟之嘛……」

「三仔爺?即係你以前養晒成家呀?」

「咁又冇,個狗媽生咗五隻,未曾生已經被人搶住收養咗三隻,本來我都係肯領一隻,點知見剩番嗰隻又瘦又奀冇人要,我就要埋佢,點知幾個月佢就肥嘟嘟,又聽話,嚟接我哋機,嗰隻咪係佢。」

「你好似講過話帶埋你啲狗一齊上路,我諗一隻得㗎啦,淨係帶阿肥仔去喇。」

「咁我帶我老竇去,佢個老竇就冇得去?」

「唏,啲老竇邊度未去過吖,你又唔使我輪流揸車,我一個人點照顧兩隻,唔使旨意想瞌一陣,喂,你開會抖咁耐嘅咩?唔講啦。」盡快收線,免他上訴。想起剛才那隻冇品的老竇,讓牠同行,一定晉身升級浴血戰,千祈不可。

這三天我客串北歐間諜,致電吉隆坡拿督夫人哎吔家姊,詐騙她孝活心急想知一切定案順利,居然被她串回一句,「我呢個伯爺婆幫你哋十二碼點會甩拖。」還加送一句:「你個仔都真係叻,BB妺同佢送嗰隻熊仔周圍去,瞓覺都同熊仔傾密偈,完全冇問過Uncle PK去咗邊呀,我係你就心噏嘞……」我連忙扮手機無電,好過飽受刺激。我轉性,動不動想起宋瑪莉亞,但仍然衰格,想她先打個查問近況的無聊電話過來,吊癮的技術,她略比我高一皮。孝活公事正式收爐,先用旅遊Van開齋走馬看花,先話明最值得去的雕塑公園,多謝落雪贈興,見到幾十個寓意人生的剝光豬銅像,更加心寒,拒絕下車讓孝活發表偉論。借回家接肥仔赫斯基上車,多帶兩件禦寒行裝上路,將途中計劃的博物館刪除,以防日落路途艱險,孝活仍上訴一句今晚日落長到在午夜之後。

再一切就緒上路時,孝活單手扭軚邊再察看地圖,給我𥄫到那隻噬我一啖的衰老竇追來,孝活慌忙想放緩車速,我唯有獻出嚴肅的演技:「要訓練吓兩仔爺分開,等個仔先至曉獨斷獨行㗎嘛,你睇吓肥仔幾興奮,踩油踩油!」

鄭秀文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23kam01a--20210114071930-1024x3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