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行行企企 食飯兩味

專欄
2020.09.05
35
撰文:甘國亮

04kam01a

為怕鐘點阿嬸晨早現身,砰鈴棚𠹌,水喉長射在鋅盆上,高度反映她勞碌的精神面貌,令我幾十歲人,先至開始珍重天濛光,靜到耳鳴的一兩粒鐘,鬥不過她的魔法,九秒九立刻瓦解。於是我陰聲細氣,隨口講一個大話,因我近來晚晚失眠,只有七點才開始入睡,吵醒了就會心絞痛,痛足一日……依此類推,請她佛手仁心,改為黃朝百晏才下凡,再硬塞一百元到她衫袋,講明以後可隔夜收工前,先煮好我的日夜兩餐在保暖櫃,辰時卯時我自己發落。有特赦的BB妺,要積極訓練她,早上時段不能搞醒我,不能跑跳,不能大叫大笑,一到中午十二點解禁,聽教聽話,我每日都加送特別獎。

今朝率先又破戒,我唯有發出跋扈的聲氣蒙頭反身再睡。BB知我不會反面,用手仔搞我的腳底,廚房那邊不止一個人影。女人無論怎放輕聲線,都比較刺耳。以前在公司開大會,十個麻甩佬飯氣攻心,八個有兩個頭舂舂,我次次吩咐尖聲高八度的秘書定時發聲,例必達到奪魄魂離的成效,熟睡都回到人間彈起。

「唔好嘈醒佢,你得閒監阿易老闆响屋企都著多啲件皮褸,一身汗仲好,到咁上下,就扐返去俾我,我識點樣焗返件衫有返佢陣除,走啦,我同阿BB去打完針就返工,你就同佢去公園玩一陣……」

「你冇嘢要交帶阿易老闆一聲呀?」

「嘈醒佢未死過咩……阿Maria婆婆晏啲好似又帶個人嚟見佢……走啦走啦,BB,殊……」

已是自封劏豬凳的稀客宋瑪莉亞,第一聲就撞入我的耳膜。不見不見還是不需見,目前這樣更好。但噩耗是哎吔家姊又放聲氣又帶人上來,當睇樓一樣,神秘客串巨星又乜水?累我睡意大減。同時思念超燶兼滴油的叉燒,腳一落地仍見到臨關門的人,大家神態自若,無半滴隙嫌,值得自慰。

一定是剛才阿嬸又擒青拖地未乾,我亦擒青,左右手齊上菜,打大赤腳落在水氹,表演菜梗,辣油,炒飯,爭相齊飛,上天落地,後尾枕贏一個馬鼻。有過之前跣落八級石梯的實體經驗,今勻粉身碎骨的是咖啡杯和兩隻瓷碟,除了豆瓣醬爭地盤,我今次比較孤寒,一滴紅色的液體也不肯捐出來贈興,也好,一身涼浸浸,注定又試死唔到,索性就延續那一覺,順手拈一嚿半肥瘦,含入口裏,第一次看清楚這裏的天花板,相當新淨。合上眼,就地取材,話知瞓到幾多點。

「使唔使送你去醫院呀?」一把非常生保,但又好熟悉的男聲。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04kam01a-20200903075047-830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