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兒子的父親的兒子

專欄
2020.09.12
41
撰文:甘國亮

05kam01a

「你做乜四張幾,就殘成咁,殘到你老竇咁……」雖然兩仔爺多過四五年冇聲冇氣,總有幾分,一眼就化灰都認出來。

「我扶你坐番起身先,周地玻璃呀。」

「你點入到嚟㗎?唔使審,又係阿蓋Uncle個阿媽帶你嚟,你個妺冇又一齊嚟趁高興吖嘛?」

「Auntie Maria話你唔鍾意見到阿Isabel吖嘛,我返咗嚟都冇去見過佢,我知佢買咗我哋細個住過,响呢頭向海邊嗰間屋。」

「咁你返嚟做乜呀,咁耐去咗邊呀?結咗婚定離咗婚呀?」

「原來你籮柚有𠝹親呀,有冇紅藥水放喺邊?我同你掃開地下啲嘢先……」

「做乜你都兀吓兀吓,你都領嘢呀?唔好搞,夜啲有阿嬸嚟打掃,攞兩罐啤酒坐吓先。」如果我扎醒只見他下半身,會以為是師弟黃天蕩從大馬回來,同樣是出過事一拐一拐,左右腳鞋踭有高矮,今早講大話有心絞痛,下晝就應棍了。

「你郁唔郁得?我想落樓下食枝煙?」

「吓?我食親煙你都憎到擰歪面,而家輪番到你?我自從碌落樓梯跌穿頭,每日一包都戒到早晚一枝……」

「Auntie Maria話有個BB成日嚟,話你錫住佢,連煙都食少咗……」

「我呢個哎吔家姊,正一路透社創辦人,講乜佢都有料過兩棟俾你知……」為了看清楚他落樓的狀況,我也拿起一罐生啤緊隨。

門口勉強算是小花園的地帶,一個月之內,變成與仔女做大龍鳳的豆丁舞台。「Howard」的確似我結婚時的五官,餅印一樣。但正派到日日一定沖涼的教書先生,零沾染我的衰格。假如下個月左腳要打螺絲,就跟他扯平了,一個跛左腳,一個跛右腳,兩父子二人三足。

他噴煙的力度,吐出來滅火喉一樣,「我俾你由細鬧到大,都話我死蠢,到○六年我响丹麥,一條乜都冇嘅巷仔,俾架大貨車撞歪咗半邊身,死唔去,我唔敢話俾任何人知,更加唔敢話俾你知,真係好死蠢,你會好嬲……我打橫過咗去挪威Oslo嗰邊瞓咗醫院大半年,先至落到地行得。好番之後,我考到入奧斯陸大學做研究生,我逐漸變咗個好硬淨嘅人,一年前我仲幫寄住生物種子庫做義工,我有一日同自己講,你有冇當冇咗我,我都想見吓你……俾枝你啲煙我食吖……講咁多嘢……悶到你抽筋……」

「我都未見過,你望實我,好好哋咁,講晒咁多嘢……」

「孝活」上中學之後,直到今日,我都未好好的攬他一次,被大貨車撞歪過半邊身的體魄,仍然孔武有力,由頭頂到腳踭,都比我硬淨。

 

許志安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05kam01a-20200910083259-785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