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靜水流深

專欄
2020.03.21
66
撰文:甘國亮

80kam01a

打工有得出上期糧,我一世做老闆都未試過咁闊綽。只係做替工接送太子阿Ben仔去屯門名校三日六轉,今日返抵巨宅我的豆膶房,門隙已攝了個一疊現鈔的信封,汽水蓋前世欠我,愈來愈真心塞錢我使,人家的司機月薪頂多二萬三,亂估牀上的五百蚊,少極都有六十張。房間被我的煙味攻得變災區,每日菲傭都自動換一次枕袋牀單,今日又在企身煙灰盅側邊疊上十條我的新食糧……撞鬼,從此下去,幾十年來的二撇雞,這個名跌落坑渠,暴斃之前,難逃經已是二百六十磅的廢柴。

搵周公我也有創紀錄,後生時三日三夜生猛瘋癲,眼白也無血絲,六十大壽連鞋帶襪昏睡四十八小時,不用大小二便,助手搖醒我一分鐘,也吩咐他將半島壽筵改期。世界是會變的,差在遲早。第四日如常,早上六點估計在手機看一套史提夫麥昆的亡命鴛鴦電影,應是七點半,陪少爺仔吃個早餐才出門,包括塞車也擔保八點九到達校園。終於出事,西片女星雅麗麥歌未出場,我就爛瞓到菲傭猛拍門催我起身,早餐及太子已在車廂就緒,滿面仍是含煙入睡的煙灰,啜一口真品也來不及就踩油,模仿史提夫飛車當食菜,謹記慈父多敗兒的汽水蓋叮囑我一句,只要不停牌,抄多少張牛肉乾等閒事,Ben仔是模範生,永不遲到早退,我這Uncle二撇雞,焉能不上山落地。

早到校園破紀錄,先把車快脆停在下面的停車場,途中獎勵自己連啜兩枝,再把早餐盒爆棚的東西猛餵,菲傭以為一半咖啡溝一半茶就是鴛鴦,難飲到痺,今日開齋逢凶化吉,贏到格蘭披治,陽光也曬到飛起。此時,但找不到此地,忽然想變回大老爺,撻低就瞓,侍婢撥扇。我對導航抗拒,各公路地標已整容盡毀氣質,有如我死鬼老婆,以及汽水蓋他那視我如不見的女主人一樣。找不到嘉道理海灘不特止,還誤入屯門的迷宮,行駛忽快忽慢,頭耷耷數次,在三不管的石屎牆邊,為瞓捐軀。

記憶中不是發夢,我像間諜片中像給敵方打了蒙汗藥,郁動尾指也無力,有個人反覆數次來車廂外探視,也敲過幾下車廂,我完全無反應,一於瞓大過天,就當我是荒野車廂棄屍。

彈起來已是中午,返巨宅無謂,橫掂日後接送都在這區,倒不如在扮那些老餅紀錄片,探吓古,尋吓源,起碼在車廂,在以前別墅下面那個海灘,瞓個晏覺才回程去接放學,時間足夠曬到甩皮,愈想愈得米。一道反射見到一個紅色的大布袋在招搖過市,似買餸袋多過愛瑪仕,這路人還好,有做瑜伽教練的背影,衝過紅燈超越她,在街角停下來點煙,戴墨鏡的人如我,後生二十年。今天又出現奇情故事了,這人不是服侍我銀行戶口有好幾年的乜經理,叫叫叫,頭先半睡半醒,有人捧個紅卜卜的東西,哄貼我頭頂的車廂玻璃,這個人,這個袋,都是同一件事。似不似抄人哋鬼佬緊張大師幾十年前套《迷魂記》……好,還有個幾鐘頭,大把時間。她突然似知機,魚餌的閃出又重現,我一直寶刀未老,跟足去再老化的舊區,她步上公共停車場的平台,我不想被賣甩,實行吊靴鬼也跟上,落車裝作吸煙,她凭在石屎欄杆,說時快就整個人回身過來。

「我唔敢嗌你呀,你係阿易老闆呀呵?」「吓?係,而家冇乜人咁叫我……你……係Anita呵?」「真係心淡嘞,雖然我同你賺過唔少,對你啲大老細濕濕碎喇,你以後肯記得我係Maria,我就好心足㗎啦。」「Maria?又咁啱係Maria?」「你梗係好多Maria定嘞?」「唔係,嗰個老你好多……咁得閒唔使返銀行呀?」「點似得你哋歎世界吖?一裁員就梗係先裁女人,再輪到啲高級職員喇,你呢?我頭先出街買嘢?唔信車廂瞓覺嗰個係你,唔敢叫你呀……點會阿易老闆好地地會嚟啲咁嘅荒山野嶺,個司機又唔知去咗邊……」「弊弊弊,我唔識點樣返去滿名山嗰間國際學校?我趕時間……」「識行好近,想唔想我上你車帶你去?你實唔記得十年前我揸車,送過你哋一班大老闆過去深圳……點樣?」

醜婦終須見家翁,醜佬也終須見岳母,與IQ高的女人比併,不應把她擺脫,一程車一枝煙,我一定想到自圓其說的古仔。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80kam01a-1024x697.jpg