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相見容易別時難

專欄
2021.01.09
34
撰文:甘國亮

22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22kam01b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今晚仲有幾個視像會議要傾呀,我唔送你哋去機場啦。」家姊這幾個星期死雞撐飯蓋,削骨削肉一樣,我兩父子出遊三兩個禮拜,等於強制她避靜。

「有冇嘢要我帶返嚟呀?」

「有啲搽咗會後生三十年就即管多多都唔拘。嗱,兩封利市仔,坐穩機喇。」說完已把我推出房門, 「我哋唔使攬吓?」「費事俾你抽水呀。」奇怪,人人老了,就有個自動掣,囉囉嗦嗦。包尾的項目,怎也想去「2602」看一下BB瞓覺的樣子,宋瑪莉亞聞風在房門口攔截,「唔好入去,佢啱啱同隻熊仔傾偈,傾到瞓着咗……」

「乜嘢熊仔?」

「你個Howard囉,我覺得你個仔,都好懂得心理學,臨飛都仲搵時間嚟同BB玩一陣,買咗隻熊仔嚟𠱁阿BB,等佢分心。」

「俾我入吓去,我唔會搞醒佢。」一歲大的人仔有好大鼻鼾,我把手指放在脹卜卜的肥手仔下面,她下意識抓緊一下,我當是跟我說拜拜。瑪莉亞不甘冷落,贈我有史以來最認真的嘴對嘴,「你戒咗煙,個人陣味唔同咗……」緊接的幾句話,兩個都在喉嚨說出來,「你想我幾時返嚟?」

「你唔係兩仔爺一做完嘢就返嚟嘅咩?」

「我淨係想聽到,你想我快啲返嚟……」

****************

後生時搭長途機的強項,可以全程昏迷,如今由孝活承繼。破產後大半年來,勤練心如止水,此際掛念每塊人面,七上八落。

奧斯陸話名挪威首都,國際關係了得,逢迎東南西北,與唐人兩岸皆有通商。黨派,學院,博物館,體育場,應有盡有。但在這個大到無倫的OSL機場,行行重行行,孝活定必回復是閒人一個,數三聲竟然有幾個校友來接機,個個笑口噬噬,證明子有人緣,帶挈老竇受惠。登上湖水藍的旅行車,就是租來讓孝活公幹後,父子周遊。接機隊伍在車廂內逼得屁股碰碰,車尾鑽出赫斯基狗的大頭,與前主人交頭接耳,還收到情報,用長脷舐我鬍鬚。各類方言像股票市場,大家天氣報告,孝子作即時傳譯報喜,逐慚夜短日長,升回攝氏零度,可享用這幾日游水比較暖和,我聽到經已心寒。未到目的地已因時差徹底呼呼。

我似電影被綁票的人質疾醒彈起,聞到香口的叉燒味,「乜有咁香叉燒?好近唐人街?」

「好遠㗎,兼好難食,自己用個烤爐搽蜜糖燒,仲加好食……電飯煲有飯……」

「你呢?」

「吉隆坡快過呢度七個鐘,等多陣我同嗰邊電話開會。你食先。」

我本來又麻麻煩煩想話間屋暖氣好焗,立即吞回落五臟,用手機將全屋三百六十度曬冷一次,「嘩……呢度好暖笠笠呀,我哋……BB妹我哋開會呀,開會有叉燒食呀,阿『烤鑊粥粥』燒㗎,同我錫吓你嫲嫲,錫吓婆波喇。」赫斯基狗回來團聚,眼定定射着我筷子夾到實的叉燒,看來都要愛子及犬,收買狗心,抹去牠嘴角的蜜糖,手指還要讓牠舐乾淨。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22kam01a--20210107064909-768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