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賣剩蔗之憂鬱物語

專欄
2020.12.04
34
撰文:甘國亮

17kam01a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自從跟孝活朝見口晚見到面,我也被傳染到文雅到痺,內心的世界,按捺不住……呢幾粒鐘,我情願篤爆自己係賣剩蔗,頂爆個肺……有夜機就即刻返香港,就算天濛光倒屎咁早,都要訂定先。鬼知道程咬金奉旨比我個手機快一步,酒店房門一響,順手一開,神風突擊隊之哎吔家姊抱着一樽五顏六色的鬱金香,師弟抱實BB妺,衝入來有搜查令一樣。我知已輸了一個馬鼻。

「你個仔話啲花呀,係佢老竇送嚟我房,同我道歉喎,呃得過我雙眼,我扐返嚟俾你呀,借花敬佛呀,我向你道歉得唔得吖,你嬲完我未吖?」我尚算沒有亂了陣腳,特登用手指數着她機關槍射出的子彈數目。

「BB妺,學唔學到阿婆波呀?一口氣講咗成五十幾粒字呀……嘩喇嘩喇,嘩着你個嘩嘩……」人仔開心到照樣學了幾聲。新鮮拿督夫人潘斯里把大花瓶塞在几面,將花粗暴地拉高撳低。

「我哋去騎樓睇泳池吓。」師弟知曉手抱的人肉拆彈機身負重任,不敢離開戰場,BB妺不停嘰哩嘩喇,有取笑老人家的聲氣,為我爭回幾分。

「家姊,你幾廿年,冇做過梅香女配角,我都冇做過二打六同下靶,但你嫁完一個又一個,啱啱呢個仲預埋自己瓜老襯,條條後路都鋪好晒俾你,等你仲有水位去救世人……我就愈嚟愈等人哋賑災照起我,眼見你冇一個漏咗冇帶挈我哋嘅,我知衰,我乜嘢都冇得報答你,我係嬲我自己……」

「你唔好又搞喊我吓……呢個妝,頭先先至化過晒……我個仔阿蓋大班,你夠救過佢兩鋪,還錢你都唔肯要,條數點計呀,你冇救過我兩仔乸咩?我兩個冇咗,你又點會執身彩有今日呢?」我更自慚形穢,更樣衰,更……行前一步攬緊她,盡在不言中。「唔好攬咁實呀,錫吓我額頭算啦。」我似打司噎般最後一波湧上心頭。

「我係剩番一件事我頂唔順嘅,點解你幫手搞過晒BB妺啲出世紙手續,但佢阿嫲,唔係,係佢外婆,阿Maria,一直都冇問聲我,出世紙阿BB妺要改個新名之類喎,當我係搭同一班機,當我傻嘅咁喎……哼……」

「我哼番你至啱呀,你同你個宋小姐冇任何關係噃,好彩我個Honey死早一步,你哋先至可以拖得一時得一時,唔使俾我大石壓死蟹逼婚喎,你仲惡人先告狀?」

「咁張新出世紙叫乜嘢名呀?」

「唏,第時入幼兒班又去改過囉,而家佢反正又冇阿爸阿媽,就跟返個監護人佢外婆,姓宋囉。」

「我問個名呀,咁個名呢?」

「你哋叫開佢BB嘛,咪寫住B,E,E,姓宋名Bee,蜜蜂仔幾得意呀。哎吔,你個Maria話英文名叫Beatrice都BB聲,意思係好開朗,莎士比亞啲劇都有,幾夠掟。我話咁繑口,個細佬哥叫自己個名都一口泡,俾啲同學笑到佢面黃……」這時師弟開門給按門鈴的孝活,我不給同犯有任何心理準備,劈口就問:「你有冇份同BB改名㗎?」

「吓?唔知你問乜嘢……Auntie呀,一陣追思會大家都要換返晒黑色衫㗎呵,老竇你仲未換?」走得快,好世界,孝活拔足逃出戰場。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17kam01a--202012030741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